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串个门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3136 2019.09.16 19:43

  这两日,感叹自己倒霉催的,并不是只有太监詹册,还有一个人,嘴巴咧得像吃了苦瓜,暗自懊悔。

  这个人就是礼部侍郎郭权。

  郭权做梦也没想到,宁国的质子会被陛下召为驸马,更没想到,陛下还会给他个官儿做,而且,这个官儿,还是和他郭权一模一样的礼部侍郎。

  想到当初自己整治佟毅时的事,郭权尴尬不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可是,借我两个脑袋,我也不可能预料到他佟毅会来礼部当官啊。

  郭权寻思,得尽快解开这个疙瘩。虽然同为礼部侍郎,但自己这个侍郎的含金量,远远比不上人家佟毅。别看佟毅娶的是一位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公主,但公主就是公主,毕竟是皇帝的女儿,打断骨头连着筋,血缘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和佟毅处不好关系,说不定自己这个侍郎就做到头了。即便自己也背靠了朝廷里的大树,但在皇权面前,和人家驸马相比,自己还是弱了些。

  既然实力不如人家,就要主动示弱,处处低调,心甘情愿居于人后,这样才能保得乌纱帽戴的长久。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不着急。

  所以,郭权主动找到礼部尚书顾淮,道:“尚书大人,驸马佟毅马上要来礼部了,虽然卑职与他官职相同,但礼部内的官员排位,还是把佟毅排在卑职前面吧。”

  顾淮颇感奇怪,道:“郭大人,你在礼部多年,而佟毅刚被任命,理所应当排在你的后面,他完全说不出什么,你干嘛自降身份呢?”

  郭权尴尬地笑了笑:“大人有所不知,佟毅刚到魏都,来礼部报到时,卑职怠慢了他。卑职自知做的不对,想弥补一下过失。”

  “哦,因为这个呀。郭大人,我看你是多虑了。”顾淮道,“你怠慢于他,也是为了维护我大魏国体,并无私心。想来,佟毅是能够理解的。他还不至于小气到睚眦必报的程度吧。我看,你大可不必如此小心翼翼。”

  “大人,这件事您就听从卑职的建议吧。卑职是礼部的老人,理应凡事都让着他些。”郭权道。

  顾淮点了点头:“你能这样想,足见高风亮节。只是,这样一来便委屈你了。”

  郭权道:“不过是排个名的事,无所谓的。我看得开。”

  佟毅来到礼部上任这天,郭权亲自站在礼部大门口迎接,把佟毅弄得一愣,佟毅赶忙回身向后面张望。

  郭权尬笑道:“佟大人,不要往后面望了,我就是来迎接你的呀。”

  佟毅笑道:“郭大人,佟毅何德何能,劳烦大人亲自迎接?我记得我当初来礼部报到时,可是足足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时辰呀。”

  你看,你看,怎么样?佟毅果然没忘当初受到的轻慢。

  郭权嘿嘿一笑,道:“佟大人,当初你代表的是宁国,所以,门官轻慢了你。如今不同了,你不仅是我大魏的驸马,还是我大魏的官员。既然是一家人了,理应受到尊重。至于以前的事么,此一时彼一时,还望佟大人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记在心上。”

  佟毅笑道:“郭大人不要多心,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见过尚书大人顾淮,佟毅被带到一间装饰一新的官舍,郭权道:“这是卑职以前的官舍,特意腾出来给佟大人使用。”

  “郭大人的官舍给了我,难道大人不在礼部做官了吗?”佟毅明知故问道。

  郭权陪笑道:“佟大人又在开玩笑。卑职搬到别的屋了,那里和这里比起来,稍稍狭小一些。”

  “那怎么行?我初来乍到,怎么能让郭大人受委屈呢?还是我到别处办公,大人依旧留在这里吧。”佟毅道。

  郭权极其诚恳地道:“一切都已安排好了。佟大人就客随主便吧。”

  佟毅踌躇了一下,见郭权态度坚决,只好拱手道:“如此,我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两人干巴巴地又寒暄了几句之后,佟毅送郭权出来。这时,一个瘦瘦的、身上的官袍已经洗得发白的官员,低着头从他们面前走过,眼皮连抬都没抬。

  郭权呵斥了一声:“李石桥,怎么回事,新来的礼部侍郎佟毅佟大人在此,你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成何体统。”

  李石桥站定,抬起头来,看了眼郭权,又看了看佟毅,极不情愿地行了一个揖礼,淡淡地道:“见过佟大人。”说完,也不等佟毅回话,自顾自地便走了。

  佟毅心道,这人好奇怪,面无表情,举止怪异,彷如行尸走肉一般。

  佟毅问道:“这人在礼部担任何职?”

