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梦幻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危急

梦幻空间 玄雨 8770 2003.04.29 04:53

    斯内城,行政官邸。

  恩姆正舒适的坐着他那张特别定做的大椅子,闭着眼睛,享受着身旁两位美女喂给的食物和美酒。

  他原本的官邸在阿资城内,但在夺下两城后,他马上把官邸移到斯内城了。虽然他没说理由,但他的亲信都猜测一定是和他的哥哥原阿资城主有关。当然谁也不会去问恩姆是不是这回事。

  大厅内只有恩姆三人和在边上捧着各种食物的女奴们,大厅一片宁静,只听到恩姆吃东西的声音,但很快就被破坏了。

  “大人!大人!不……不好啦!”一个气败的声音从厅外传来。

  “呸!”恩姆把嘴里的果皮吐了出来,用力的用手把自己那肥胖的身体从大椅子上,撑了起来。只见他那猪眼一瞪,原来满脸的笑容已经变得有点狰狞了。

  “妈的!谁不好啦?啊!”恩姆破口大骂,他只有出去外面,面对老百姓时才会满脸笑容,温容有礼。可在自己官邸里,常常对属下破口大骂,奴才稍有不顺就拿鞭子猛抽,什么斯文什么仁慈,在自己的城堡里都荡然无存。

  “禀报大人,那伙去消灭魔兽的雇拥兵,正合伙攻打东门!”一名穿着盔甲的军人喘着气喊道。他是在阿资城守卫东门的大队长。

  “妈的!他们倒先了一步反抗啦!”恩姆摸摸没有胡子的下巴,请雇佣兵的事,是他哥哥决定的,自己夺位后总不能叫拥兵们不要来吧。他实在心疼那一亿枚金币,所以他就想等拥兵们和魔兽打个你死我活后,再消灭剩下的拥兵。这样一来魔兽的实力削弱,二来自己又不用付钱给他们,真是一举两得啊。

  看到那队长紧张的看着自己,恩姆笑了,“不用担心,我……本城主已经在城门下布置了几千人的重装步兵,那些雇拥兵根本不顶事。”恩姆还不习惯称谓,所以有时我字还是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队长见恩姆说完就坐下继续享受美人喂食的乐趣,不由大急,也没想到自己说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如何的命运“大人,您的那些重装步兵,不是被杀就是投降啦!”

  “什么?”这次恩姆不用手就跳了起来,肥胖的肚子顺势上下一晃一晃的抖动着。“那帮拥兵怎么可能打败重装步兵?不可能……对了!”恩姆奔到那队长面前,和气的问道:“打败重装步兵的拥兵是不是穿着会反射金光的盔甲的?”

  队长愣了一下,点点头,“大人明察,正是他们。属下一见不对,马上就来向大人禀报。”

  “呵呵呵,辛苦你啦。”恩姆笑着拍拍队长的肩膀。

  队长刚谦虚的说“不敢,这是属下……”肚子一痛,往下看了看发现肚子外一把刀柄露了出来,而那握住刀柄的手正是眼前的大人。队长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恩姆。

  恩姆原来和气的笑脸已经变成狞笑了,“大人……为……为……”队长喘着大气断断续续的问道。

  “嘿嘿,因为你是临阵逃脱的。”恩姆的声音说不出的阴深。

  “呃……”队长感觉到在肚子的刀突然被人绞动着,自己的肠子应该断光了,痛得一口气转不过来,就这样眼瞪瞪的死去了。

  “哼!”恩姆确定他断气了才抽刀出来,并用尸体的衣服擦拭了那把小刀后,才把他收回自己身后腰间插着的刀鞘内。

  “呵呵,不用害怕,把这尸体给我抬去我的后院,不要浪费了。”恩姆对那些女奴们笑道。女奴们打了个冷颤,因为恩姆的后院是圈养大狼狗的地方,而那句不要浪费,分明是想……。女奴们不敢想下去,慌慌张张的几个人把那名队长抬着离开大厅。

