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见面就打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104 2019.07.12 21:10

  佟毅撒腿就跑,循着声音,到了宅院的西北角。那里有个月亮门,月亮门两侧是透孔的花墙,佟毅一眼便看到了若儿的身影。

  佟毅跑进月亮门,只见若儿正乜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顺着若儿的目光看去,一只瘦得皮包骨头的黄狗,正趴在那里,呜呜咽咽地盯着若儿。

  佟毅松了口气,道:“一只流浪狗,至于吗?看把你吓的,我还以为你遇到鬼了呢。”

  若儿哆哆嗦嗦地道:“好端端的一座空宅院,怎么会出现一只狗呢?”

  佟毅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流浪的阿猫阿狗就喜欢这种地方。看这只狗的样子,估计是一直吃不饱。”

  沐兰也跑来了,见是一只流浪狗,立即蹲下身子,“狗狗!狗狗!”地轻声呼唤着,爱心爆棚。

  若儿道:“沐兰姐姐,怪不得你养了只鸽子,原来你喜欢宠物呀。”

  沐兰喜道:“我喜欢狗狗,但从来没养过。这只狗狗好可怜呐,咱们收养了它吧。”

  佟毅道:“说不定,这只狗本来就是伏威将军家的,可能抄家时跑掉了,后来它又回来了。一准儿是每天饿了去外面找食,然后再悄悄地回来。”

  沐兰心疼地道:“好可怜。”

  若儿摇着沐兰的手臂,道:“姐姐,可是我很怕狗耶。”

  “放心吧,我保证它不会咬你。”沐兰转向佟毅,问道,“殿下,我可以收养它吗?”

  “当然可以。”佟毅响亮地回答道。

  “谢谢殿下。”沐兰喜不自禁地向佟毅道谢。沐兰靠近狗狗,进而伸出手去,轻轻地温柔地抚摸狗狗的头顶,狗狗竟然顺从地舔了舔沐兰的手,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佟毅心中感慨,这只狗好幸福呀。

  “宁国的人质是在这里吗?在的话,快给我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从宅门处传来。

  谁呀?佟毅来到宅门处,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在一个小男孩的搀扶下,哆哆嗦嗦地抬脚正要往台阶上迈。

  佟毅赶忙上前扶住:“大娘,您慢点,小心磕了碰了。您这么大年岁了,可得注意身子。”

  老妪看有人关心自己,既感动又感激,连声夸赞佟毅道:“小伙子,你心眼儿真好。好人有好报。菩萨会保佑你的。”

  佟毅问道:“大娘,您刚才说要找谁?”

  老妪颤巍巍地道:“听说宁国的人质来了,我来找他。”

  佟毅笑道:“大娘,我就是,我就是宁国的人质。”

  “啊?!”老妪愣住了,片刻之后,她猛地举起枣木拐杖,照着佟毅的头,搂头便打。

  额滴个神哟!这什么情况,佟毅吓得抱头鼠窜,猛地跳进了院内。

  老妪一下打空了,险些没摔倒在地,幸好被拐杖撑住了。

  “大娘,您这是怎么回事?”佟毅懵了,素昧平生,这老妪怎么一见面就打我?

  刹那间,老妪老泪纵横,在小男孩的搀扶下,进到院中,再次举起拐杖,又要打向佟毅。

  一个柔美的身影瞬间到了老妪面前。沐兰一伸手,握住了老妪的拐杖。

  “大娘,您这是怎么了?怎么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打人呢?”沐兰道。

  “对呀,大娘,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打你?”老妪哭诉道,“我那唯一的儿子被征兵,去和你们宁国打仗,再也没回来。可怜我那年轻的儿媳妇,一病不起,几个月后竟然撒手去了,丢下我们祖孙俩,苦度时日。想我那儿子,想我那儿媳,我老婆子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老妪以脚顿地,呵斥道:“你是宁国皇帝的儿子,便是我的仇人。你说,我不打你,打谁?”

  说话间,老妪又要奋力挥杖,无奈被沐兰握着,动弹不得。

  佟毅恍然,老妪没了儿子,这是找自己寻仇来了。

  佟毅走到老妪面前,问道:“大娘,您确信您儿子已经战死了?您家有没有收到他的死讯?”

  “没有收到我儿的死讯,但兵部的人告诉我说,死在乱军中的人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很多人的尸首无法辨认。我那儿子最是恋家,小夫妻感情又好,如果没死,他爬也会爬回来的。现在音信皆无,一定是战死了。”

  佟毅道:“那可不一定。也许是被宁国俘虏了呢。我们宁国有近万儿郎被魏国俘虏,虽然宁国战败了,但宁国也俘获了好多魏国的士兵。依我看,说不定您儿子是被宁国俘虏了,也许他现在正在宁国的某个地方服役呢。”

  听了佟毅的话,老妪浑浊的眼睛里竟然放出了光来:“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人家,您把您儿子的姓名、年龄及住址告诉我,我让宁国的人查一查,说不定能够查到。如果运气好,兴许能放他回家呢。”

  “有这种事?”老妪抖抖索索地拉着孙儿跪了下来,“你快行行好吧,若真能让我儿子回家,我老婆子给你当牛做马都愿意。这辈子我老了,下辈子我接着报答你。”

  “快起来,大娘。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力。”佟毅扶起老妪,对沐兰道,“沐兰,你扶大娘到屋里歇歇,把她的情况记录下来。另外,再送给大娘一点散碎银子。”

  沐兰是个易动感情的姑娘,大娘一家的遭遇让她心中不忍,佟毅的安排又让她很是感动,她连连点头:“放心吧。”

  时间不长,沐兰去而复返,悄声对佟毅道:“殿下,这一路上人吃马喂的,咱们几乎把俘虏家属捎带的银子都用光了,怎么填这个亏空还是个问题呢,哪里还有多少散碎银子给这位大娘?”

  佟毅笑道:“没事。我这里还有宁国士绅献上的几张银票,虽然数目不多,但够咱们支撑一阵子的。至于捎带的银子么,我也会想办法补上的。”

  “好吧。”沐兰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按照当初的约定,佟毅把马车和马匹送给了几位车夫,权当工钱。这可是非常值当的事儿,卸下给俘虏们捎带的东西,几位车夫欢欢喜喜地赶着马车走了。

  空荡荡的将军府里,只剩下了佟毅、若儿、沐兰三人。

  佟毅背着手,在院子里踱来踱去,思忖,该怎么挣来银子,填补亏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