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老马拉破车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65 2019.07.06 20:14

  得知要自己陪佟毅去魏国,若儿老大的不高兴,她摇着徐素素的胳膊,央求道:“干娘,求求你了。你快别让我陪小毅哥去魏国了,我舍不得干娘,我要伺候干娘一辈子。”

  徐素素捏了捏若儿的小脸蛋,笑道:“若儿,你是不是觉得到了魏国,干娘不在你身边,怕小毅哥欺负你?那是以前了,小毅哥也长大了,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了。干娘已经说过他了。这几天,我看小毅哥对你不是挺好的么?”

  若儿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哎?干娘,你还别说,自从小毅哥从树上掉下来后,像换了个人似的,真的没再欺负过我。有好吃的,他也知道让着我了。”

  “这不就结了。小毅哥也是会变的。去魏国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他,我可是把他交给你了。若儿,你肩负重担哟。”

  若儿挺了挺小胸脯:“只要小毅哥听话,我一定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

  娘俩儿正在屋里说着话,忽听外面有个苍老的声音问道:“请问这是徐婕妤夫人的家吗?”

  徐素素起身,牵着若儿的小手,到了门外一看,只见院里站着一个老兵模样的人,头发花白,皱纹堆垒,衣服也不光鲜,土坡下停着一辆单匹马的马车,那马看起来和老兵一样,也是老得不成样子了。

  “我是徐素素,您是?”

  老兵急忙跪倒在地:“小老儿丁会,见过婕妤夫人。受礼部所差,丁会负责护送殿下前往魏国。”

  这时,去山上砍柴的佟毅,背着一大捆柴禾回来了。他想抓紧时间给娘亲多砍些柴禾。

  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兵,佟毅脱口而出:“这么老?娘,这是谁呀?”

  丁会蹭着挪动膝盖,转向佟毅,再次叩拜:“想来这位就是殿下了?小老儿丁会给殿下行礼了。”

  “老人家,快起来吧。”徐素素的脸上有了笑容。

  若儿悄悄问徐素素:“干娘,他那么老,估计帮不了小毅哥什么,您怎么还高兴呢?”

  徐素素附在若儿耳边,悄声道:“丁会,丁会,谐音‘定回’,这是说我儿必定会回来呀。”

  徐素素往屋里让道:“老哥哥,快请屋中就坐吧。”

  丁会摆手推辞,说得遵循规矩,不能乱了礼法。他没有进屋,而是在车轱辘旁铺开一个铺盖卷,当做了自己临时休息的地方。

  看这架势,这是在催自己快些上路呀。佟毅心里老大的不痛快。

  上次陈公公来传旨,没有带来一锭银子,不知道他是忽略了,没想到给徐素素带点银子呢,还是碍于身边可能有樊皇后的眼线。那个县令送的东西都是吃的用的,也没有真金白银。看这老兵,估计口袋里也是空空如也。徐素素犯了难,从这里去往魏国国都,一千多里的路程,没点盘缠怎么行呢?

  县令送来的布匹和粮食,当不了钱花。徐素素只好摘下耳朵上挂着的一对金耳环,放到佟毅的手心里,道:“儿啊,到了大镇子,把这对耳环当了,就作为你们的盘缠吧。”

  佟毅附在徐素素耳边:“娘,你不是说当初若儿的襁褓里放着一个玉镯吗?为什么不把它当掉?那玉镯子应该比金耳环更值钱吧。”

  徐素素板起脸:“那个玉镯?娘早就当掉了。不然,你长这么大,吃什么?喝什么?”

  佟毅惊讶得张大了嘴:“娘,你还真的把它当了?”

  徐素素戳了一下佟毅的额头,扑哧一声笑了:“儿啊,你还试探起娘来了?那个玉镯是若儿将来认亲的信物,不能动的。”

  佟毅笑了:“我是故意和娘开玩笑的。”

  徐素素摸了摸佟毅的头:“儿啊,去魏国做人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弄不好会有性命之忧,娘怎么看你好像没事人似的,并不在乎呢?”

  “娘,我觉得做人质没什么不好呀。总比在这深山里坐井观天好吧。娘,你就等着我胜利的好消息吧。”佟毅心道,就凭我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才华横溢青年,回到古代,还不平趟吗?

  徐素素把准备好的衣服和干粮放到了马车上,又不厌其烦地告诉佟毅什么时令该换哪件衣服,说得佟毅心里酸酸的。

  徐素素又特别嘱咐道:“那道圣旨你要好好地护在身边,那是你身份的证明,到了魏国要用的。”

  佟毅一一点头:“娘,你就一百二十个放心吧。”

  娘仨儿洒泪而别。若儿一步一回头,万分不舍地走向马车。

  到了马车前,佟毅一伸手,掐住若儿的小腰,轻轻一下就把她举到了车上。

  毫无防备的若儿“哎呀”叫了一声,回过头来忽闪着一对大眼睛,心里好一阵纳闷,这个小毅哥,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怜香惜玉了?

  “殿下也上车吧。”丁会示意。

  佟毅上了车,却见驾车的老马哆嗦了一下,好像不堪重负似的。

  丁会松开车辕,老马拉着破车,缓缓前行。

  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这哪像是一国殿下出使他国,倒像是落难逃荒的。

  行走半天路程后,还真来到了一个较大的镇子,佟毅摸出娘的耳环,看了又看,终于还是用帕子包好,揣进了怀里。

  这是娘亲的耳环。看到这副耳环,就像看到了娘亲。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当掉呢?

  “丁老哥,咱们是不是在镇子上歇歇,吃点东西?”佟毅已经闻到了街边酒馆里飘出的饭香,他肚子里咕噜噜好一阵响,这是饿了。

  丁会没说话,手里的鞭杆儿却戳了一下老马的屁股,口中喊了声:“驾!”

  若儿捂着小嘴嘻嘻地笑了,低声道:“小毅哥,你是殿下,他是仆人,你怎么自己不发号施令,倒征求起丁会的意见来了?”

  佟毅指了指坐在车辕旁的丁会:“若儿,你没看到这个丁老头有点凶巴巴的吗?”

  “原来的小毅哥,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堵别人家烟囱,偷地里的西瓜,淘气的很。可是现在的你,怎么接到圣旨后像换了个人,变得比原来稳重多了。若儿好喜欢呀。”

  佟毅看了看若儿,没说话。心道,别看我前世爹不疼娘不爱的,其实哥后来也是大学毕业,正儿八经的理工男,只不过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暂时成了宅男。不过,这些是不能对你说的。

  马车到了一个小树林旁,丁会“吁”了一声,停住马车,对车棚里的佟毅说道:“殿下,咱们走了多半天了,该吃点东西了。”

  佟毅伸出脑袋四下看了看:“老哥,刚才过那个镇子时,我问你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你不理我。现在到了这前不搭村后不挨店的地方,你倒张罗起吃饭来,咱们吃什么?”

  “殿下,我知道你身上没钱,你想在镇子上吃,我还想呢。可是,咱们拿什么吃?只能是眼巴巴地看着人家吃。到了这里,没人笑话咱们,就吃你带的干粮吧。车上有水,渴了就喝。”丁会哼了一声,好像是这一趟陪着佟毅去魏国要受多大委屈似的。

  若儿已经不声不响地从袋子里取出了几块干粮,老兵毫不客气地拿过一块张口便吃。接过若儿递过来的干粮,佟毅咬了一口,嚯,好硬,把牙巴骨硌得生疼。

  看着若儿像小猫一样,一点点地也在啃那干粮,佟毅对小妮子心疼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