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好温暖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955 2019.07.27 19:03

  对于在魏都最繁华的大街上推出“佟毅说天下”这件事,若儿极力反对。因为若儿去了现场,她看到的是,一间临街的房子,在墙上开了个方方正正的窗口,佟毅要做的,就是坐在这个窗口里,像说书人那样,述说市井之事,点评百态人生。

  若儿哂笑道:“这不就是把说书先生从屋里搬到了临街吗?这有什么稀奇的?而且,你坐在这个窗口,我怎么看,怎么感觉不对劲儿。说不出哪里不对,但就是感觉不对。”

  佟毅进去坐了坐,按照自己的设想,默默演练了一把,也觉得不对。心下嘀咕:我本来是想在古代体会一把百家讲坛的味道,怎么却毫无那种高大上的感觉呢,怎么看自己都像是个卖东西的。怪不得若儿一个劲儿地说不对,还真是不对。

  但一应布置都已经弄好了,而且还是国公魏焕德亲自派管家给找的地儿,就这么撤了,岂不是太没面子?佟毅坚持要搞,若儿道:“小毅哥,你知道吗?你这是胡闹。我已经憋了好长时间了,若不是沐兰姐拦着,我早就跟你说道说道了。你可能不知道,在干娘的锦囊中,有一条就是禁胡闹。你再这样下去,我可要行驶我的权力了。”

  佟毅倒是不怕沐兰那轻描淡写的板子,他是觉得自己趴在长凳上准备挨板子的样子,实在是有损形象。可不能再让若儿行使权力了。

  佟毅只好道:“好好好,我不坐在那窗口后面播报了。但我得找个人代替我,‘佟毅说天下’还得办下去,实在不行换个名字。因为这个窗口是我佟毅联系广大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对我今后的帮助,会大大的。”

  若儿松了口气:“爱谁谁,只要你不出现那个窗口就成。走吧,咱们回去吧,沐兰姐说她跟卖菜大婶学了一道菜,要给咱们做好吃的。”

  “沐兰哪会什么厨艺?她最拿手的不就是疙瘩汤吗?我以为她只喜好踢腿下腰、舞刀弄枪呢。怎么,练武之人放下武林秘籍,研究起了菜谱?”佟毅来了兴致,“走走,快回去,看看沐兰做了什么美味佳肴。”

  二人到了府前,下了马车,刚刚迈进大门,若儿吸了吸鼻子:“小毅哥,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佟毅也吸了吸:“我怎么感觉像是一股焦糊味儿呢。”

  “哎呀,不好!”若儿指着厨房的方向,“怎么有烟冒出来了呢?”

  二人着急忙慌地跑到厨房,却见沐兰咳嗽着从里面跑了出来,一见沐兰的样子,佟毅哈哈大笑,若儿也忍不住地嘻嘻笑了。

  沐兰粉光致致的脸上,一道道的,成了个小花脸。

  沐兰尴尬地道:“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火太大了,菜都烧糊了。要不,我还是给你们做疙瘩汤吧。”

  若儿笑道:“行了行了。今天这顿饭还是我来做吧。”

  在沐兰满是歉意的目光中,若儿挽起袖子,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厨房。

  佟毅道:“咱们现在有钱了,应该请一位厨娘。”

  若儿在里面回道:“请厨娘干什么?我又不是不会做饭。”

  佟毅道:“你们俩都是我的亲人,又都是美女,美女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能让你们天天围着锅台转呢?”

  沐兰听了佟毅这话,抿着嘴儿笑了。厨房里的若儿,眼眶竟然湿了。

  趁着若儿做饭,沐兰帮忙的空当儿,佟毅偷偷遛进了若儿的屋子。他知道私自进女孩子的屋子不好,特别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但谁让若儿时不时地拿出那个锦囊要挟他呢。佟毅想看看,娘的锦囊里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可是,翻来翻去,却没有找到锦囊。佟毅寻思,莫不是若儿把锦囊藏在了身上?

