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我要和你合作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223 2019.08.04 19:05

  为以防万一,沐兰做了充足的准备,换上了一身劲装,腰藏软剑。袅袅婷婷的大姑娘,瞬间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侠客。

  红袖坊二楼点石斋的窗口,一位女客正一边喝茶,一边注视着楼下进来的各色人等。

  戌时整,门口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长身鹤立,女的长身玉立,虽然衣着并不华丽,但均自带了不俗的气质。

  女客身边伺候的小丫鬟道:“夫人,他们来了。后面那个女子便是佟毅的贴身护卫沐兰。”

  伙计带路,将佟毅、沐兰领到了点石斋。

  佟毅进屋一看,眼前端端正正坐着一位女子,容貌甚美,眉宇间却带着一股凌厉之气。一看,就有别于那种普通人家的小家碧玉。

  女子站起身来,拱手道:“来的可是宁国殿下佟毅?”

  这女子不施福礼,却用了男子常用的拱手礼。

  佟毅回礼,道:“正是佟毅。请问,您是?”

  “我是魏国琅琊将军燕于飞。”

  这女子是燕于飞?有了书坊老板的那一番讲述,佟毅不止一次在心中想象燕于飞是个何等样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佟毅心中迅速琢磨开来,我与燕于飞素不相识,她邀我见面为了何事?

  听说眼前站着的是燕于飞,沐兰心中登时紧张起来。前几日,佟毅刚刚跟她说起,大破羿陵的背后,其实是一位名叫燕于飞的女子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么美的女子,竟然是双手沾满宁国将士鲜血的女魔头。佟毅开始有那么一点小紧张,但这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爱美之心瞬间压过了紧张情绪,佟毅很快放松下来。

  “原来是燕将军,失敬失敬!燕将军为佟毅送上那么贵重的礼物,让佟毅如何感谢呢?”佟毅再施一礼。

  “区区薄礼,不成敬意。”燕于飞抬眼看了看佟毅身后的沐兰,道,“我想与殿下单独谈话,不知可否?”

  说话直来直去,果然是女中丈夫,不拘小节。

  “当然可以。”佟毅一笑,对沐兰道,“沐兰,你先到外面等我。”

  沐兰犹豫了一下,又不能不听,只好退了出去,燕于飞的丫鬟也退出了屋子。

  “殿下,你恨你的父皇锦武帝吗?”燕于飞上来就是这样一句问话,把佟毅问得一愣。

  燕于飞什么意思?她怎么会问出这样一句话?

  “锦武帝是我的父皇,做儿子的,为什么要恨自己的父亲呢?”

  “你和你的母亲徐素素,被锦武帝抛弃乡间十七载,你会不恨他?我不信。”燕于飞唇角微勾。

  佟毅笑了:“我不知道燕将军为什么邀我会面,难道仅仅是问我恨不恨自己的父皇吗?燕将军一个魏国人,怎么这么关心我宁国的事呢?”

  燕于飞嫣然一笑,风轻云淡地道:“殿下可能不知道,我不是魏国人,我是宁国人,我原来也不叫燕于飞,燕于飞是我到魏国后改的名字。”

  哦?这倒是出乎佟毅的预料,燕于飞竟然是宁国人。

  看佟毅一脸疑惑的样子,燕于飞道:“殿下一定很想了解我的故事吧?那我就简单地给你讲述一下。我在宁国的名字叫周绮,我父亲便是宁国原来的御史大夫周正。”

  佟毅一脸疑惑顿时变成了一脸尴尬,道:“不瞒燕将军,我自小在乡间长大,对于宁国朝廷里的事……不太熟悉。故而……”

  “故而不知道周正这个名字,对吗?不过没关系,你不知道,就听我来说。”

  燕于飞的眼睛湿润了。

  佟毅心道,即便是女魔头,也有心底柔软的地方。提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她便动情了。

  “我父亲担任御史大夫多年,以履职尽责、不徇私情闻名于朝野,不想却得罪了樊后一党。他们假造证据,罗织罪名,给我父亲安上了徇私枉法、私通魏国两项大罪。锦武帝偏听偏信,狗皇帝竟然判我全家满门抄斩。”

  说至此处,燕于飞双眸喷火,义愤填膺。作为锦武帝的儿子,听别人骂自己的父皇是狗皇帝,佟毅觉得很是尴尬。

  “可怜我全家上下五十余口,只逃出了我一人,其他人,包括我的爹娘,全都死于非命。”

  “之后,你逃到了魏国,在石门山当了土匪,改名燕于飞,后来遇到魏国的雷勇将军向你求婚,你便嫁给了他。对吗?”佟毅按照从书坊老板那里听来的故事,接续道。

  “这些你都知道?”