  “来人!马上集合城内所有兵马,目标阿资城!”虽然拥兵们只有几千人,阿资城留守的部队有几万人,但恩姆知道如果城破了的话,那几百万的群众肯定会逃,也肯定会妨碍城防军的防守。对隐藏的危险一定要尽快除去。在那时见到海华他们身穿昂贵的盔甲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般的拥兵,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夺城。

  听到厅外遵命的声音,恩姆得意的笑着坐下自语道:“嘿嘿嘿,管你是谁,也将在我的3万铁骑下灭亡!”说完就继续享受事物了。因为军队的召集可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完成的。

  ※※※

  欧达斯在那名城门兵队长德阿的引导下,赶着搭满人的马车往离自己最近的城门奔去。虽说是最近的但也有几十公里远。这城实在是太大了。

  在离城门5公里时,他们这行人被挡住了,前面所有的路面都被塞得满满的。整条大路被几千辆马车和几十万人堵住了。城门虽大,但和这些人相比却小得可怜。而且人人都是你争我涌,一不小心就惹起一场大吵,有些火气旺的人吵几下就开打了。这样一来就更乱了,人群的移动速度更慢了。

  欧达斯见到眼前这幅可说是怒火吵天的情景,觉得脑袋有点大了。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这伙人的人数是少得多么可怜。要如何劝说他们回去,并且占领城门呢?现在连靠近城门都不可能。

  正当欧达斯伤脑筋时,前面一个老年人好心的向欧达斯说道:“这位武士大人,下来歇歇,要出城门的话急不得。”欧达斯他为了便于指挥还是骑在马上。听到老人的话笑了笑,翻身下马,顺便打听打听情报。

  “老人家,好像没有什么敌人嘛,为何都往城外逃?留下的物业怎么办?”欧达斯想借此试探一下他们逃走的决定有多深。

  “咳,敌人有是有但我们并没有受到敌人的伤害,伤害我们的人都是一些流寇土匪。”

  “耶?不是有城防军吗?他们不会剿灭这些人吗?”

  “哼!还说那些城防军!他们听到什么东城破了,又看到那些土匪在打劫,不但不保护我们反而乘火打劫,城防军已经沦落为土匪了。”老人说着叹了口气。

  “那你们呆在这里,不怕那些土匪和城防军的人打劫吗?”

  “呵呵,不怕!”老人笑道:“刚才有一伙城防军来打劫,被十几个骑士一下子灭掉了,你看尸体还在那边呢。”老人指了指远处墙角下的一大堆尸体。

  欧达斯心一动,假装吃惊的喊道:“哇,好厉害!十几人就干掉几百人呐!他们是什么人?”

  “呵呵,小伙子。”老人和欧达斯谈了一会儿话,语气也热络多了,“在那些土匪跑进城时你听到那句格杀不论的话了吗?”老人不等欧达斯回答就自顾自说:“还真怪,全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接着那群骑士就出现在城内各地,凡是犯了那句格杀令的人都被那些骑士杀死了。可惜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老人觉得十分可惜的叹了一息。

  因为大家都挤在一起缓慢的移动着,所以老人的话,在他们身旁的人都听到了。

  一名坐在马车上的中年人跳下马车,欣喜的笑道:“我知道。”

  ※※※

  那中年人说完既得意又骄傲的等着众人问他。当然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你快说说,那些骑士到底是些什么人!。”老人焦急的问道。

  “呵呵,您老也是知道的,那句格杀令里就有他们的番号。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旗军!”中年人承受着众人的目光得意的说道。

  “黑骑军?没听过,那些骑士他们哪里黑啦,全都金光闪闪的,因该称为黄金骑士军才对啊!”老人不解的摇摇头。

  “老人家,不是骑士的骑,是黑色旗子的旗啦,那些骑士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黑衣众!”中年人看来很了解黑旗军,欧达斯不由望了他一眼。

  “怎么取了这样的名字?给他们取名的人真没品位!”老人嘲笑道。

  听到老人这么说,欧达斯微微苦笑了一下,“不知大人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这时那中年人嘘了一声“老人家,你小心点,取名的人可是黑旗军的首领啊!”

