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嘭嚓嚓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812 2019.07.23 19:19

  佟毅清了清嗓子,道:“有一种舞蹈,不知道您是否见过。”

  “舞蹈?”何玉娘笑道,“不瞒殿下,我何玉娘自从十二岁进入风月场中,已经浸润二十五年了,我跳过的和见过的舞蹈数不胜数,不知道殿下说的是哪种舞蹈?”

  “交谊舞。”佟毅道。

  何玉娘怔住了,看向吕芊芊,吕芊芊也讶然地看向何玉娘。交谊舞?交谊舞是什么舞?

  此时的佟毅,脸色已经绯红,不知道是酒喝多了造成的,还是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交谊舞也是一种舞蹈,又被称之为舞厅舞、舞会舞、社交舞。在具体形式上是一男一女共同舞蹈,男方带着女方起舞,男女双方仅有肢体上的接触。这个……不如我来和芊芊姑娘示范一下?”佟毅的小眼神看向吕芊芊。

  吕芊芊娇躯微微一抖,急忙摇头:“我……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舞蹈的名称。我哪里会跳什么交谊舞?”

  佟毅一笑:“这种舞很简单,只要踩到点儿上,就可以很随意的跳。”

  佟毅伸出手,做了一个很绅士的邀请的动作。吕芊芊却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身子。

  何玉娘倒是很感兴趣,埋怨道:“芊芊,你躲什么呀,人家又不会吃了你。你就配合佟毅殿下演示一下吧。”

  何玉娘如此一说,吕芊芊不好拒绝了,只好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迟迟疑疑地走到佟毅面前。

  佟毅轻轻握住吕芊芊的左手,放在自己的右肩膀上,道:“喏,你的左手要搭在我的右肩膀上,再把右手给我……”

  吕芊芊缓缓伸出右手,佟毅的左手轻轻握住。吕芊芊的手柔滑细腻,凉凉的,佟毅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佟毅的右手轻轻搂住了吕芊芊的腰肢,触手处,真的是柔若无骨。

  吕芊芊浑身又是一颤。

  佟毅道:“芊芊小姐,你随着我的步子即可。走!”

  “嘭嚓嚓,嘭嚓嚓……”佟毅口中唱着华尔兹的节拍,脚下一动,手上用力,带动吕芊芊移动起来。

  开始,吕芊芊的身躯是僵硬的,步子也走不好,有两次还差点踩到佟毅的脚。但仅仅一刻钟的时间后,吕芊芊就逐渐自如了。肢体变得柔软灵活了,脚下跟上了佟毅的节奏,舞姿也越发优美起来。

  佟毅心中暗赞,到底是通晓舞乐的人,一点就透。

  佟毅讲述了一番交谊舞的规矩,又帮吕芊芊纠正了几个动作。十几个回合后,二人配合越发默契,佟毅甚至带着吕芊芊做出了几个带旋转的花样动作。

  何玉娘看得呆了。啊呀,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的舞蹈,叫什么来着?叫……哦,对了,交谊舞。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舞蹈,男人可以近距离地接近女人,却不能靠在女人身上,否则,就是有违君子之道。最重要的是,男人从以往纯粹的看客,变成了表演者。男女只有配合默契,才能把这种舞跳好。

  何玉娘明白了。靠着这种交谊舞,不仅可以为红袖坊吸引来大批客源,而且还可以提升各种消费费用,增加红袖坊的收入。真是妙极了!

  ……

  国公府内的实景演出舞台布置完毕,佟毅特意定做的二十面巨大的方形铜镜也安放妥当。大大小小的篝火,奇形怪状的灯盏,均各就各位。光是操控铜镜、篝火和灯盏的人,佟毅就动用了三十人。

  彩排前的一夜,佟毅指挥这三十人提前进行了一番演练,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后世灯光的效果,但利用篝火映照、灯盏造型、铜镜反射、水面倒影等手段,依然达到了如梦如幻的意境。对于出现的一些疏漏,佟毅又做了一些改进。

  在佟毅、吕芊芊的指挥下,彩排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吕芊芊激动得流下了热泪。为这精美绝伦的实景舞台,为这丰富多彩的舞乐节目,同时,也为这一段时间自己付出的努力。

