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梦幻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搜索

梦幻空间 玄雨 7351 2003.04.29 05:05

    正当雪影想带着海华离开森林时,发现阿资城的方向传来一阵脚步声,那是五名忍者赶路的脚步声。

  “唉,又来了,不过这么多忍者怎么往这里来呢?”雪影摇摇头,带着疑问又隐藏了起来。在不明对手实力以前,她是不会出手的。

  不久,这五名忍者进入了森林,他们其中一名也是用照明术来照亮四周。雪影发觉其中有刚才才离开的三名忍者。另外两名中的一名给人的感觉比那名上忍利害,可以肯定他就是这个忍族的首领。这可从那名上忍对他恭敬的称呼听出来。

  “总长,属下刚才就是在这里发现有异况的。”

  “搜!”那总长一声令下,四名忍者马上展开地毯式搜查,可惜毫无结果。忍影族的忍术可不是这帮弱小忍族能够破的。

  “嗯,可能我也太敏感了,不过我们任何一个线索也不能放过。”总长见没有一丝蛛丝马迹不由叹道。他又接着说道:“没想到竟然有人先所有的忍族一步,把那目标人类带了出来。现场竟然没有一点可以查探的痕迹,这一定是忍族的人干的。”

  “总长,您怎么这么肯定?再说其他忍族的人一旦发现了目标,还不马上杀死他?带他出来干嘛?不会是他的同伴把他藏了起来吧?”那名上忍问道。

  “呵呵,你也看到了阿资城全面戒严的样子了,那焦急的样子不可能是他们藏起来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我们要下手。还有那个人类没有被带走以前,他的住处肯定也是戒备森严的。这样只有上等的忍者才能不被他们发觉也不留下线索而带走一个人的。”那首领戒备的看了一下四周,又说道:“整个魔界忍族里,会不马上杀掉那人类,而是保护他的忍族,只有忍影族啦。”

  “保护他?忍影族不是第一个被委托去刺杀他的吗?怎么会呢?”

  “这你就不懂了,听说忍影族接到任务后,一连几个月也没发现目标,当然不能执行任务了。等得不耐烦地雇主,自己派了一个人来暗杀。不知是怎么的,派来的人一下子就发现了目标。虽然任务失败但却打伤了目标。这样一来,忍影族的声望马上掉到深谷里了。”总长笑道。

  “那忍影族还去保护他?这是毁约的事呀,他们的声望不要了吗?”

  “呵呵,那些强大的忍族都有条臭规矩:雇主不能做出不相信被委托忍族的事。这次那个雇主正是犯了这条规矩。而且忍影族要想恢复声望,只有保护那个目标不受到伤害这条路可走。”

  “总长,忍影族属下虽然听过一些传言,但却不甚了解,您能说一下我们对手的情况吗?”

  总长见部下们有点动摇,忙鼓舞士气。“不用担心,忍影族虽然强大,但那是在魔界。从忍影族派人在人间呆了好几个月,现在更是派人保护一名人类来看,忍影族派在人间的忍者,应该只有一个人而已。就算是上忍的地位,又能怎样?只要给我们找到了,一名总长两名上忍两名中忍的实力,一定能干掉他的!”

  “总长说得对,到时我们获得认可后就取代忍影族的地位吧!”那名上忍跟着鼓舞两名中忍。

  那名施展照明术的中忍,刚想跟着表表态时,喉咙一痛,断气倒下了,同时他身上的火光也跟着消失了。森林马上陷入黑暗之中。

  总长不愧是总长,在火光熄灭的一瞬间,看到一把忍者用的手里剑插在那名中忍的喉咙处。他马上抽刀喊道:“是其他忍族的人!”不过当森林一片黑暗时,他就不出声了。在敌我都看不见的情况下,出声无疑自寻死路。

  总长不由沉思到底是那一族的忍者偷袭自己,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谁知道敌人在不在身边等着自己呢?所以总长一边运气,一边打醒十二分精神,用耳朵聆听四周的动静。完全没有一丝生息,连自己剩下的三名部下也没有一丝动静。看来部下的警觉心也和自己一样。总长在欣慰之余也不忘沉住气不动。先在是看谁的忍耐力强了,看谁先露出破绽了。

  雪影和那些忍者僵持在森林的时候,我们来看看丽莎他们这些寻找海华的人到底怎么样了吧。

  丽莎和因为训练魔法师而留下来的武那,焦急的在议事厅等待着回报的消息。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戒严好几个时辰了,整个城市已经灯火通明,但却毫无消息。

  丽莎她不敢把海华失踪的消息传出去,只是下令搜寻可疑人物。在军民一心的热情下,很快抓到了很多可疑人物。小偷、强盗、土匪、流氓、借助夜色偷运奴隶的奴隶商人。各色各样的人都有。