  “耶?呵呵,这个首领可真厉害竟然给这帮勇猛的骑士取了这个称号,呵呵。”

  “您可别小看这位首领啊,他不但天下无敌,而且仁厚待人。您知道乌克港吧,他一日之间就夺取了,而且消灭了十几万人的军队,并且黑旗军没有一人伤亡。而且他成为乌克港主人后,并没有掠夺城民也没取城库一毛钱,留下一部分军队后就消失了。”

  欧达斯开始听到那些夸张的话,只是笑了一下,但听到留下军队时,不由一愣,有没有留下军队自己还不知道吗。这到底是谁冒黑旗军的名号统治乌克港?欧达斯刚想问中年人。老人抢先问了。

  “啊?他不取钱财,还留下军队干嘛?”

  “呵呵,这是为了保护乌克港的居民嘛,现在乌克港可繁荣了,不但没有战争,而且税收也是最低的,还有那些官员也不会欺压百姓。黑旗军不但保护城里的居民,而且城外一些乡镇也在他们保护范围。在乌克港附近根本没有强盗土匪,那里简直就是乱世中的天堂。”中年人一脸向往的神采。

  老人看到他的脸色不满的说道:“那你怎么不移居到那里?”

  “呵呵,本来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搬家,可我现在不想搬了。”

  “耶?为啥?现在兵临城下怎么不搬?”

  “呵呵,老人家,不是我说您,逃去别的地方居住是最不好的,除非去乌克港才不会有战乱。乌克港虽然也是黑旗军统治的,但现在攻城的人是黑旗军的首领啊!我敢保证!我们这些城防军根本不是黑旗军的对手,黑旗军肯定也会在一天内占领这座城市的。”

  “你那么信任黑旗军那你怎么也往城外逃呀?”这是老人身旁的一名年轻人问的话。

  “呵呵。”中年人拍拍马车,“我这些家当可不能便宜那些乱匪,我是想在城外等到黑旗军控制这城市后,才回来定居的。”

  中年人歇了口气,带着神秘的神色说道:“我告诉你们,到时我们这座拥有黑旗军首领和世界最大金山的城市,一定会超过乌克港。成为最安定、最富有、最强盛的世界第一城市。如果到时黑旗军借助这城市的财富和黑旗军的强大军力,统一全世界的话。我们这座城市就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皇都啦。到时所有的人都会削尖脑袋来这里定居,土地的价格肯定会飞升,如果您走了,想回来都回不来呢。”

  因为他们前头说的话都和现在的敌人有关,中年人四周的人都静静的听着他说话。听到黑旗军统一世界的话,不由都一阵心跳,等听到这座城市能成为皇都时,心跳得更厉害了。

  这时中年人前面的已经回过头来的一名中年人怀疑的问道:“老兄,你说黑旗军能统一天下?我怀疑他们就算占领这城市也占不久,你忘了,在斯内城还有三万铁骑和五万步兵啊。恩姆城主听到城池被占后,一定会领兵来攻的。就算黑旗军再厉害也不可能打赢的吧?”

  “哼哼。”中年人见有人不相信自己的预言,很不高兴,“你知道当时解决乌克港3 万精兵时,黑旗军用了多少兵力?”见大家都摇摇头,不由得意的伸出三根手指。

  “三十万?”老人欣喜的叫道,如果黑旗军有这么多兵力,自己这把老骨头也不用奔波了。也不想离开这自己土生土长的城市。因为全世界没有一支军队有三十万人。当然是说七个国家解体后。

  见中年人不悦的摇摇头,一名年轻人想到他老是说黑旗军的神勇,不由喊道:“三千人?”

  中年人叹了口气放下手指“有没搞错,对付那些军队,黑旗军那要出动三千人!是三百人!是三百黑衣众!恩姆那些人算什么!”