  郭权道:“李石桥现在是精膳司的小吏,正九品。此人为人木讷,特立独行。大人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佟毅心道,据说精膳司掌管筵宴、牲牢、酒膳、厨役,在精膳司做事,混个脑满肠肥还是不成问题的,怎么这个李石桥如此形容瘦削?倒像是长期吃不饱饭似的。

  此后几天里,佟毅经常与李石桥走对面,原来李石桥办公的地方距离佟毅这里不远,李石桥依旧是老样子,很少说话,顶多点个头,就算打招呼了。

  真是一个怪人。想不到在礼部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负责给佟毅上传下达的仆从,名叫常斌,人很机灵。

  佟毅有意无意地问道:“常斌,你们怎么看李石桥这人?”

  常斌见佟毅问话,忙讨好地近前道:“大人,李石桥就是礼部的一个另类。据说当年参加科考,成绩还不错,不然也不会留在礼部。可是,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一直原地踏步,还是九品小吏,从未得到过提升。”

  “是不是这人能力不行?办不好差事?”

  “不是。礼部的人都知道,凡事交给李石桥,你就一百个放心吧。不管做什么,他都精心经意,从未出过差池。”

  “那就怪了。这样一个人,理应得到提升呀。”

  “大人有所不知,这官场之上,哪有那么多理应?李石桥性格孤僻,不爱与人结交,不会巴结上司。这样的人,在官场之上怎能吃得开?也就是干活时,大家都想到他,有好事了,就想不起他了。”

  佟毅笑道:“常斌,你倒是说了些实话。”

  常斌道:“我这人,见不得别人可怜,我老瞅着李石桥可怜。一大家子人,就靠他那点微薄的俸禄。他在精膳司做事,可他家里人却经常挨饿,说出来谁信呀。”

  佟毅暗自思忖,看来,自己在礼部的计划,找到合伙人了。

  ……

  放衙了,常斌悄悄来到郭权的屋中。郭权问道:“佟毅这几天都做了些什么?”

  常斌道:“回大人的话,佟毅要了礼部近一年来的大事要事卷宗,每日翻看,很少出门,看起来是个能坐得住的人。”

  郭权道:“这不重要。你要小心伺候,多留点心,我总觉得,这个佟毅不是个省油的灯。况且我又得罪过他,咱们得小心为上。”

  常斌道:“是,小的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吧。”

  放衙之后,佟毅吩咐轿夫,先去一家肉铺,在那里买了二十斤猪肉,又买了一袋白面、两盒点心。随后,奔了西城的扁担胡同。

  佟毅已经打听清楚了,李石桥就住在那里。西城在魏都意味着贫穷,住在那里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和一些贩夫走卒。

  到了扁担胡同,经人指点,佟毅推开了李石桥家的门。院子里,一个年约四旬的妇人正在浆洗衣服,旁边一个竹椅上坐着一位耄耋老妇。

  “这里是李石桥的家吗?”佟毅问道。

  妇人见有人来,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站了起来,见佟毅穿着官服,忙道:“大人,您找李石桥么?”

  “您一定是嫂夫人了?”佟毅行了一礼,“我是石桥兄的同僚,特来家里串个门。”

  “可是,李石桥放衙还未回来。这会儿子,估计还在半路上。”妇人忙拿过一个木凳,放在佟毅面前,“大人,快请坐。”

  佟毅道:“我知道石桥兄这会儿还在路上,我是先他一步来的。”

  妇人心中纳闷,这人好生奇怪,既是李石桥的同僚,为什么不一起来呢?

  佟毅对站在门口的两个轿夫道:“先把轿子里的东西搬下来吧。”

  两个轿夫答应一声,从轿子里搬下来猪肉、白面,以及包装精致的糕点盒子。

  东西放在院子里,妇人面带惶恐,有些手足无措了,道:“大人,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家石桥还未回来,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吧。”

  一直躺在竹椅上闭目养神的耄耋老妇,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些东西。

  后房里跑出来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围着糕点盒子又蹦又跳:“我要吃,我要吃……”

  “快回屋去,小心一会儿你爹回来打你们的屁股。”妇人一句话,又把两个孩子唬了回去。妇人面带歉意地对佟毅道,“孩子不懂规矩,大人勿怪。”

  两个孩子躲在屋里,掀开门帘一角,眼巴巴地望着那些东西。

  佟毅伸手去解糕点盒子,道:“东西就是给孩子们吃的,嫂夫人快让他们来吧。”

  “不行。大人,我家石桥不在家,你的东西,我是不能收的。”妇人望向门外,盼着李石桥马上出现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