  佟毅要转身出去,忽然见到小炕桌上放着一本蓝皮的本子,封面上写着“账册”两字。佟毅拿起来翻看了一下,是一本流水账,上面记着从离开家门到现在每天的开销。

  佟毅笑了,这小丫头,别看年纪小,倒还真像个勤俭持家的小主妇。无意间翻到最后一页,却见倒过来也写着字。上面写的是:某月某日,小毅哥吃的少,像是没吃饱;某月某日,小毅哥回来,说在外面吃过了,但看起来很疲惫;某月某日,小毅哥已经五天没回来了……

  佟毅鼻子发酸,心里热乎乎的。被人惦记,被人关心,好温暖哟。

  佟毅暗暗发誓,一定好好待若儿。至于那个锦囊,就让她拿着吧,即便以后挨些板子,也是幸福的。更何况,沐兰的所谓板子,不过是一根细细的鸡毛掸子呢。

  回到花厅。饭菜端了上来,佟毅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情绪中脱离出来,眼神润润的。沐兰奇怪地看了佟毅一眼,默默地盛好饭递给佟毅。

  若儿却没有发现佟毅的异常,一边给佟毅夹菜,一边介绍说这菜是新下来的,可鲜嫩了,小毅哥你要多吃点。

  沐兰道:“听说魏国的战俘有些人已经回来了,估计宁国的一些战俘也回去了。殿下,你真是促成了一件大好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感谢你呢。”

  佟毅道:“能够回来,是幸运的。可有些人,却再也回不来了。我在想,他们的家人该有多痛苦呀。”

  若儿道:“小毅哥,还记得上次那个要打你的老婆婆吧?也不知道回来的战俘中是否有他儿子。如果没有,那老婆婆可就惨喽。她那么老,还带着个小孙儿,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呢。”

  正说到这儿,忽听外面有人说话,只听一个苍老的女人叫道:“殿下,魏国的殿下,你在吗?”

  啊?!若儿猛地一怔,迅疾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儿:“哎呀,不好,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那个老婆婆来了。”

  若儿一把抓住佟毅:“小毅哥,你快躲躲吧。不然,那老婆婆又要拿枣木拐杖打你了。”

  佟毅道:“干嘛要躲?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即便她儿子回不来了,那也不是我的错呀。”

  佟毅走出花厅,只见那个老妪领着她的小孙子又来了。正站在府门口,向里面张望呢。

  佟毅心一沉,赶忙上前,强挤笑脸,道:“大娘,您来啦?”

  老妪见是佟毅,伸出干枯的手,一把抓住佟毅,嘴唇哆嗦,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佟毅急忙安慰道:“大娘,您别急,千万别急。有什么话咱慢慢说,好不好?”

  老妪使劲摇了摇佟毅的胳膊,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好人,好人,你真是好人呐。”

  佟毅心里一动。

  老妪冲门外叫道:“儿啊,恩人在家。快进来,快进来给恩人叩头。”

  一个黑瘦的红脸汉子出现在老妪身后,“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咚咚咚地就给佟毅磕起头来。

  佟毅立时明白了,老妪的儿子回来了。

  佟毅急忙搀起红脸汉子:“大哥,礼重了,我佟毅承受不起呀。”

  “殿下,你承受得起。”老妪又是哭又是笑,“殿下,你真是活菩萨呀。你说我儿子兴许还活着,他还真就活着呢。这不,整个人好好的,囫囵个儿的回来了。”

  “大娘,您别夸我了。说起来,我还很自责呢。”佟毅道,“我听到了消息,说宁国特使已经到了魏都,但我这些天被别的事拖住了,一直没能去帮您打探消息。耽搁你们母子团聚了。”

  “殿下不要自责,我们不差这几天。”老妪喜不自禁。

  红脸汉子起身,又向佟毅深躬一礼:“殿下,多亏你的关照,我才能够回来。我虽是魏国人,但我视殿下如同再生父母,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张大力义不容辞。殿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永远追随你。”

  “好说,好说。”佟毅对若儿道,“若儿,再去拿些银子来,送给大娘。”

  “别别!”张大力忙阻拦道,“我张大力有手有脚,一身的力气,还愁我们三口人吃不上饭?殿下已经给过我娘银子了,不能再要了。”

  佟毅想了想,张大力说的也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靠别人施舍,靠自己本事吃饭,最是香甜。

  佟毅道:“既然这样,就依大力兄。如有难处,一定再来找我。”

  一家人千恩万谢,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若儿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大娘一家终于团聚了。”

  “唉!”佟毅叹了口气。

  “小毅哥,你怎么叹气呢?”

  “可惜张大力的娘子,没能坚持到今天。不然,该是多么让人羡慕的一家人呀。”佟毅道。

  “都是可恶的战争。如果魏、宁两国不打仗的话,该有多好!”若儿自言自语道。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打仗,我佟毅也不用到魏国做人质了。”佟毅也自言自语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