  围着的众人不由一阵哗然,纷纷摇头不相信。中年人大急的喊道:“我用我的名誉起誓!这是真的!我还和那些城民一起帮手埋尸呢!你们不想想刚才那十几名黑衣众是如何干掉那几百人的!”

  听到这么说众人才静下来,想起那些黑衣众的勇猛,杀那几百人就象切菜一样的轻松自如。印证这些,中年人的话可能是真的。于是听到的城民纷纷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当人们相信一些事后,在告诉旁人时,都会不自觉的会加点盐添点醋,并强调自己亲眼所见,以增加自己的威望和可信度。就这样很快的,传言就在整个逃走的人群中传开了。

  事后,海华听取欧达斯禀报夺城的经过后,不由感叹道:“阿资城可以说是用传言换来的。”

  在欧达斯听到这些夸张的传言后愣愣的时候,身后车上投降的士兵们也都低声议论起来了。“哥,那人说的是真的吗?”梦霓向身旁的德阿问道。

  德阿点点头苦笑道:“是真的,我们的守城军根本抵抗不了黑旗军,不然我也不会投降了。”这时一名重装步兵插嘴问道:“这位队长,那人说的黑旗军会统一天下的事有没可能?”

  至于黑旗军的强大,不用问,他们自己就亲身经历过了。

  德阿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有本城的财富和充足的兵源以及优良的武器,再加上黑旗军强大的武力和刚正的军规,应该几年内就可以完全统一全世界!”

  听到这话的满车人和梦霓不由都张开口合不回去。众人的脑袋里都幻想着当黑旗军统一世界后,自己如何如何,都露出了幸福的表情。没办法这是这世界众人的通病。

  重装步兵这时才真正全心全意为自己能先一步成为黑旗军的一员而骄傲。在这世上,一名军人能自傲的除了他自己的勇猛,就是自己所在军队和所效忠国家的强大。

  现在不但军队是强大的,国家也将在自己手中变成世界第一强大,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强国。这怎能不让这伙士兵骄傲呢?

  欧达斯现在很高兴,今天收获真是大啊!一是在那些传言的作用下,他知道自己劝退城民和夺取城池的任务可以很轻松的完成。看那些城民议论纷纷的情况就知道了,他们都决定在城外等待,等黑旗军夺取城池后马上就入城。欧达斯真的很感激那名中年人,没有他的夸张就不会有这样的情景出现。

  二是为大人找到一名人才,就是德阿。欧达斯刚才听到德阿的话了,没想到一名小小的城门队长,也有这些见识,很有将才,稍微锻炼一下一定是个可用之才。

  想到德阿,欧达斯就不由想到梦霓,这时车内传来梦霓的声音,“哥,外面的那个大人,在黑旗军中是什么职务?黑旗军的首领是个什么人?厉不厉害?”声音娇柔动人。

  “欧达斯大人可不是普通人,他可是原斯德尔国最年轻有为的万骑长!”德阿笑道。

  众人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名冷漠的年轻人这么有来头。欧达斯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德阿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

  “耶?那他怎么加入黑旗军了?”梦霓好奇的问道。

  “呵呵,那时黑旗军还没有出现,一年前,乌克港拍卖官奴,欧达斯大人就是其中被拍卖的一名奴隶。”

  “啊!”众人都惊呼一声,梦霓更是马上问道:“欧达斯大人怎么会成为奴隶的?”车外的欧达斯没有什么反应,他不由笑着回忆起当时的种种,如果自己不是成为奴隶并被公开拍卖的话,自己也不可能遇到海华大人。而且自己当过奴隶的事,只要海华大人不在意,自己才不管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呢。

  “他的爱人被人奸杀,而他却被陷害成犯人,就这样被判成奴隶了。”德阿叹道。车内的众人都沉默了。

  德阿见梦霓一脸悲伤的样子,马上说了下去,“在拍卖时,那个陷害大人的坏蛋,就想把大人卖下来,好带回去折磨大人。那坏蛋可是有钱有势的大官哦。原本要买的人都不敢买了,眼看欧达斯大人就要落入那名坏蛋手里。”