  抓到几个的奴隶商人,很早就跟管理码头的官员有关系,丽莎只是更换了中上层的官员,下层官员并没有更换。因为人数太多了,决不是几天就能更换完的。所以他们的关系没有被破坏。

  这些奴隶商人是想借阿资城的码头,把奴隶运往内陆贩卖。原本是一帆风顺的,就算黑旗军统治城市的那几天,他们也成功了几次,因为晚上很少人查探的。但这次阿资城突然全面戒严,所有的军队和居民都深夜出动四处搜索。他们可疑的动作很快被人抓住了。

  抓住他们的队长一发现他们竟然是奴隶商人,不由大怒的把他们杀掉了。一来他是解放奴隶出身的,带的这帮士兵也是解放奴隶。二来他知道今晚的戒严是为了什么。他晚上去官邸看望自己同是奴隶时而交结的朋友,他那位朋友是那里的守卫,正好看到和听到官邸发生的事。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生活,就这样被人破坏,也不想其他的人得到消息后产生混乱。所以他离去后,没有跟任何人说,等丽莎戒严搜索的命令下来后,他第一个带人出去搜索。

  官邸里面的人都是解放奴隶,他们都和这位队长同样的心理。不用丽莎警告,他们都不会说出去的,所以全城的人只能知道是搜索可疑人物,却不知道是为了搜索海华这个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人物。

  丽莎获报后,更是恼怒的下令把那些和奴隶商人勾结的官员处死。同时也处死了一大批,平时抓不到的犯案累累的通缉犯。这帮家伙都是在酒馆或旅店抓到的。在这个紧要时刻撞在枪口上肯定倒大霉了。

  这时又有一名士兵来禀报“大人,抓到三名奸细!”希望能等待到好消息的丽莎和武那都愣住了。“奸细?哪派来的?”武那见丽莎还是愣愣的,只好出声问道。

  “据他们招供,都说是卡斯城派来的。”

  丽莎一听马上回过神来了,因为卡斯城是内陆离刚刚占领的四城最近的。同时也是比较富裕和强大的城市。他们派奸细来,肯定有什么目的。忙命令道:“把人带上来!”

  “是!”随着声音,两名军士把三个五花大绑的人带了上来。这些人给人的印象根本不像一名奸细,因为他们都很普通,不注意的话,把他们放在人群中,一下子就认不出来了。

  中间那名奸细现在十分后悔,他就是因为这个平庸的脸孔出现在深夜的街头才会被捕的。也是,整个城市都戒严了,而且所有居民都参与了搜索。他还慢理斯条的走在街上,军士当然会奇怪了。如果是平时,盘问一下就会放行,但现在一切可疑的人物都要抓住。是城里居民的,只要你说出几个邻居,并被邻居承认,就可释放。但他哪认识什么邻居。理所当然的被严刑拷打了。

  等他熬不住说出自己是奸细的时候,军士们都兴奋了,这可能是大功一件,忙派人往官邸送,同时他们也以为全面戒严大搜索就是要抓奸细。于是他们更是严格的搜索了,而且还特别注意面貌平庸的人,并派骑兵通知其他兄弟军队留意。奸细们没想到用来掩饰的样貌会成为自己被抓的因由。

  “卡斯城派你们来干什么?”丽莎咬着牙狠狠的问道,她恨他们在自己心焚如火的时候来凑热闹。所以没什么好脸色给他们看。

  看到坐在上首发话的人竟然是个年轻的美女,三个奸细不由愣住了。这和他们所打听到的黑旗军首领的消息完全不同。

  “不说杀了!”丽莎见他们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不由恼怒的喝到。她知道不给个下马威他们看是得不到他们的情报的。现在她没有时间跟他们慢慢磨,只好用雷霆手段了。

  两声惨叫,两边的奸细被押着他们的军士给砍头了。中间那名奸细没想到对方这么利索,见到两名军士狞笑的望着自己,吓得忙跪地祈求道:“大人饶命!卡斯城派小的来是想了解黑旗军的动向……”这名奸细把自己知道的和听到的,凡是和自己任务以及卡斯城有关的事都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听完奸细的话,丽莎和武那都喘了口冷气,因为卡斯城联合内陆的几个称王的城主,齐集30万大军向四城进军。他们的目的是要压压黑旗军的气焰,以及压制黑旗军向内陆发展的趋势。好运的话更想瓜分阿资城的金山。

  他们虽然听过黑旗军的传说,但都认为那是过分夸大的,自己30万的兵力一定可以压碎黑旗军的。这又是一批过分相信数量的人。

  丽莎听到消息后,呆了一下,但马上命令道:“全军马上集合!敌人天明的时候就会向四城发起攻击,一定得在天明前赶到!”顿了一下又命令道:“询问制造官,看运兵车造出几辆了,不管多少马上投入使用!”

