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讲个女驸马的故事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168 2019.09.14 19:07

  看到佟毅与聂盈同时出现在婉华宫,苏皇后笑道:“你们俩怎么一块来了?”

  聂盈笑道:“我来,是因为皇后召见。佟毅,是陛下留他用膳。”

  佟毅紧走几步,给苏皇后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快进入婉华宫宫门的时候,佟毅还在想,尊称庆熙帝为父皇,倒没什么障碍,很自然地便说出了口。可是,称呼苏皇后为母后,可就有些叫不出口了,这苏皇后被立为正宫皇后不过几年的光景,她才二十多岁,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叫母后?叫她姐姐还差不多。

  可是,尽管人家年轻,但辈分在那里摆着呢。佟毅跪在地上,脸红脖子粗地,还是叫了声:“皇后娘娘,佟毅给您请安了。”

  佟毅终归是没能叫出“母后”两个字。

  谁知道聂盈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竟像是看透佟毅心思似的,笑着打趣道:“哎?佟毅,不对呀。你现在已经是驸马了,见到皇后娘娘,你应该尊称为母后才对呀。”

  佟毅瞪了聂盈一眼:“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苏皇后笑道:“这是在后宫,怎么称呼都可以。只要大家不拘束就好。聂盈,快坐到我身边来。”

  聂盈像只花蝴蝶一样,飘到了苏皇后身旁,笑道:“皇后娘娘,我可想你了,你怎么一直不召见我?”

  苏皇后讶然道:“咦?十天前,我不是刚刚召你进宫吗?怎么说一直没召见你呢?”

  聂盈嘻嘻笑道:“我是太喜欢和皇后娘娘在一起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苏皇后爱抚地将聂盈搂在怀中。转而问佟毅道:“这一段日子,安荣公主怎么样?”

  苏皇后入宫时,梅妃已经去世了,但她清楚安荣公主的性格,是以关切地询问道。

  佟毅道:“多谢皇后娘娘牵挂。安荣公主很好。我们相处的也很好。”

  苏皇后道:“这就好。作为驸马,你要多关心她,多体贴她。”

  佟毅道:“这是一定的。佟毅谨遵皇后娘娘教诲。”

  聂盈笑道:“安荣姐姐没有欺负你吗?”

  佟毅笑道:“公主怎么会欺负我呢?她很厉害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呢。我们真的相处的很好的,有时间了,你去找安荣姐姐玩吧。”

  聂盈仔细端详苏皇后,道:“皇后娘娘,我怎么看你的脸色不如前些日子好呢?”

  苏皇后笑道:“哟,我们的小聂盈什么时候变成太医了?竟然会看本宫的脸色了。唉,本宫作为六宫之主,每日也要打理后宫诸事,身边再没个得力的助手,这段日子确实有些劳累,是以脸色不太好吧。”

  聂盈道:“宫里那么多当差的,她们都入不了皇后娘娘的眼吗?”

  苏皇后道:“这宫里当差的,除了太监就是宫女,大都出身低微,没有好好读过书,要说能够入本宫眼的,还真没几个。”

  佟毅道:“听说今年又是大比之年,陛下要开科取士,皇后娘娘为什么不同时招考一些女官呢?”

  “招考女官?”苏皇后惊讶地问道,“这倒是个新奇的主意。可是,开科取士向来都是男人们的事情,怎么可以招考女官呢?”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佟毅道,“无非是在科考中单独增设一些女子的名额,有何不可?古往今来,一向不乏女中豪杰,只是历朝历代没有给她们提供施展才华的舞台罢了。皇后娘娘正需用人,完全可以不拘一格选拔人才。”

  苏皇后道:“佟毅,你这个提议真的很好。如此一来,岂不是就会出现女状元、女榜眼、女探花了?”

  佟毅道:“皇后娘娘,如果允许女子参加科考,自然会出现女状元、女榜眼、女探花。我还知道一个女驸马的故事呢。”

  聂盈叫道:“什么?女驸马的故事?快讲来听听。”

  佟毅道:“皇后娘娘要听吗?”

  宫门外忽然有小太监报了声:“皇帝陛下驾到!”

  庆熙帝迈步走了进来。苏皇后、佟毅、聂盈赶忙起身给庆熙帝行礼。

  庆熙帝道:“聂盈也来啦?你们在说些什么?”