  见到妹妹紧张的看着自己,不由笑了笑,“可是有一个年轻人,根本不在乎那名坏蛋,用一百万枚金币买下了欧达斯大人,接着大人和那年轻人就消失不见了。”

  在德阿说到100万枚金币时,车内的人又都惊呼一声。同时也想到那名年轻人是谁了。因为他们都看过。梦霓没有看过,所以问到,“哥,那名年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肯出一百万买下欧……大人他呢?”梦霓突然觉得自己叫不出欧达斯的名字。

  德阿没有直接回答“在世界****不久,黑旗军突然出现在乌克港,和乌克港的守军展开战斗,乌克港的城主,那名陷害欧达斯大人的坏蛋。被欧达斯大人亲手砍下他的脑袋,扔入坏蛋建的城堡内。以后就开始了黑旗军的传说。”

  “你是说那名年轻人就是黑旗军的首领?!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他……大人他长的怎么样子?”梦霓这才知道年轻人就是黑旗军的首领,当然会好奇的问问。

  “呵呵,这是叔叔告诉我的,所以我见到大人的军旗就知道黑旗军来了。大人呀,他……”

  欧达斯没有听下去,因为想到乌克港的那场战争,就想到先前那中年人说的军队。马上靠前去问到“大叔,您说乌克港留有黑旗军的军队,他们有多少人呢?都有什么兵种?”

  “呵呵,小伙子你可问对人啦,他们有一万多人,都是铁骑和重装步兵。”

  欧达斯马上想到那伙投降的骑兵和步兵,他们也算黑旗军的一分子,这不算冒名顶替。欧达斯虽然松了口气,但是不解人数怎么变这么多?正想问详细点时,人群中央靠近一条街的人突然一片吵嚷,人群纷纷向外挤去。

  仔细聆听一下,可以听到惨叫声和呼救声,欧达斯马上知道那里有匪类在打劫杀人。现在正是让百姓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

  欧达斯马上喊道:“黑衣众跟我来!德阿带重装步兵防守城门!”喊完上运起轻身术,轻点人群的肩膀向那方向掠去。

  ※※※

  原来在欧达斯周围的人,听到欧达斯那句话时还没反应过来,马车里同时掠出几十个身穿黑甲的人。在他们呆呆的目送下,全都唰唰的追着欧达斯从众人头上掠去了。

  天空中没有阳光,所以黑衣众的盔甲没有反射出金光。但欧达斯那句话却让众人明白到他们就是刚才自己说的黑衣众。这时那中年人第一个喊道:“黑旗军!他们是黑旗军的黑衣众!”看他老大不小了,还在那指着欧达斯他们远去的背影,欣喜的跳着脚。

  这时马车上陆陆续续的下来了一票穿着重装盔甲的士兵。德阿刚下马车,就有好几十名年轻人挤了上来喊道:“这位大人,我要加入黑旗军!”这些人都被刚才的传言吸引了。至于为什么找德阿?因为欧达斯离去时命令德阿的话,大家都听到了,而且德阿是一伙重装步兵中唯一没穿盔甲的军人。不找他找谁?

  “抱歉,抱歉,各位我只是一名士兵,没有权利招收你们。等大人回来后再说好不好?现在我要去执行任务,请让让。”德阿一边大喊一边艰难的分开众人。

  本来听到德阿前面的话,人们都想散开了。但听到最后一句话,又围了上来涌着德阿往城门移去。边走还边喊道:“让开让开!黑旗军要接收城门啦!”看那得意样好像他们自己就是黑旗军一样。

  这些人是想先立下功劳,以便更方便的加入黑旗军。你总不能不让帮助过你的人加入吧?在前面的人群中肯定有这些人的亲友,在他们偷偷告诉自己的想法时,那些亲友也纷纷加入这一行列。就这样不一会,德阿身边已经聚集了几千人了。像滚雪球一样的滚向城门。那些重装步兵见到这样子,怎能把功劳让给平民呢?于是也叫嚷着挤了进去。只留下愣愣的梦霓呆在马车上。

