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客栈遇袭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517 2019.07.09 09:16

  吧嗒一声,门栓被挪开了,一个蒙面人倏地进了屋子,同时寒光一闪。佟毅心中一凛,妈耶,带着刀呢。

  此时的佟毅,心里明明知道危险将至,但却感觉这具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应急反应。

  这是吓的吗?不应该呀。前世的自己走南闯北,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可能有些胆怯?

  忽地,佟毅明白了,现在的自己仅仅十七岁,刚刚脱离未成年人的行列,又一直被徐素素圈养在深山老峪,恐怕之前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欺负小萝莉若儿了。现在遇到危险,一时害怕倒也合情合理。

  蒙面人迅速到了床前,用刀挑开佟毅身上的被子,探身一看,这人倒吓得不轻,“呃”了一声,紧退了两步。

  因为,他看见了佟毅大睁着的一双眼睛。

  但蒙面人瞬间反应过来,马上又将手中的钢刀压到了佟毅胸前。

  “等等!”佟毅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蒙面人并不说话,钢刀挪到了佟毅颈项间。

  完了完了。佟毅清楚,只要蒙面人手中刀一抹,自己马上就会阴阳两隔。刚刚穿越过来,对这个世界还不怎么熟悉呢,又要玩完了?若是能够穿越回前世,继续做宅男,也还罢了。就怕再没那运气,只能迈上奈何桥,去领孟婆手中的那碗汤,那就真的什么都凉凉了。

  “是爷们儿,就把身份亮出来。”佟毅迎着钢刀挺直了脊背,“怎么着,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吧?”

  蒙面人可能是被佟毅的勇气镇住了,略一思忖,他缓缓拉下了面巾。

  “是你?”佟毅激灵一下,原来是老兵丁会。

  “怎么会是你?你不是礼部派来护送我的吗?这还没到魏国都城呢,你怎么要杀我?”

  丁会鼻子哼了声:“礼部派了丁会护送你不假,但那个丁会已经死了。”

  佟毅忽地全明白了:“是你杀了丁会,冒充他,假意护送我,现在又要杀我。”

  “不错。”

  佟毅心道,我说这个丁会怎么什么都没带,空着手来接我,原来东西都被这个冒牌的丁会给贪墨了。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杀礼部的人。”

  “哼,礼部的人算什么?我现在连你都要杀。”

  “等等,你还没回答我,到底为什么要杀我?”

  “你不要问了。有些话到了阴曹地府也是不能说的。现在,已经让你看清了,杀你的人是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啊呸!佟毅心里骂了声,你特么要杀我,还仁至义尽了。这算什么逻辑?

  不能就这么引颈受戮,死也要死得像个爷们儿。佟毅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趁假丁会稍稍有些松懈的空儿,他猛地抓起被子,用尽全力向他头上蒙去。

  佟毅的反抗让假丁会吃了一惊,他非常灵巧地向后一跳。这身法,比年轻人还要灵便,看来之前的老态,有一半是装出来的。

  没蒙住假丁会。佟毅知道糟了,自己这一次无用的反抗,很可能会招来假丁会更加凶狠的杀戮。

  佟毅心生绝望,忽然屋门一亮,一盏气死风灯瞬间挂在了门楣上。紧接着一个窈窕的身影扑入屋内,假丁会“哎呀”一声惨叫,肩膀上已然被插上了一把明光闪闪的匕首,刃面上隐隐闪现出一道身影,就像《功夫》电影里的匕首倒车镜。

  沐兰来了。

  假丁会回身挥刀猛砍。此时的沐兰,再不是柔柔弱弱的白月光,瞬间化身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罗刹。只见她一个侧身躲过刀锋,飞起大长腿,亮出一个漂亮的一字马,一脚踢到了假丁会的下巴颏上。

  “咔嚓”一声,假丁会的下巴错位了。就在他一愣神的当口,沐兰一个旋子,另一条腿又撞向了假丁会的胸口,这下,真成顶你个肺了。

  假丁会站立不稳,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高手过招,历来都是以快准狠取胜,哪有那么多眼花缭乱的花拳绣腿?

  沐兰会武功!佟毅心中大喜。

  就在沐兰姑娘伸手要擒住假丁会时,只见假丁会腮肉一紧,眼一闭,一个蛤蟆腾跳,整个人直直地撞向墙壁。

  一声奇怪的声响过后,假丁会软塌塌地倒在了那里。沐兰姑娘上前探过鼻息,懊悔地一跺脚:“还是慢了,竟然让他死了。”

  佟毅到了墙角一看,可不是么,假丁会撞墙自尽了。

  这是自我灭口呀。

  沐兰踹了假丁会一脚:“这老家伙,把秘密全都带走了。”

  佟毅对沐兰姑娘拱手道:“谢沐兰姑娘救命之恩。”

  经过了刚才这一场,佟毅已经对沐兰刮目相看:“想不到,沐兰姑娘竟然还有一身的武功,太出乎我的意料了。你怎么知道假丁会要杀我?”

  “殿下。实不相瞒。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就是为了迷惑这个假丁会。”

  “怎么?你没有嫁人?那么,你是?”

  “我是陈公公手下的人。陈公公放心不下殿下的安危,特命我暗中保护。本来我不想现身,但是当我见到这个假丁会时,便知这是个冒牌货。真的丁会可能已经被他做掉了。所以,我只好编了那套瞎话。”

  “这个假丁会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

  “假丁会已死。线索断了。我不好妄加猜测。不过,他没有在宁国境内动手,而是把行凶的地点选择在了魏国境内。估计,是想嫁祸于魏国,进而制造混乱。”

  佟毅思索道:“我是庶子,又被作为人质送到魏国。我的存在对衡王佟熙、越王佟翰是有好处的。我活着,就免了他们做人质的命运。假丁会的幕后主使,应该不会是他们。”

  沐兰道:“既然不是衡王和越王,那么殿下怀疑太子?”

  “太子?”佟毅笑道,“太子大位已稳,应该更不把我佟毅放在心上了。”

  沐兰气道:“不是衡王和越王,又不是太子。那到底是谁要杀你?”

  佟毅道:“你还是没有细听我的话,我是说,应该不是他们。我也只是猜测。也许,就是他们。”

  沐兰一惊:“沐兰劝殿下,当着外人,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好。”

  当着外人?佟毅心中一喜,看来沐兰姑娘是要做我佟毅的内人了?不不,是亲信!亲信!

  “沐兰姑娘,你今后打算怎么办?除掉了假丁会,是返回宁国,还是继续留在我身边?”

  “在没有接到陈公公的指令前,我是不能离开殿下的。”

  “好,太好了。”佟毅喜得搓了搓手,“想不到,我佟毅也有女保镖了。”

  “保护殿下是沐兰的职责。”沐兰表情严肃地道。

  佟毅指了指假丁会的尸体:“那他怎么办?”

  “我马上把他弄到外面处理掉。今晚,殿下应该不会有任何事了,殿下好好休息吧。不过,假丁会死亡的消息估计很快就会被他的幕后主使知道,至于他们会不会再派杀手来,沐兰就不知道了。不过,沐兰保证会尽全力保护殿下。”

  “好好,多谢沐兰姑娘。”

  佟毅看了看假丁会的尸体,道:“怎么能让这个家伙脏了姑娘的手呢?还是我来帮你吧。”

  佟毅抄起桌上的酒坛子,咕咚咚全都倒在他的身上,然后,拉起假丁会,像扶个醉汉似的,把他架了起来,向门外走去。

  一场惊变结束了。和沐兰一起处理好假丁会的尸体后,佟毅又回到了客舍。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但佟毅的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