  此时的吕芊芊,宠辱皆忘,她已经忽略了自己的身份,完全沉浸在艺术给她带来的震撼和享受中。

  正式的实景演出,不出所料地取得了巨大成功。

  国公聂焕德高兴得手舞足蹈,乐不可支。他兴奋地要连夜进宫,非把皇帝请来看看不可。

  最后,佟毅说有些地方还要做些微调,尽善尽美之后,再请皇帝陛下来观赏也不迟。聂焕德这才打消了连夜进宫的念头。

  连着两天,聂焕德不停地询问佟毅微调弄好了没有。佟毅还从未见过这么心急的老头子,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给了佟毅巨大的鼓舞。

  两天后的当晚,正好赶上十五月圆之夜。魏国庆熙帝带着皇后和多位嫔妃莅临国公府,来观赏聂焕德在朝堂上说得天花乱坠的什么实景演出。

  观看演出之前,庆熙帝先试了试国公的房车。这东西确实好,坐在里面,像是坐进了缩小版的宫廷暖阁。最重要的是,行驶起来感觉特别稳,比原来的马车硌硌楞楞的可舒服多了。

  庆熙帝道:“皇叔,就照这个样子,给朕也造一辆。以后巡视各个州县,朕就不愁鞍马劳顿之苦了。”

  聂焕德道:“皇上,不劳吩咐,我惦着皇上呢。两天前就已经吩咐下去了,给皇上造一辆更好的,比这个还要好看,还要舒服。”

  演出现场,庆熙帝、皇后居中而坐,妃嫔分作两厢。聂焕德和自己的几位夫人,以及谷菡公主、聂盈姐妹俩坐在下首。

  一首悦耳的山歌传来,如穿过云层的天籁,让现场所有人的心神为之一振。

  虽然已经看过一遍了,但聂焕德兴致依然很高。特别是今天的开场,和上次不一样。看来,上次演出之后,佟毅做的,不仅仅是微调。

  一丛丛篝火从小到大,缓缓燃起。上百盏红灯次第点亮,又被一面面铜镜反射成一个个光束。

  如同一面镜子的水面,倒影如画。

  一个个光着雪白脚丫的婀娜美人,舞动腰肢,踏水而来……

  聂焕德回头笑道:“皇上,你看,她们竟然能够在水面上行走,是不是很新奇呀?”

  “嘘!”庆熙帝竖指噤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水面上的实景演出。

  一个个节目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璀璨华美、锦绣斑斓、震撼人心的视觉盛宴,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个时辰的演出结束后,庆熙帝悄声对皇后道:“皇后,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琴棋书画俱佳的苏皇后,本身是很有艺术细胞的,她非常清楚,眼前这场实景演出的美妙,已经远远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的宫廷乐舞。

  “皇上,臣妾也似在梦中呀!”苏皇后道。

  庆熙帝众人移驾花厅。落座之后,有丫鬟献上热茶。聂焕德道:“皇上、皇后,感觉如何呀?”

  “皇叔,你这突然又是房车,又是实景演出,让朕大开眼界呀!只知道皇叔好玩,但这次明显玩出了高水平、高层次。是不是府中来了什么异人呀?”

  “哪有什么异人。”聂焕德哈哈大笑,“不过,此人倒也确实不同凡响。皇上,这些都是宁国质子帮我操办的。”

  “宁国质子?”庆熙帝道,“前些日子,礼部说宁国质子已经到了魏都,被安排住进了废弃的伏威将军府。皇叔所说的,就是这个人吗?”

  “是啊,此人名叫佟毅。很有本事的一个人呢。”聂焕德道。

  “听礼部说,此人是宁国锦武帝与宫女所生,长于民间。若不是我大魏索要人质,这个人几乎就被锦武帝遗忘了。朕原以为,锦武帝会在衡王佟熙和越王佟翰中选择一人做质子,谁知他却派来了一个遗落乡间的庶子。朕还生气呢,锦武帝这不是在搪塞应付朕吗?所以一直没有召见这个质子。想不到,这宁国质子还有点本事啊!”庆熙帝道。

  “不是有点,是很有本事。”聂焕德道,“此人就在府中,皇上要不要见一见?”

  “好,让他进来。朕倒要看一看这宁国质子是何等样人。”

  佟毅随丫鬟进入花厅,见花团锦簇之中坐着一位身穿黄袍的威仪男子,如众星捧月一般,心下便知这一定是魏国皇帝了。

  佟毅上前,深躬一礼,道:“宁国质子佟毅拜见大魏皇帝陛下。皇帝陛下好!皇后娘娘好!”

  忽然,花厅里响起一个尖厉的公鸭嗓:“佟毅,你好大的胆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