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你怎么又来了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72 2019.08.31 19:02

  现在的佟毅,怎么看胡言怎么舒服。

  眼看走到悬崖边了,危险至极,想不到突然被人拉了一把,这感觉,爽!老爽了!

  景伯谦道:“陛下,召敖不败元帅前来商议用兵之事吧。”

  聂伦点头:“好,内侍,传朕的旨意,速召敖不败前来。”

  佟毅、胡言到了殿外。

  胡言向佟毅拱手道:“想必,阁下就是佟毅殿下吧?”

  佟毅点头:“正是。胡先生,你因何助我?”

  到了这个时候,没必要拐弯抹角、藏着掖着了,佟毅直接开问。

  胡言看了看周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殿下,咱们换个地方吧。”

  佟毅和胡言到了一个小酒馆中,佟毅给胡言斟满酒,笑呵呵地看着他。

  胡言也笑了:“殿下,实话告诉你吧,我确实是景伯谦安插在宁都的密谍,我已经在宁都生活了五年了。”

  佟毅疑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向景伯谦撒下借兵这个弥天大谎?”

  胡言喝了口酒,嘴唇抿了抿,感叹道:“蜀州的酒还是老味道,一点没变。但现在的胡言已经不是原来的胡言了。”

  佟毅猜想,这个胡言,身上一定有故事。

  果然。胡言说道:“五年的时光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初到宁都时,为了掩人耳目,我开了一家绸缎铺,把蜀州的蜀绣丝绸贩卖到宁都出售,生意非常好。因为寂寞,我常常到杏花楼寻妓买醉。后来,我和一个叫娇鸾的姑娘好上了。挣了钱以后,我就替娇鸾赎了身,正式和她拜堂成了亲,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子。

  “可是没想到,娇鸾在杏花楼的老主顾中,有一个是宁都首富的儿子,同时他也是户部侍郎刘泽敏的小舅子,名叫李大虎。仗着有钱有势,李大虎经常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无人敢惹。这个李大虎偏偏盯着娇鸾不放,经常到绸缎铺里来,寻机调戏娇鸾。我上前阻挡,他就让狗腿子们打我。

  “有一次,他又到绸缎铺来胡闹,我拼了命保护娇鸾,他拔出刀向我刺来。危急时刻,沐英出现了,不仅救了我,还把李大虎揍了一顿。后来我才知道沐英是你父皇锦武帝的侍卫。得知李大虎是户部侍郎刘泽敏的小舅子,沐英把情况向锦武帝说了,锦武帝处罚了刘泽敏。还让刑部调查了李大虎以往的罪行,把李大虎下了狱。”

  佟毅接言道:“就这样,你和沐英成了好朋友。继而,你向沐英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胡言点头:“对。我和娇鸾感情很好,在宁都的生意也不错,我不想再当这个密谍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小日子。我就是景伯谦的一个棋子,被扔在棋盘的角落里,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被用到。所以,我向沐英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沐英答应不追究我的过往,还答应保护我和娇鸾。”

  佟毅道:“可是,你这次回来帮我作假,万一被景伯谦识破,你可就永远也回不了宁都了。”

  胡言道:“我不怕。人生总要冒几次险。为了我和娇鸾的好日子,我豁出去了。你和何典进入宁国后,一直在沐兰和沐英的监控之下。而我见到景伯谦的人后,也及时向沐英做了汇报。这才有了今天金殿上的一幕。”

  佟毅道:“接下来,蜀州会有一场大乱,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安安全全地回到宁都,你的娇鸾还在盼着你回家呢。”

  胡言道:“我没事。倒是殿下你,正处在风口浪尖上,要加倍小心。”

  ……

  佟毅回到住处,躺在床上思忖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吱扭一声,屋门开了。一道白色的身影闪了进来。

  佟毅坐起身,看向那张足以魅惑众生的娇容,笑道:“你就这么怕我娶你?你是不是看我回来了,怕陛下催婚?”

  阿依娜很不自然地靠在门边,嗫嚅着说道:“谁,谁怕了?”

  佟毅故意逗阿依娜:“既然不怕,你怎么又来了?”

  阿依娜不屑地看了佟毅一眼:“你这里又不是皇宫禁地,怎么,怕人来吗?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佟毅笑道:“我是觉得,你这样神秘兮兮地,有损你圣姑的形象?”

  阿依娜咬了咬樱唇:“怎么就有损我圣姑的形象了?”

  佟毅站了起来,仰望上苍,一脸严肃地道:“我想,圣火教教众们心中的圣姑,应该是目不斜视,慈祥端庄,一心普度众生,无半点私心杂念。”

  阿依娜气道:“你是说我不够端庄,不够稳重吗?”

  佟毅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我可没有这样说。不过嘛,说实话,你确实一点都不像圣姑,倒像是邻家被大人惯坏了的小丫头。”

  阿依娜不依不饶:“还有,私心杂念是什么意思?你在说我有私心杂念?”

  佟毅笑道:“你觉得不是吗?不过是陛下提了亲,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已经放下了。可是,你看你,心事重重地,三番两次的来找我。知道的,是你不想嫁给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怕我不娶你呢。”

  “呸,你想的美!”阿依娜啐道。

  阿依娜负手而立,乜了佟毅一眼:“听张天师说,你去宁都借兵来着,你真给借来了?”

  佟毅骄傲地道:“当然了。本殿下出马,岂能空手而回?”

  阿依娜不可置信地道:“真看不出,你父皇倒是给你面子。不过,我很纳闷,既然你父皇如此器重你,又为什么让你到魏国做人质呢?”

  佟毅道:“要不怎么说你是邻家小丫头呢,真是什么都不懂。羿陵一战,宁国战败。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更何况我还是个皇子呢?”

  佟毅一口一个小丫头的,让阿依娜感觉自信心彻底被佟毅打压没了,好像自己傻傻的,真就是一个邻家小丫头。她住了口,不再说话了。

  佟毅道:“蜀州马上要面临一场大战,说不定会血流满城,你说你们圣火教掺和世俗间这些事干什么,跟张天师说说,带着你赶紧找机会溜吧?你说你这花朵儿一样的小姐姐,真要有个闪失,我怎么承受得了?”

  阿依娜哼了一声:“我和你有关系吗?谁要你承受?我郑重其事地警告你,请你说话注意一些,什么叫溜?挺大个人了,怎么就不知道尊重我们圣火教呢?”

  佟毅道:“我没阅读过你们圣火教的教义,不知道是不是引人向善,但我发现,你们圣火教好像也没做出什么惩恶扬善的事情来。要想让别人尊重,自己就应该首先多做善事。不是吗?”

  阿依娜想了想,感觉佟毅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些年来,自己虽然贵为圣火教圣姑,但从未过问过教中事务,一切都由张天师负责。圣火教在张天师的主持下,一直致力于发展教众,还真没做出什么值得夸耀的惩恶扬善的事情来。让人尴尬的是,因为鞭长莫及,有些地方的教众打着圣火教的旗号,反而干了一些有违教义的事情,甚至有人打着圣火教的旗号占山为王。这也就是魏国和宁国都在打压圣火教的原因。

  阿依娜想,自己已经长大了,以后,真得过问一下教中事务了,不能让父王亲手创立的圣火教毁在自己手中。

  阿依娜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圣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