  欧达斯来到那混乱的地方,远远就看到一个人挥刀在人群里乱砍。没有抵抗能力的人纷纷中刀倒地。而练过武的人都拔出佩剑防御,但可惜这些人也不是那人的对手,刀光扫来,全都剑断人亡。那人好像全无人性似的,凡是在他身旁的人,不论老人小孩妇女,不管反抗的逃走的跪地求饶的,全都统统砍死。

  欧达斯大怒,不但为了那人的手段而怒,更是为了那人的身份而怒。因为他认出那人正是投靠海华的雇佣兵。

  “这个漏网之鱼!”欧达斯骂了一句后,马上伸手张开手掌对准那人。只见欧达斯手心突然出现一个火球,接着瞬间射向那人。轰的一声,那人中弹全身着火的倒下了。

  欧达斯背向那人着火的尸体,向眼前惊魂未定的人拱手说道:“我是黑旗军的欧达斯,让大家受累……”还没说完就发觉大家都愣愣的看着自己身后,而且飞掠而来的黑衣众都向自己猛打手势。

  欧达斯一见黑衣众的手势,想也不想转身就是双手同时射出一颗火球。这时那个没有死去的拥兵,连中两弹后,又是全身着火倒下。但是他却在众人惊恐的注视下,爬了起来。那全身的火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露出一具没有一丝头发没有一缕衣服,全身烧焦烧黑的身体来。

  那人手上还握着刀剑,一步一步走了上来。欧达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因为那个恐怖的样子根本就像一具僵尸。但是他听到身旁的人的惊呼,马上停下,并抽刀走了前去。连一具僵尸都解决不了如何完成大人的任务?欧达斯现在没有想那名拥兵为何会变成僵尸,他想的是如何干掉他。

  可欧达斯才走了两步,就被几名脚程快的黑衣众挡住了。欧达斯只好垂刀站在原地。一名黑衣众马上抽刀冲上去。那名拥兵虽然变成僵尸了,但武艺还是留在人类的水平。当然不是黑衣众的对手,这不一个回合就让黑衣众刺入心脏。

  那名黑衣众刚想抽出,但刀拔不出来了,好像被夹死了,黑衣众不由一愣。在他一愣的那一瞬间拥兵的刀已经向他的脖子砍来。想逃也不可能了,黑衣众刚想闭目等死时,一道火球轰到拥兵的头部,把拥兵僵尸打得飞了起来。那刀也偏离了方向,在黑衣众的盔甲上划过,救了他一命。

  在那名黑衣众回过神来,欧达斯已经带人围住了僵尸。他知道那救命的火球是欧达斯放的,因为只有他在自己胜利在望时也不放松警惕。这是欧达斯教的,自己怎么忘了。这名黑衣众羞愧的赤手空拳,哦,是提着弓箭也围了上去。黑衣众都有三件武器,长枪、佩刀、弓箭。除长枪只有骑马时才带外,佩刀和弓箭都是不离身的。

  欧达斯等那僵尸起来后,马上喊道:“分尸!”率先冲上去朝僵尸的脑袋砍去,而那些围住的黑衣众也都朝身体、双脚、双手砍去。瞬时黑衣众都觉得好象砍到铁块了,但在锋利的刀剑和强力的腕力下,僵尸还是被砍成几十断。散落在地上的尸块没有鲜血流出来,因为他已经变成僵尸了。

  这时那些围观的群众叫好起来,但他们马上就不叫了,因为黑衣众们都神色紧张的望着地上的尸块。有几个好奇又胆大的人靠前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看吓了一跳,那些干硬的尸块竟然流出黑色的血液,并且和其他尸块流出的血液融合在一起。一瞬的时间,那些尸块从新组合在一起,那具组合成的尸体,唰的直立起来。僵尸又复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