  “嗯。我也是听人说起。”佟毅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魏国?这岂不是坐实了樊后一党安在你父亲头上的罪名?”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复仇,我别无选择。”燕于飞恨恨地道。

  “所以,才有了后来你帮助雷勇攻破羿陵,大败宁国十万兵马的事情。你占山为匪,是为了等待时机;你嫁给雷勇,不过是为了利用他的身份替你报仇。对吗?”佟毅将自己的判断和猜想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燕于飞呆住了,她没想到佟毅会直截了当地开解她身上的诸多谜团。燕于飞眼帘低垂,眼神飘忽。

  佟毅毫不客气,接着说道:“魏国杀了你全家,确实是一件不该发生的事情。但你为了报仇,助夫攻破羿陵,导致宁国数万军兵死伤。这,是不是有些太过残酷了?你知道吗?你的双手沾满了同胞的鲜血。你让那些无辜士兵成为了你全家人的陪葬。”

  “宁皇杀了我全家,我是一定要复仇的。那些军兵驻守羿陵,就等于是在帮宁皇,助纣为虐的人,难道还值得痛惜吗?”

  “可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过是为了当兵吃粮,聊以活命。”

  “我顾不了那么多,我不能像你这样想。不然,我的仇永远也报不了。”

  佟毅见燕于飞情绪很是激动,便不再言语了。端起桌案上的茶水,喝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燕于飞的胸脯不再剧烈的起伏,气息慢慢地平复了下来。

  佟毅道:“燕将军邀请我来,是有更重要的话要说吧?”

  燕于飞看了佟毅一眼,道:“我希望殿下能够与我合作。”

  “合作?合作什么?”佟毅心说,我一个宁国人质,两手空空,一点油水没有,和我合作,你能捞到什么好处?

  “你不是想当皇帝吗?我可以扶助你坐上宁国皇帝的宝座。”燕于飞目光坚定,信心十足。

  佟毅心中一动,我倒是想当皇帝,但目前来说,不过是想想罢了,我哪有那实力?

  “谁说我想当皇帝了?”佟毅话一出口,便感觉自己否定的语气不够强硬。

  “呵呵……”燕于飞笑了,“我说的不对吗?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皇帝的儿子,就没有不想当皇帝的,只不过,有些人为了明哲保身,不敢去争罢了。”

  燕于飞用话刺了佟毅一下。

  “你为什么要扶持我当皇帝?这与你的复仇计划相悖呀。你完全可以帮助魏国灭掉宁国,那样你的大仇不就彻底得报了吗?”佟毅有些疑惑。

  “宁国毕竟是我的故国,我并不希望它彻底被抹掉。我父亲的冤屈是现在这位宁国皇帝造成的,我要另一位宁国皇帝发自内心的为我周家平反。”

  “仅仅为了这个?”佟毅大为惊讶,“说不定有那么一天,锦武帝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突然就明白了,清君侧,灭外戚,主动做出为你父亲平反的决定。那样不更好吗?”

  “你真是天真。你看哪朝哪代的皇帝承认过自己的错误?他们自诩真龙天子,世间完人,怎么会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呢?只要活着,他就宁可昧着良心一直错下去,也绝不会改正。”燕于飞把人心看透了。

  “所以,你相中了我?”佟毅道,“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会为你父亲平凡呢?万一我做不到呢。”

  “说实话,从殿下进入魏都那天起,我就注意到你了。特别是,看到你在这次京城地动中的表现后,我下了决心,我要和你合作。”

  “如果,我不想和你合作呢?”

  “你会不想当皇帝?”燕于飞感到难以置信,天下还有这样的人?她冷哼一声,怒道,“你莫不是胆怯?不敢去争吧?”

  佟毅心下暗笑,这个小娘们儿,还懂得用激将法。

  佟毅道:“在宁国的皇宫中,锦武帝有三个儿子,太子佟嘉,衡王佟熙,越王佟翰。太子地位稳固,只等顺利继位,不需要任何人帮助。但你可以选择衡王佟熙、越王佟翰,帮助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位争得帝位,都可以为你父亲平反。他们个个实力非凡,帮助他们,你会省很多力气。何必选择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庶子,费力不说,成功的几率还接近于无。何苦呢?”

  燕于飞眼中掠过一丝高傲的神情:“那三个纨绔,都入不了我的眼睛。况且,宁国外戚势力错综复杂,并不只是樊后一党,其中也有衡王和越王的人,我已经查清楚了,制造我父亲的冤案,他们二人也都有份。”

  “还有一点。”燕于飞直视佟毅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扶持你,我是想证明自己,证明我燕于飞的能力,我要建下不世之勋。”

  佟毅感觉这个燕于飞太狂了,可能羿陵之战让她有些飘了,得压压她的锐气,不能轻易地亮明自己的态度。

  佟毅一推桌面上的茶盏,站起身来,道:“我不想和你合作。告辞。”

  佟毅转身就走。

  佟毅的表现完全出乎燕于飞的预料,她气得削肩微颤,一时竟然语塞。

  直到佟毅走到楼梯拐角处,才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娇叱:“你,你会后悔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