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欺负一下古人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597 2019.07.25 19:16

  苏皇后檀口一张吐出的两个字,让佟毅心中一怔。

  怎么回事?看起来面容沉静、贤惠端庄的苏皇后,难道要阻止这个计划?

  佟毅有些忐忑地看向苏皇后。

  “陛下,按照常理,后宫不应干政。宁国质子佟毅提出的这个计划是否可行,当然是由陛下决断。”苏皇后从庆熙帝脸上收回目光,看向佟毅,“佟毅,刚才谷菡公主说你诗才颇高,本宫还没有见识到。不如请你就以这个计划为题,做首诗词如何?如果做得好,本宫第一个支持你的计划。”

  “哈哈,好!好呀!”庆熙帝哈哈笑道,“皇后不说,我还忘了。佟毅,你就做首诗词,让朕也欣赏欣赏吧。”

  哦,原来苏皇后是要考考我呀。佟毅一颗悬着的心,暂时往下放了放。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文学功底,小心脏又提了起来,难道曹植七步诗的故事,要在我的身上重新演绎一把?

  以战俘计划为主题做首诗词?中国文学史上有这样的诗词吗?可能我佟毅孤陋寡闻,反正我是没看到过。

  怎么办?佟毅急得差点抓耳挠腮了,要不?还用老办法?欺负一下古人?

  可是,用哪一首呢?哪一首切合这个主题呢?

  佟毅无意间一抬头,看见了窗外天空中悬挂的一轮圆月。想到自己穿越而来的身份,想到那些思念战俘夫君的小媳妇,心有灵犀一点通,佟毅猛然想到了那首著名的水调歌头。

  佟毅背负双手,在众人面前踱起了方步,吟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佟毅踌躇了一下,接着吟诵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佟毅实在是不忍心完全照搬照抄苏轼的这首词,自作主张省略了中间的那几句,从“今夕是何年”直接跳到了“人有悲欢离合”。

  可是,这样一省略,这首词就不符合水调歌头的韵律了。

  不知道魏国有没有“水调歌头”这个词牌。不过,从苏皇后和庆熙帝等人的反应来看,佟毅又赌赢了。

  苏皇后、庆熙帝面面相觑,佟毅这几句词写的真是太好了!非常巧妙地用月亮的阴晴圆缺,暗喻了人间家庭的悲欢离合。太让人感动了,苏皇后一双美眸竟然湿润了。

  苏皇后道:“佟毅,你这首词,严格来说,是不符合任何一种词牌的。但是,仅仅这几句就足以传世了。”

  佟毅心里一动,魏国人竟然知道词牌,却不知道苏轼,那他们到底是哪个时代的人呢?我一定要尽快搞清楚,因为这涉及到我以后装逼会不会露馅,这是个大问题。

  佟毅道:“一时紧张,佟毅顾不得什么词牌了,胡乱诌了几句,让大家见笑了。”

  佟毅不知道,此时在场很多女性的眼中,满满的全是对他的钦佩。

  聂盈拉了拉谷菡公主的衣袖:“姐姐,你看这个佟毅,是不是很神奇?他不仅会造房车,会策划实景演出,他还会做诗词。”

  谷菡公主拍了拍妹妹的小手:“以后你可要好好用功了。不然,你连一个乡下长大的孩子都比不过。”

  “哈哈,什么诗词不诗词的,我老聂可不懂这些。皇上,皇后,夜宵好了,赶快用膳吧。”聂焕德哈哈笑道。

  “大家一起用吧。都是一家人,不要拘束,不要客气。”庆熙帝道。

  佟毅一看,人家一大家子要在一起吃夜宵了,便悄悄地退了出来。正要往自己暂住的地方走,聂盈忽然站在了面前。

  “佟毅,你怎么走啊?马上要吃夜宵了,这一大晚上的,你不饿吗?”