  领到命令的军士马上去执行命令了。丽莎因为海华昏睡,群龙无首,只好出来领导。

  但也因为所有的事都要让她做出决策,使她潜在的能力因而引发出来。跟她以前完全依赖海华的时候完全变成两个人了。不过要是让她选的话,她一定会舍去这些,变回跟在海华身边那时一样吧。

  站在一旁的武那,见到丽莎嘴里虽然雷厉风行,但她的眼里却带出了迷茫。武那知道她心中担忧什么,绝对不会是敌人会不会提前攻城的事。

  “魁首他没有事的,再说黑衣众不是到现在还没消息吗?他们肯定发现了什么,放心,魁首很快就会回来的。”

  “嗯。”丽莎听到后,心里的担忧多少轻了点。黑衣众从那时离开后,就没有消息传来。应该发现了什么吧。

  可惜丽莎他们都是一厢情愿,黑衣众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们没有消息传回是想等找到海华后才一起回到阿资城。毕竟他们对海华在自己严密守护下失踪,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再说找自己主人,当然要自己亲自去找。所以在没把海华找回来之前,不会回到阿资城的。于是,黑衣众就再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找到海华后也都没有和丽莎他们见面了,直到海华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武那见到丽莎拿起海华的那把黑刀系,不由问道:“丽莎小姐,你要亲自上战场?”

  丽莎含笑点点头“是的,我一定要亲手守住这一切,直到海华回来。”语气虽然平淡,但却有种不可动摇的气势。

  武那知道不能劝说她就说到“那我也去吧,很久没有动动手脚了。”但丽莎却摇摇头 “武那大叔您不能去,后方还要您留守呢。而且您还要继续招募新兵呢。听到敌人一下子就能出动30万大军,我就觉得我们的士兵太少了。”

  “好!我这就去招募新兵!上回停止招募后,好多居民都有意见呢。”武那他是想几天时间内招募一支大军,到时自己就有理由去参加战斗了。所以他风风火火的跑出议事厅。也所以他没有看到下一幕。

  丽莎又穿上那套脱下好几天的女装钛盔甲,并把海华那把黑刀系在腰间。这样她会感觉到海华在身边一样。当她全副武装在自己那群女亲兵的拥镞下出了议事厅。门口守卫的军士见到她的英姿,不由自主地跪下喊道:“祝大人武运昌隆!”这句话是对将要上战场的主公用的祝福语。

  因为丽莎从四城回来时,就让人去整理军队,所以很快军队就集合好了。那些在城内乱窜的铁骑们,在听到命令时也都跑了回来。齐格兄弟发明的运兵车也有一百多辆弄来了。这种车就象一间巨大的房子,轮子有几十个,可以容纳300多人。

  丽莎没来得及向齐格兄弟道谢,带着一万铁骑急冲冲的先一步出发了。让几万步兵上车的事就交给齐格兄弟了。也幸好武那的魔法兵里面有100多个拥有魔法基础的人。而且齐格兄弟做出车后,就是靠他们测试的。不然这依靠铁船驱动的运兵车,谁来开?

  因为是晚上,所以运兵车最前面有几名骑兵举着火把带路,而每辆车尾则插有火把引路。这些巨型车才不会在漆黑的大地上迷路。

  这时,在森林里的那位总长,已经等了好久,敌人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有点想招呼自己的部下了。但他还没发出声音,听到身旁不远发出武器敲击的声音,还有怒喝声。

  听那怒喝是自己族里的那名上忍发出来的。不由暗喜,总算知道敌人的踪迹了。

  他凭着声音向那靠去,但刚移动了一下,就感觉到一股刀风袭来。忙挥刀挡去,交手了两下后,他安心了,对方的实力只不过和自己族里的上忍一样。另外一个敌人实力想来也差不多。部下对付他们虽然吃力了点,但还是能解决的。他安心的猛攻眼前的对手。

  因为大家都不愿出声,所以都只是闷头乱砍。不久,总长一刀砍下了对手的脑袋,结束了战斗,同时自己上忍那边也好像解决了敌人,只听闷哼一声和身体倒在地上的声音后,就没有什么声音了。

  总长听到上忍喘了一口气,不由笑道:“我是总长,敌人消灭了吗?”这时就听到那上忍说道:“总长,敌人消灭……”他不知怎么的说到一半就毫无音讯了。总长以为他受伤了,加上敌人已经消灭了,他放心的施展照明术。

  森林又明亮了,地上虽然躺着几具尸体,但却不是敌人的尸体,看服装就知道了。总长整个心都凉了下来,他脚下是被自己砍掉脑袋的尸体,不过不是敌人而是自己族里的上忍。而刚才听到拼杀声音的地方,却躺着两具尸体,一具是被上忍刺穿肚子,中忍的尸体。而那名上忍的尸体则是被人削破喉咙而死的。

