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庶子要登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损招儿

庶子要登基 冬月南风 2381 2019.08.14 20:20

  佟毅问道:“怎么个心知肚明?”

  徐贤道:“殿下,你也知道,我们芪州是魏国的药都,整座城里有三分之二的人从事药草采办生意。每年光给朝廷上缴的税银就有一百多万两。利润巨大,就有黑白两道的人插进手来。这些几乎是人所共知的秘密,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佟毅双眉一拧:“黑白两道?你指的是官府的人和黑道上的人吗?”

  徐贤道:“不错。”

  佟毅问道:“那么,你这保和堂有没有黑白两道的人插手呢?”

  徐贤道:“黑道上的人绝对没有。但有没有官府的人,我就不敢保证了。因为有些入股的朋友,看似平常,但说不定背后站着的就是官府的人。”

  佟毅道:“也有可能站着的是黑道上的人呀。”

  徐贤苦笑道:“要真有黑道上的人插手我的保和堂,今天就不会有人来闹事了。外面躺着的这个人,什么事都没有,故意找茬来的。这是看我接了你们大军的生意,眼红了,想敲我一把竹杠。”

  佟毅道:“这些人真是可恶,他们就不怕官府来人把他们抓了去?”

  徐贤哼了一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官府才懒得管呢。”

  通过几天的接触,佟毅对徐贤印象还不错,徐贤身上,除了有点生意人的精明之外,待人接物,特别是对前来看病的普通百姓,还是非常实诚的。佟毅就亲眼见他免了几个穷人的药费。再说,他还救了若儿。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不能眼看着徐贤被人欺负。

  佟毅道:“徐先生,你确信那人没毛病吗?”

  徐贤道:“我确信。他一点毛病没有,脉搏跳的有劲儿着呢,脸色蜡黄那是涂了药草,根本不是吃药吃坏了的样子。我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我不白吃这口饭了吗?”

  佟毅笑道:“好嘞,接下来,你就看我的吧。”

  徐贤道:“殿下,你要干什么?”

  佟毅道:“你只在一旁看着,什么都不要管。”

  佟毅和徐贤重新走到药堂。佟毅学着徐贤的样子,再次给这人号了脉,虽然不懂,但确实能感触到这人脉搏跳动的有力。佟毅又扒开他的眼皮看了看,这人的眼球轱辘转了一下,不免让人心中暗笑。

  佟毅到了妇人面前,问道:“这位大嫂,躺着的大概是你的男人吧?”

  妇人没好气地给了佟毅一个眼白:“什么叫大概,他就是我男人。”

  佟毅道:“你们来保和堂,是接着治病呢?还是要些赔偿马上就走?”

  妇人愣了一下,看了眼门外挤着看热闹的人,大概觉得直接说要赔偿有勒索嫌疑,便道:“半个时辰之内,如果我男人不能恢复原样,当然就得赔偿我们了。”

  佟毅道:“好,你们真是来巧了,正好我这里有一种特效药,专治你男人这种吃错了药的。只需一剂,我保证药到病除。”

  妇人斜了佟毅一眼:“你是谁?好像不是我们芪州这里的人吧?”

  佟毅道:“我是徐先生的朋友,远道而来。正好随身带了这种药。一般人我还不给用呢,这是看在我朋友的面子上,才给你男人用的。”

  佟毅叫过徐贤的伙计,附耳一阵嘀咕。伙计露出了异常惊讶的神色,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佟毅。

  “快去呀。就按我说的办。”

  伙计迟迟疑疑地去了,不一会儿,端来了一个小瓷碗,里面是一碗黄澄澄还带点浑浊的东西。

  佟毅对伙计道:“把灌药的竹管拿来。”

  佟毅扒开胖男人肉嘟嘟的嘴唇,将竹管插到他的嘴巴里,一托下巴,说了声:“咬住。”

  佟毅接过瓷碗,顿时一股难闻的怪味直冲顶门,佟毅强忍着,慢慢对准竹管。

  “等等。”妇人凑过来问道,“你这是什么药?味道怎么这么难闻?我男人已经这样了,你要是把他吃死可咋办?”

  “这是特效药,大名三味金汤。我若是把你男人吃死了,我给他抵命。”佟毅将瓷碗对准竹管,缓缓地倒了下去。

  胖男人躺在那里装昏迷,刚刚就觉得味道不对,有点骚臭,有点酸臭,还有点怪不拉叽的味道。胖男人心里骂女人:死婆娘,你怎么不知道拦着点,这人给我喂的是什么东西呀?

  一股凉凉的东西,带着骚臭味和酸臭味流入喉咙,胖男人只觉得异常恶心,喉头发痒,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挺身坐了起来,哇地一声,像喷壶一样,把早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幸亏佟毅躲得及时,不然就吐他身上了,佟毅低头一看,好么,地上不仅有半个的饺子,还有没嚼透的肉丸子,这人这是得多能吃呀?

  胖男人这一挺身、这一吐,彻底印证了他婆娘所说的吃了药的谎言。若真有病,吃了药,还有胃口吃饺子和肉丸子?看着跪在地上,连连作呕的胖男人。围观的人们哄地一下全都笑了。佟毅也笑了。

  胖男人和那女人,以及几个抬担架的,全都臊的抬不起头来了。

  佟毅看了徐贤一眼,八面玲珑的徐贤赶紧从柜台里拿出一些散碎银子,递到妇人手里,安慰道:“昨日我开的那药不会有问题,这位兄弟应该是饮食不当,吐出来就没事了。拿着银子回去好好休养休养吧。过不了两日,就会完全好了。”

  胖男人本以为会被人家一顿乱棒赶出门去,没想到徐贤会给银子。既然人家给了台阶,那就赶紧顺着台阶往下爬吧。胖男人冲妇人递了个眼色,几个人拎着担架灰溜溜地跑了。

  徐贤向街坊四邻拱拱手:“没什么事的话,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散去,徐贤向佟毅挑起大拇哥,赞道:“殿下,你胆子可真大,换我,我可不敢这么干。”

  佟毅道:“雕虫小技而已。”

  徐贤好奇地问道:“殿下,你让伙计往瓷碗里放了什么?”

  佟毅笑道:“快别问了。怪恶心的。”

  佟毅又道:“我最恨那些有红眼病的人,自己不努力,还看不得别人好,总想不劳而获,做人又没有底线。对这种人,不能心软,就得收拾他们。”

  药堂里发生的这一切,全被站在角落里的沐兰看在眼里。沐兰出了药堂去看若儿,口中自言自语道:“真够坏的,这样的损招儿也想得出来。”

  ……

  告别徐贤,佟毅四人骑马离了芪州,一边打听着朝廷大军行军的方向,一边缓缓前行。若儿身子刚好,佟毅不敢日行太远,真的像看风景一样,走走停停。

  这日他们来到了一个镇子,镇子位于一条大河的岸边,看河边矗立的标石,得知这条河名叫浣河。要往前走,得搭船过河,佟毅他们便顺着河边向码头方向走去。

  可巧,渡船正好停靠在码头上候客。佟毅他们正要牵马上船,忽然听见远处传来奇怪的唢呐声。

  佟毅回身一看,只见顺着青石板路走来了一群人,像是也向码头这里走来。

  正在抽着烟袋锅的老船夫,猛地站了起来,脱口说道:“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