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拿来主义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275 2019.07.21 19:53

  已经忙得一个多月没有回去的佟毅,突然见到若儿和沐兰,欣喜异常:“你们……你们怎么来啦?”

  若儿冷着小脸:“小毅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该来吗?”

  沐兰站在若儿身后,没有说话。脸色很平静,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谁说你们不该来了?我的意思是,我想死你们了。”佟毅笑嘻嘻地道。

  听了佟毅这话,沐兰脸红了。若儿依旧还虎着脸。

  “她是谁呀?”若儿和聂盈几乎同时指向了对方。

  佟毅只好给她们相互做了介绍。

  听说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小姐姐是魏国国公聂焕德的孙女,若儿立时放下了心。哦,原来是魏国的皇亲国戚呀,人家高贵的很,不会看上小毅哥哥的。听说魏国战胜宁国后,魏国人上上下下都狂得很,根本不把宁国人放在眼里,更何况小毅哥还是个人质。

  若儿偷偷向沐兰笑了笑,那意思是,咱们可能多虑了。

  沐兰嘴角上勾,也笑了一下。

  佟毅把沐兰拉到一旁,道:“正好你来了,沐兰,我有事问你。”

  沐兰道:“殿下是想问飞鸽传书的事吧?”

  佟毅笑道:“对对。我就是想问这件事。”

  沐兰掏出一个小竹管,递给佟毅:“飞鸽刚刚回来,我还没来得及打开呢。”

  佟毅将竹管悄悄收好,道:“一会儿没人时,我再看。”

  聂盈对沐兰和若儿道:“原来你俩都是佟毅殿下的人。既然来到国公府,姐姐和妹妹就是我的客人了,走,我带你们荡秋千去。”

  沐兰和若儿看向佟毅,佟毅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不用客气,你们去吧。”

  若儿嘀咕道:“这么快,都要成一家人了。”幸好声音小,佟毅和聂盈都没听到。

  娇嫩得像三朵花儿似的三姐妹相互牵着手,说说笑笑地去了。

  忙活了这一阵子后,佟毅感觉有些劳累,就迈步上了假山,坐在了聂盈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一抬头,却正好看到了远处的秋千架。原来秋千架距离佟毅这里不远,在假山上就可以看到。

  此时,若儿正坐在秋千上,沐兰、聂盈一左一右看护着,秋千越荡越高,若儿衣袂飘飘,像个小仙女。

  触景生情,佟毅想起了李清照的那首词,随口吟道:“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好词!”有女子的声音赞道。

  谁呀?这是?佟毅站起身,四下踅摸。却见假山后转过来一位体态窈窕的美人。

  自从进到国公府后,佟毅基本上吃住在水榭这里,一门心思地搭建舞台,没事从不胡乱走动。他知道国公府里女眷众多,有些规矩还是要讲的,即使别人不说,他也是清楚的。

  现在突然冒出个美人。佟毅有点窘,不知道她是谁,一时竟然语塞了,只好下了假山,低头立在那里。

  美人看出佟毅有些窘迫,道:“我知道殿下是宁国来的。殿下不必拘束,我非旁人,我是聂盈的姐姐,我叫聂妍。”

  “啊?”佟毅心里一惊,她就是聂盈的姐姐?宁国的谷菡公主。在国公府这些天里,关于这姐妹俩的事情,佟毅也了解了个大概。

  据说,当年身为皇子之一的聂焕德,是完全有条件做皇帝的,但他最后自动退出,把皇位让给了弟弟。可惜他这个弟弟在位时间不长就驾崩了,但聂焕德并没有弟终兄继,而是又扶持弟弟年幼的儿子坐上了皇位,就是现在的魏国皇帝庆熙帝。庆熙帝亲政后,十分尊崇这位叔父,颁布圣旨,特许聂焕德的两个孙女可以拥有公主名号。

  聂妍、聂盈的父亲,也就是聂焕德的儿子英年早逝,她们的母亲伤心过度出家为尼。是以聂焕德对聂妍、聂盈姐妹俩非常宠溺。

  魏国皇家的公主名号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必须到了十六岁才会被正式册封为公主,聂盈年纪还小,所以没有公主名号。据说,谷菡公主聂妍是魏国众多公主中最美丽的。

  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佟毅赶忙深躬一礼:“原来是谷菡公主,失敬失敬!”

  谷菡公主道:“殿下,刚才那首词,你能不能再吟诵一遍?”

  佟毅心里一动,李清照这首点绛唇家喻户晓啊,怎么谷菡公主竟然不知道?猛地,佟毅意识到了什么,哦,显然,在魏国人的历史延续上,没有大宋这个朝代,自然也就不知道李清照这个人。

  佟毅心里有点紧张,定了定神,又将这首词吟诵了一遍。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谷菡公主记忆奇佳,佟毅吟诵完后,她竟然已经能够复诵了。

  谷菡公主口中吟诵,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她的眸子里闪烁出欣喜的神色:“想不到,宁国殿下竟有如此超绝的文采!”

  坏了!佟毅心道,谷菡公主这是把他当做这首词的作者了。

  怎么办?佟毅心里搅动开来。实话实说?说这首词不是我做的,是宋朝一个女词人做的,那还不越说越乱?

  不说实话?把人家的诗词照搬到自己身上,倒是装逼的很,也很拉风,可是心里有愧呀。自己前世没少在盗版网站上看起点的书,已经很对不起那些辛辛苦苦的作者了,现在又要拿人家古人的诗词来装逼,是不是太无耻了些?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佟毅最终决定:拿来主义,为我所用。先充充门面要紧,暂时先对不起清照姐姐了。以后我会给您多上几炷香的。

  “呃呃……”背着古人在这里瞎扯,佟毅还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看到谷菡公主钦佩崇拜的目光,他瞬间坦然了,道,“佟毅才疏学浅,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轰隆隆!半空里忽然想起一声闷雷。

  佟毅吓了一跳,这晴天白日的,怎么会有雷声?莫不是我刚刚撒谎,触怒了古人?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可千万别劈我呀。

  谷菡公主抬头望了望天,呢喃道:“怪了,怎么会半空响起雷声呢?”

  “可能是旱雷吧!”佟毅忙惴惴地解释道,“在我家乡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属于天气变化,很正常,很正常。”

  谷菡公主道:“殿下喜欢诗词,真是难得。刚刚这一首,语言清丽,情感细腻,世上罕见。谷菡钦佩不已。如果方便的话,可否把你过去所做的诗词,誊录几首,送我欣赏?”

  “哦……这个?可以可以,我回头抄录几首。”佟毅心道,照搬人家的诗词,可不就是抄么?

  谷菡公主福了一礼,告辞,转身走了。

  望着谷菡公主袅袅而去的背影,佟毅呆呆地出了会儿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