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通过鲶鱼谷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50 2019.08.17 19:00

  浣河很宽,船只缓缓前行。

  佟毅立于船头,浏览着两岸的美景。

  心情愉悦的老船夫唱起了流传在浣河一带的民间小调:“姐在河边漂白纱,水上漂起牡丹花,鲤鱼看见摆尾巴,情哥看见忘回家……”

  搭船过河的人中,有个胖大嫂笑啐道:“这老不正经的,唱的什么酸曲儿。”

  沐兰抿着嘴,转过脸去,看河面上的粼粼波光。若儿竖起耳朵,竭力想听清老船夫唱的是啥。

  好多人都把钦佩的目光,投向了站在船头的年轻人。

  船只到了对岸,人们纷纷下船,佟毅摸出铜钱要付船钱,谁知老船夫却执意不收。

  老船夫道:“小公子救了两条人命,如此积德行善,我怎能收你的船钱呢?”

  佟毅将船钱放在船板上,笑道:“大叔勿要推辞。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做人的根本。如此小事,何足挂齿。”

  四人牵马上了河堤,一直没有说话的若儿,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小毅哥,你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今天才算认识你了,原来你那么有正义感,那么让人佩服。你都不知道,当你拦住那个白胡子老头时,你有多帅!”

  佟毅道:“哦?若儿,原来在你的眼中,我以前一直不怎么着调哇。”

  若儿笑道:“反正不着调的时候多。”

  佟毅望了望天,道:“按理说,咱们滞留芪州,雷勇应该派人监督咱们的,毕竟我是人质,一定是燕于飞阻止了他,咱们不能让燕于飞失望,得紧着赶路,迅速追上大军。”

  长长的浣河河堤上,四匹马儿翻蹄亮掌,箭一样地冲向前方。

  ……

  佟毅四人追上雷勇他们时,大军已到洪州地界。一直顺畅行进的队伍,却被阻在了一个名叫鲶鱼谷的地方。

  顾名思义,鲶鱼谷形似一条鲶鱼,入口和出口较窄,中间较宽,这是一条狭长的地带,两侧是连绵不绝的高山,从谷底向上望去,山势颇为险峻。

  当地人说,谷底本来有条道路通向前方,但十几天前,由于这里连降暴雨,导致山体大面积滑坡,整条道路被埋,将这里变成了一片沼泽。马匹踩上去,立马陷到马脖子处,人就更不用说了。

  当地人还说,去往蜀地,只能从此路过,没有别的道路。

  一开始,雷勇派些士兵上山,想从山上开挖些石头,推下来填充道路,后来发现这办法不行,工程量太大了,而且滚下来的石头直接陷进了沼泽里。

  燕于飞说,要不去附近村子找些木板,铺在沼泽地上,人马从上面通过?后来一问,附近根本没有什么村庄,仅有的两个小村子,也只有十几户人家,哪有那么多木板?

  雷勇、燕于飞一筹莫展,佟毅也是无计可施。这种沼泽地,别说在古代,就是在现代拥有各种机械的情况下,也很难通行。

  佟毅想起穿越前在一本书中看到,有人在通过沼泽地时,采用的方法是把布匹铺在沼泽地上,且不说这个办法是否可行,光那些布匹,去哪里找呀?总不能让士兵们别住帐篷了,把帐篷剪了吧。

  大军暂时在鲶鱼谷外扎下了营地。佟毅坐在一块巨石上,望着远处的鲶鱼谷发呆。

  一个老汉背着个大葫芦,从巨石前走过。

  佟毅向老汉打招呼道:“老伯,你这是去哪里呀?”

  “哦,我去山上。”

  “你这葫芦好大呀,是怕到了山上口渴,带的水吗?”

  “小军爷,你正好说反了。我这是去山上取水。”

  “村子里没水吗?怎么还去山上取水?”