  “我不饿。况且,我是宁国质子,属于外人,还是回避一下的好。”

  “佟毅殿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佟毅注目看去,谷菡公主亭亭站在那里,“皇后请你和大家一同用膳。”

  ……

  佟毅策划编导的实景演出,被庆熙帝首肯,立马身价倍增。许多王公大臣、富商豪绅都千方百计的想一睹为快,普通百姓更是在坊间热议。

  佟毅向聂焕德建议,将实景演出列为红袖坊的保留节目,每月在红袖坊前演出一场。如此周而复始。不仅可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还能够为红袖坊带来额外收入。

  为红袖坊创收,就等于为国公爷聂焕德创收。佟毅之所以自愿成为聂焕德的拥趸,是因为他认定,赢得了聂焕德的支持,绝对有助于他心中那个远大计划的早日实现。

  在佟毅的帮助下,红袖坊舞厅正式开业。由佟毅亲自训练出的十二位舞女,宛如十二个月的花神,成为红袖坊舞厅的当红招牌。佟毅用嘴哼哼出的嘭嚓嚓韵律,被乐师们记录整理后,就成了节奏感超强的舞曲。虽然没有旋转的灯光,但舞女们娴熟的舞步,一下子就把男人们眼睛看花了。

  吕芊芊却不在十二花神之列。吕芊芊对这种男女共舞还是有些羞涩,所以,她婉拒了何玉娘的要求。

  何玉娘有些不快,佟毅为吕芊芊开脱道:“芊芊小姐作为红袖坊的镇坊之宝,自然是不能随便露面的,应该让她保持一些神秘感。这对红袖坊的将来有好处。”

  何玉娘想了想,觉得佟毅说的有些道理,便答应了吕芊芊。私下里,吕芊芊向佟毅表达了谢意。

  众所周知,红袖坊的美人卖艺不卖身。但现在的红袖坊,却成了魏都男人们心之向往的地方,一个个蜂拥而至,打破了脑袋也要和红袖坊的美人舞上一曲。

  何玉娘开出了高价。和红袖坊顶尖舞女共舞一曲所需的银两,甚至已经能够和天香楼的花魁共度良宵了。但即便如此,还有很多人排不上号呢。你说魏都的男人们疯狂不疯狂?

  红袖坊日进斗金,远远超过了那些纯粹以皮肉生意为主的青楼。

  聂焕德乐坏了,佟毅自然成了国公府的座上宾。这一老一少,一天见不着,彼此都想。特别是聂焕德,他简直有些离不开佟毅了,因为他发现,佟毅总能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主意,而这些主意又非常好玩。

  佟毅忙,忙得经常滞留在国公府。开始,若儿和沐兰还去国公府看佟毅,但后来她俩都不好意思去了。因为每一次去都发现,人家佟毅确实在忙。虽然忙的有些荒唐,但沐兰悄悄对若儿说,殿下在做他应该做的事。

  若儿瞪大了疑惑的眼睛。印制让人脸红心跳的《蝴蝶派》,建造移动小宫殿房车,策划水上实景演出,教红袖坊美人跳舞,现在又在国公府里建起了一个八卦迷踪园,引得国公聂焕德和他的妻妾们嘻嘻哈哈地在里面转来转去……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事?

  还……还有一件更离谱的事,听说佟毅已经说服聂焕德,要在魏都最繁华的大街上,搞一个“佟毅说天下”。发生在魏都甚至魏国的新鲜事稀奇事值得关注的事,会经常的由佟毅分享给大家,并且做精彩的点评。

  我的小毅哥,你说你一个宁国的人质,不老老实实地低调待着,你瞎折腾什么呀?

  可是,沐兰却说小毅哥在做他应该做的事。我的沐兰姐,你是不是中了小毅哥的什么毒了?

  若儿歪着小脑袋瓜,想起了那个锦囊。嗯,关键时候,我还得动用干娘的锦囊,得不时地敲打敲打小毅哥,可不能让他这么胡天海地的瞎折腾。刚夸他几次,怎么又开始现原形了?

  不过,小毅哥现在做的这些事,和他过去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根本不一样,不是一个档次。这个小毅哥好像脱胎换骨了一样,真让人捉摸不透。

  难道,沐兰姐说的是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