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后面那两句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469 2019.08.05 19:33

  返回路上,沐兰问道:“那个燕于飞和你谈了什么?”

  佟毅停住脚步,沉默片刻,看向沐兰:“她想助我夺嫡,登上宁国的皇位。”

  “啊?!”沐兰惊得檀口大张,“她,她为什么要帮你?”

  “她父亲原是宁国的御史大夫,受人陷害,被满门抄斩。燕于飞独自一人逃到魏国。她之所以要帮我,除了复仇,还要为她父亲恢复名誉。希望我当上皇帝后,能够为她父亲平反。”佟毅负手而立,望向宁国的方向。

  “你答应了?”

  “没有。”

  “为什么不答应呢?”

  “沐兰,我不想为了一个皇位,弄得自己头破血流,弄得百姓民不聊生。”

  “如果她能帮你使用不流血的手段,你也不答应吗?”

  佟毅看向沐兰,笑道:“沐兰,难道你愿意我登上皇位?”

  沐兰踌躇片刻,道:“太子、衡王、越王,我都接触过,他们中的三个,不管谁当了皇帝,我觉得都不会是一个好皇帝。”

  佟毅惊讶道:“沐兰,你胆子真大,竟然跟我说这些,这要是当他们知道了,当心丢掉自己的小命。”

  两人默默无语地走了一段路后,沐兰突然问道:“你把今天燕于飞这件事坦白地告诉我,就不怕我把这个消息传给陈公公和我哥哥沐英吗?”

  “沐兰,从你在客栈里救下我那天起,我就把你当亲人了。虽然陈公公和右丞相让你做我的护卫,但在我的眼中,你就是我的亲人。我相信你会正确对待今天这件事。”

  说完,佟毅继续往前走。落后几步的沐兰嘀咕道:“谁是你的亲人?若儿才是你的亲人。”

  回到家中花厅,若儿趴在桌案上已经睡着了,小脸枕在手上,腮边还挂着一滴口水。佟毅觉得非常好笑,便伸出手指,抹去了她的口水。不想,这一下,若儿醒了。

  “小毅哥,你们回来啦?”若儿起身,围着佟毅转了一圈,“嗯,囫囵个儿的,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佟毅怼道:“去去去,你快睡觉去吧。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是不是梦见好吃的啦。”

  “咦?你怎么知道?”若儿笑嘻嘻地道,“小毅哥,我还真梦到了,梦到我面前摆了一个大猪蹄子。”

  佟毅脸一紧,没说话,自顾自地回寝室了。

  看佟毅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若儿回头问沐兰道:“沐兰姐,今晚邀请小毅哥见面的,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女的。”

  “啊?还真是女的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怎么?你还不让你的小毅哥和女人接触吗?你,我,不都是女人吗?”

  “咱俩和别人不一样。沐兰姐,今天这个女人好看吗?”

  “好看,挺好看的。”

  “比你还要好看吗?”

  沐兰想了想,道:“以后,你会见到她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沐兰点了点若儿的眉心,“你这个小丫头,别再胡思乱想了。小心你小毅哥真让你回宁国。”

  说完,沐兰也自顾自地去了。

  待沐兰苗条的身影柔出门外,若儿自言自语道:“让我回宁国?他敢?我是手握干娘锦囊的人,他有胆子赶我走?”

  回到寝室的佟毅,并没有睡着,他的脑海里翻腾着燕于飞今晚说出的那些话。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燕于飞不是在试探自己,她说的每一句话应该都是真的。

  前世的自己,梦想着靠奋斗可以买房买车、成家立业,谁知那不断飙升的房价彻底击碎了自己的梦想,靠正常的工资收入不可能迈入有房有车的行列。没有六个钱包付首付,没有强大的背景可以依靠,正处于彷徨路上的苦逼的自己,既然被命运之手一把推到了古代,为什么不拼搏一番,让自己的梦想在古代得以实现呢?

  可是,今晚谈及的夺嫡梦想,真的有点大呀!

  和娘亲私下闲唠嗑,说些想当皇帝的梦想,是无所谓的。突然摆到桌面上,真正实打实地推进这个梦想,是要付出心血、汗水,甚至生命的。佟毅,你准备好了吗?

  佟毅起身,走到窗前,推开窗扇,眼望空中那轮皎洁的圆月,忽然想起李白的那些诗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凭空掉下个皇家庶子的身份,现在又有人要主动帮自己,这是赶鸭子上架的节奏吗?这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节奏!

  干!干吧,干它个天翻地覆,干出个盛世乾坤。让居者有其屋,让耕者有其田。让天下百姓人人有事做,有尊严,有价值。

  今晚在红袖坊,差一点就答应燕于飞了,话到嘴边,佟毅忍住了。当时,佟毅的内心是鼓噪的,他强迫自己淡定下来。欲擒故纵!虽然今晚拒绝了燕于飞,他知道,她还会再来找自己的。

  佟毅拉开屋门,走到室外,尽情地享受着月光的照耀。

  耳边传来了飒飒的风声,他知道,这是沐兰在舞剑。来到魏都后,沐兰每天晚上都要练一个时辰的功夫,雷打不动。

  佟毅走到花墙边,注目望去,一团剑雨包裹着那道柔美的身影,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煞是好看。不禁脱口赞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今有姣姣沐兰女,助我夺嫡定八荒!”

  唰地,沐兰皓腕一抖,一个剑花直奔佟毅颈项而来,吓得佟毅身子一紧,那剑锋却在距离佟毅喉结寸许处停住了,只听沐兰呵道:“大胆佟毅,竟敢觊觎皇位,图谋不轨?”

  佟毅一惊,伸出两个手指,微颤着挪开沐兰的剑尖儿,嗫嚅道:“沐兰,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沐兰收回宝剑,表情严肃地道:“你瞧你这个胆儿,这像是要干大事的人吗?”转瞬之间,沐兰又一脸欣喜地道,“你决定了?”

  这姑娘,变脸比翻书还快,不过,变成这种笑脸,我喜欢。

  佟毅点了点头:“决定了。现在就看老天爷是不是给我这个造化了。沐兰,从现在开始,我的小命可就完全捏在你的手心里了。如果你认为我大逆不道,你随时可以取走我的性命。”

  “你这并不是大逆不道,你也是锦武帝的儿子,而且你还是长子,凭什么不能做皇帝?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做了皇帝,会远远胜过那三人。我坚信,一个知道心疼老百姓的人,错不了。”

  “行了,你别夸我了。说不定我时运不济,最后的结果是一败涂地呢。”

  “嘘!”沐兰食指竖在唇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佟毅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道:“沐兰,我发现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发现,今天从红袖坊回来后,你没有像往常那样叫我殿下。”

  “哦?是吗?这我倒没注意。怎么,你喜欢我称呼你殿下?”

  “不不。我不喜欢你叫我殿下,那样叫我,总觉得咱俩之间有距离。你什么都不叫我,我倒觉得很舒服。或者,你也像若儿那样,叫我小毅哥。”

  “我想想吧。天不早了,快些歇息吧。”沐兰将宝剑插入剑鞘,转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走出几步,又停住了,她转回身来,问道,“你,刚才吟出的那两句诗是什么?”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不,后面那两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