  聂盈道:“陛下,佟毅正要给我们讲故事呢,是一个关于女驸马的故事。”

  “女驸马?怎么,驸马还有女的吗?”庆熙帝坐在龙床上,道,“快快讲来,朕也要听听这个故事。”

  佟毅道:“这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名叫冯素贞的民女,女扮男装,冒死救夫。”

  接着,佟毅娓娓道来。说,民女冯素贞自幼许配李兆廷,后李家败落,李兆廷投亲冯家,岳父母嫌贫爱富,逼其退婚。冯素贞花园赠银李兆廷,被冯父撞见,诬李为盗,将其送官入狱,逼素贞另嫁宰相之子。冯素贞男装出逃,在京冒李兆廷之名应试,意外中魁,被皇家强招为驸马。洞房花烛之夜,冯素贞冒死陈词感动公主。经历种种曲折后,两对新人终于如愿以偿,成就了美满姻缘。

  这样一出现代黄梅戏《女驸马》的故事,把庆熙帝、苏皇后、聂盈听得如痴如醉。佟毅已经讲完了,他们三人还沉浸在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中,半天未能回过神来。

  “女扮男装冒名赶考,偶中状元误招东床驸马,洞房献智化险为夷……好,真是个好故事!这个冯素贞真是千古难寻的奇女子呀。”庆熙帝感叹道。

  “陛下,像冯素贞这样有胆有识的奇女子,在民间并不鲜见,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就说女将军燕于飞吧,她不也是一位人人称赞的巾帼英雄吗?”

  庆熙帝点点头:“嗯,燕于飞算是一个。不过,像冯素贞这样的一个普通民女,竟然中了状元,真是亘古未闻,不知道我魏国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才女。”

  苏皇后道:“陛下,刚刚佟毅就提议,我魏国在科举考试中,应该增设女科,允许女子参加科考。本宫听了很是欣赏,若真能如此,说不定能够选拔出像冯素贞这样的女状元呢。”

  庆熙帝笑道:“佟毅,你总是有一些能够让朕茅塞顿开的新主意、好点子。不错,你这个提议很好,我看,就从今年开始,允许女子参加科考。”

  聂盈拍手笑道:“太好了,太妙了。我们大魏国也要出现一位女状元喽。”

  聂盈转而问庆熙帝道,“陛下,如果我姐姐聂妍也参加科考,考取第一名后,是不是也可以做女状元?”

  庆熙帝笑道:“如果聂妍考取第一名,朕一定亲自为她披红戴花。”

  聂盈道:“陛下,你可要说话算话,我回去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

  苏皇后道:“聂妍自幼喜好读书,如果参加科考,说不定真能做个女状元呢。”

  佟毅笑道:“盈姑娘,你为什么不参加一下科考呢?有谷涵公主做榜样,你即便拿不到女状元,说不定能拿到个女榜眼、女探花呢。”

  聂盈杏眼一瞪:“佟毅,你是在嘲笑我吗?你不知道我书读的不好吗?你可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佟毅愕然道:“哎呀,我还真不知道盈姑娘书读的不好,还请盈姑娘恕罪。”

  庆熙帝哈哈笑道:“盈丫头,你现在努力读书也还不晚。今年中不了,你可以以后中呀。”

  聂盈撇撇嘴:“我呀,我可没有姐姐那样的学问。恐怕,我连个女秀才都中不了。”

  苏皇后也抿嘴笑了。

  不知何时,老太监詹册悄悄走了进来,站在了一旁。庆熙帝无意中看了詹册一眼,愣住了,詹册怎么鼻青脸肿的了?一个鼻孔里还塞着棉花。

  “詹册,你这是怎么了?”庆熙帝问道。

  佟毅赶忙上前一步,面带歉意地道:“陛下,都怪我。是我不小心,走路时两腿绊蒜,不小心扑在了詹公公身上,才将他的脸戗坏了。都是我不好。”

  庆熙帝关切地道:“詹册,你没有去太医院让太医看看吗?”

  詹册道:“不过是一点擦伤,不碍事,不碍事。”

  聂盈走到佟毅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佟毅,行啊,做事光明磊落,令人佩服。我还以为,你会隐瞒此事,想不到,你倒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佟毅道:“确实是我的错,有什么好隐瞒的?再说,什么事能够逃得过陛下的慧眼呀。”

  说话间,御膳房已经摆好了桌案,各种玉食珍馐纷纷摆了上来,把佟毅看得眼花缭乱,别说吃了,光是看,就已经让人余香满口了。

  庆熙帝道:“今天算是家宴,佟毅,聂盈,来来来,和朕与皇后一起用膳吧。”

  四人落座,聂盈却迟迟不动桌上的筷子,佟毅正好坐在聂盈旁边,悄声问道:“盈姑娘,你没有胃口吗?”

  聂盈乜了詹册一眼,低声道:“谁没有胃口啦?可是,詹公公站在这里,我吃不下。”

  庆熙帝道:“盈丫头,你在嘀咕什么?”

  聂盈做了个鬼脸,嘻嘻笑道:“陛下,你能不能让詹公公回避一下?他那副样子站在一边,我实在是……吃不下。”

  哦,原来聂盈嫌弃詹册鼻青脸肿的形象,影响她食欲了。

  庆熙帝、苏皇后、佟毅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庆熙帝道:“詹册,那你就回避一下吧。你站在这里,咱们聂盈小姑娘不肯动筷子呀。”

  “是!”詹册答应一声,退了出去。走到宫门外,老太监叹了口气,道:“唉,真晦气。今日不顺,咱家这是不是倒霉催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