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三万兵马足矣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306 2019.08.09 19:25

  庆熙帝一怔,这句话如果从雷勇口中说出,倒是挺合乎雷勇的性子,但偏偏来自燕于飞口中,更让庆熙帝对她刮目相看了。庆熙帝心道,果然是女中豪杰,不负朕望。

  “死的活的都可以。”庆熙帝道,“蜀地遥远,一切事宜由二位将军自行定夺,即便一些重要事情,也不必向朝廷奏报。”

  庆熙帝这句话,等于是给了雷勇、燕于飞一把无形的尚方宝剑。意思是,凡事你们看着办就行了。

  雷勇道:“陛下,不知道朝廷给我们多少兵马?”

  庆熙帝沉吟了一下,给多少兵马?这还真是个问题。

  聂伦起兵,到底有多少兵马,现在还不清楚,但丞相杨植已经算了一笔账。魏国规定,郡公不能拥有军队,只能保留三千人的护卫。现在还不知道蜀州都督何典是否已经与聂伦沆瀣一气,何典下辖一万兵马,两者相加是一万三千人。聂伦既然敢扯旗造反,说明早有准备,可能暗中养蓄军队,但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万人。因为如果规模太大的话,即便何典为他隐瞒,不向朝廷告发,但蜀州太守也应该有所察觉。所以,保守估计,聂伦现在最少应该拥有两万三千兵马。

  刚刚得到聂伦谋反的消息时,庆熙帝曾想发兵十万,一举铲平聂伦。但现在冷静下来,他又有所顾虑。如果派出大批军队,会不会让天下人认为他太毒了,对自己的亲弟弟赶尽杀绝。一个暴君的形象不就留给世人了吗?可是,如果派少了,万一克制不住聂伦呢?

  庆熙帝把目光看向燕于飞,他在等燕于飞自己报个数目。

  燕于飞冰雪聪明,立时便明白了。她上前一步,道:“陛下,我看有三万兵马足矣。”

  燕于飞刚说完,雷勇从后面拉了拉燕于飞的胳膊:“夫人,多多益善,多多益善。”

  燕于飞回首瞥了雷勇一眼:“这是在宫殿,别拉拉扯扯的,我知道。”

  这夫妻俩的小嘀咕,全被庆熙帝看在眼里,这要平时,他一定被逗笑了,但现在,他实在是笑不起来。

  燕于飞报的这个数目,正合庆熙帝本意,他看向杨植,道:“丞相,你看呢?”

  杨植道:“燕将军熟读兵书、精于韬略,她报出的这个数字,应该是切合实际的。”

  庆熙帝道:“好,朕就给你们三万兵马。”

  燕于飞道:“陛下,不知您派谁来做监军呢?”

  以往,监军一职,多由兵部的人来担任。虽说监军不得干涉主帅行使军权,但实际上,监军往往喜欢指手画脚,有的甚至与主帅发生矛盾。庆熙帝对此早有耳闻。

  听到燕于飞主动询问派谁做监军,庆熙帝心里马上就明白了。他微微一笑:“这次,朕就不再任命监军了。”

  燕于飞、雷勇均是一愣,二人对看了一眼,立马跪倒在地,几乎异口同声地道:“谢陛下!”

  ……

  佟毅去了一趟镇南将军府,基本上就等于认可了和燕于飞的合作。

  回到宅邸,沐兰和若儿已经从吕芊芊故居回来了,两位美人把佟毅好一顿埋怨,说你怎么不声不响地就跑了?害我们一顿好找,这要是遇到假丁会那样的坏人,可怎么办呢?

  佟毅笑着安慰了她们几句,承认自己做的不对,以后一定注意。不管怎么说,被人惦记着,总是幸福的。

  家丁老贺进来禀报:“家主,有个叫张大力的人,今天已经来了两趟了,现在又来了,说非要见你。”

  张大力,不就是那个老婆婆的儿子吗?他来找我作甚?佟毅道:“请他进来。”

  张大力进到花厅,见到佟毅,立马跪倒了,一个响头磕在地上,趴那不动了。

  佟毅感到奇怪,问道:“张大力,你这是怎么了?”

  张大力道:“大力求恩人收留我。恩人不答应,我便不起来。”

  佟毅笑道:“你已经从宁国回来了,一家祖孙三口团聚。你好好干个营生,再娶上一位娘子,又是一个和和美美的家。你跟着我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是来魏国做人质的吗?”

  “知道,但我还是要跟着你。我想了好长时间了,这辈子,我跟定你了。”

  “为什么?莫非你遇到了什么困难?”

  张大力抬起头来,却已是满面愁容:“恩人,我虽然从宁国回来了,但我在魏都却很难立足了。我天生性子耿直,心里没啥弯弯绕,不会做买卖,只能当兵吃粮。我再去投军,人家说什么也不要我了。我知道,他们是嫌弃我当了俘虏。”

  佟毅奇道:“据我所知,魏皇和宁皇一样,都已颁布圣旨,不允许歧视战俘,怎么他们还拒绝你呢。”

  张大力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可真的到了下边,全变样了。他们现在看我,像看个怪物似的,那眼神里,全是嫌弃和不屑,我再笨,我也看得出来。”

  “那么,街坊邻居对你又怎样呢?”

  “别提了。”张大力道,“羿陵之战以前,街坊邻居对我可亲了。这次回来后,他们都躲着我,好像我是个瘟神似的。就连我娘都感觉到老姐们不爱和她聊天了。我那儿子说,小伙伴儿们都不爱和他玩了。”

  “大力,你想过没有,如果我收留了你,他们看你的眼神会更加怪异。因为,我是宁国人,你跟着我,那不就等于为宁国做事了吗?”

  “反正也这样了。我觉得,恩人是个好人。跟着好人,总比看别人脸色要好。”

  佟毅想把张大力推荐给雷勇,让他到雷勇的军中做事,可又一想,还是不妥,他依然会遇到现在这些问题。像张大力这种情况,最好别再回到军中了。

  “好吧,你就暂时留在我这里做个家丁吧。这样,你和老贺一样,跟我属于雇佣关系。慢慢的,人们会淡忘你的战俘身份,相信人们会接纳你的。”

  “多谢恩公。”张大力端端正正地给佟毅磕了三个响头。

  佟毅扶起张大力,随口问道:“你回到魏都,过去军中那些朋友,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用正眼看你?”

  “有,有一个。”张大力道,“有个叫韩三的,对我没变。”

  “看看,我就说么。好人还是有的。”佟毅道。

  “好人又怎么样。当兵吃粮,总是免不了在刀口舔血。韩三参加羿陵之战没死,没被俘,是他运气好。这回又要去蜀州了。能不能还有好运,谁敢说呢。”

  “去蜀州怎么了?又不是去打仗。”

  “就是去打仗。恩人,你还不知道吧?蜀郡公聂伦反了。朝廷要派兵平叛呢。”

  “什么?聂伦造反了?”这个消息让佟毅感到非常震惊,在他现有的印象里,庆熙帝这人还是不错的,说得上是个明君,怎么会有人造反呢?

  “那么,你知道朝廷派谁去平叛吗?”

  “听说,是镇南将军雷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