  “村子里倒是有水,可村子里的水治不了我老伴儿的病呀。”

  佟毅越听越糊涂,怎么还用水治病呢?好奇心驱使他从巨石上下来,和老汉攀谈起来。

  “老伯,这山上的水能治病?”

  “能啊。这山顶有个湖,湖里的水能治病,我老伴儿眼睛不好,每次用山顶的湖水洗洗眼,眼前就亮堂不少。”

  “还有这事?我能不能随您老上去看看?”

  “可以呀。那咱们就一块走吧。”

  山很高,也很陡。佟毅随老者用了一个多时辰,才爬到了山顶。

  老汉用手一指:“小军爷,你看,那不就是么。”

  佟毅一眼望去,顿时被眼前的景致惊呆了,山顶之上,竟然有座湖泊,晶莹剔透,碧波荡漾,宛如一块巨大的翡翠,镶嵌在山顶。

  难道这是一座火山湖?怪不得老汉说这里的水能治病呢。

  老汉沿着边坡下去取水,看着老汉把葫芦摁进水里,佟毅忽然心中一动。

  他猛然回头,向山下的鲶鱼谷望去……

  回到营地,佟毅找到雷勇和燕于飞,道:“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通过鲶鱼谷。”

  雷勇、燕于飞同时站了起来:“什么办法?”

  佟毅道:“我发现在山顶有座湖泊,面积还很大。”

  “有座湖泊?”雷勇一皱眉,“那又怎样?”

  佟毅道:“我们可以利用山顶和鲶鱼谷的落差,把湖水从山上引下来,流灌到谷地。这样一来,谷地的沼泽地就变成了湖。然后,我们再造些木筏,不就可以渡过鲶鱼谷了吗?”

  燕于飞眼睛一亮:“山顶有这么大的湖?”

  “有。你们可以和我一同上去看看。”佟毅道。

  事不宜迟,雷勇、燕于飞马上要去查看。佟毅道:“一去一回,我已经折腾快三个时辰了,早就饿了。能不能先让我填饱肚子?”

  燕于飞一笑,吩咐人道:“快让人把吃的端进来。”

  伙夫端进来半碗粥,道:“不好意思,还没到开饭的时候,只有这半碗粥了。好在还有两块面饼。”

  佟毅看了看那半碗粥,拿筷子指了指,对雷勇道:“雷将军,你看,这就像鲶鱼谷里的沼泽。你再看……”

  佟毅端过一盏茶,将茶水倒了进去,又撕下一小块面饼,放入碗中。佟毅用筷子一拨,面饼漂来浮去。

  雷勇嘭地捅了佟毅一拳,哈哈笑道:“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啦?还用得着这么打比方?”

  燕于飞也笑了:“快吃吧。咱们速去速回,若真有湖水,我看你这个办法可行。”

  查看过山顶的湖泊之后,燕于飞、佟毅又会同军中的工匠,细致研究了水位落差,以及从湖中引水的操作方法。

  大军后退,撤到了地势较高的地方。五百军卒带着开挖工具,上山引水。

  湖水从山顶倾泻而下,像一条白练,直奔鲶鱼谷。一天时间,鲶鱼谷的沼泽地便变成了一座湖。

  雷勇大喜。燕于飞让他赶紧组织士卒制作木筏和简易的船只,木筏运人,船只载马。几天时间,两万人马顺利渡过了鲶鱼谷。

  通过这件事,燕于飞心里对佟毅更加刮目相看,可以呀,这个庶子真是不一般!魏都地动他能提前预知,现在又想出了引水造湖的办法。这个人胸藏锦绣、腹怀谋略,是个可堪造就之才。

  若儿却翻来覆去,百思不得其解。这还是原来那个小毅哥吗?以前,他除了调皮捣蛋欺负我,哪里干过什么正经事?现在却像换了一个人,完全脱胎换骨了,不仅知道心疼人,遇到难事还有办法。沐兰姐刚来时,看小毅哥的眼神是冷冷的,现在看向他的眼睛是亮亮的。

  唉,恐怕干娘那个锦囊以后用不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