  也就是说,总长的部下都死光了,而且一半是自相残杀的结果。他愤怒了,但又担心害怕起来,连敌人的影子自己都没发现,处处处于被动。他忙解开照明术,四周一片黑暗,现在自己只是一个人,不用再担心自相残杀了。

  他一隐入黑暗就开始小心翼翼的移动位置。但他没想到当他背靠到一棵树时,后背好像被细针刺了一下。刚想用手去抚mo时,心口一痛,他知道自己完了,只吐出个 “毒……”字就倒下了。雪影的隐身术很完美,但却不能主动攻击敌人,她只好用隐身术安装毒针陷阱。

  看到所有的敌人都死去了,雪影抱着海华从隐身处显了出来。她嘀咕了一句“警觉性这么低也敢做忍者……”这时有人接口道:“没错,警觉性这么低也敢做忍者!”

  雪影一听大惊,慌忙转身。她竟然没有发现身旁还有另外一个人,真是栽到家了。她刚转身眼前一道强烈的光芒亮起,森林的黑暗全被赶走。光亮得连插在树身上的那枚毒针都能看到。

  这种强大的照明术是由一个看起来很俊美的男人施展出来的。雪影一见到他,直觉就告诉自己,打不赢。雪影第一次想到了逃走,但却一动也不敢动。两人就这样望着。

  雪影看不出眼前这人的深浅,自己从来就没有遇过如此强大的人。

  这时,雪影怀里的海华伸咛了一声,身体动了动,眼睛睁了睁,在适应了强光后,终于睁了开来。雪影对海华的醒来没反应,她虽然想看看海华,但和那人眼睛对瞪着时,却不敢离开视线。直觉告诉她一不注意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那人见海华睁开眼睛,手掌动了动,好像想要攻击的样子。雪影见到这微小的动作,不由大骇,“这个人也是来杀海华的吗?自己完全保护不了啊?”想虽然是这样想,但完成任务的责任感却促使她也运功准备毫无胜算的拼杀。

  但海华醒来的第一句话却让那人停止了攻击。海华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他昏迷前的时候,所以他醒来第一句话就是没说完的“寒怡小姐,谢谢你救……耶?”海华说道这愣愣的躺在雪影怀里打量着四周,怎么自己突然来到这个地方?

  那人听到寒怡这个名字时,身子一抖,已经聚集的能量消失了。他正是曼德其。

  “不!我不能杀死他,让寒怡知道后她永世不会原谅我的。”曼德其在心中呐喊着。

  他实在是很爱寒怡,现在他正为自己找理由不要杀掉海华,又一面因想到寒怡对海华的好而动杀气“他只是一名人类,是不可能和神结合的,对我没有威胁。”“不,寒怡已经对他动心了,一定要杀掉他!”

  海华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低头不语的帅哥,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却知道他是一个强大的人。那股时隐时现的杀气让海华很不舒服,不过海华却认为不是对自己而发的,因为他不认识他。海华和曼德其虽然在同一个战场战斗过,不过海华却没和曼德其见过面。

  于是他以旁观者的姿态,打量到现在还抱着自己的雪影。直觉上海华以为曼德其是冲着雪影来的。海华看到了雪影的装束,不由惊喜的叫到“忍者!”

  雪影对曼德其想进攻又不想进攻的样子搞昏了,不过刚才的危险意识已经消失了。听到海华说出忍者,不由惊诧的望着海华,不过她的表情只能通过两眼流露出来,因为脸孔遮住了嘛。

  “你是忍者?”海华想离开雪影的怀抱,但却浑身无力动弹不得,只好这样躺着问道。

  雪影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是忍者?”按理来说,只有魔界才有的忍者,人类是不可能知道的。现在这里就出现了两个知道的人。那个实力强大的人,可能不是人类,而且他实力这么强,知道忍者就不大奇怪。而海华这个弱小的人类又是怎么知道的?

  雪影想到要自己保护的人也强不到哪儿。最起码她从海华身上感觉不到可以打败自己的力量。

  “呵呵,我就是知道,对了,你怎么会惹上这个好像失意的高手?”海华用眼睛看了一下曼德其,曼德其现在失魂落魄的样子是很让人以为他受过什么打击,好像情场失意啊,工作失意啊。雪影愣了一下苦笑,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一个带有敌意的敌人,从海华的表情来看,好像又不是冲着他来的。难道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也不认识他呀。所以雪影只能苦笑,虽然其他人不知道她在苦笑。

  “失忆?!”曼德其听到海华那句失意,理解成记忆丧失。心中一动“没错!让他失忆!让他忘记和寒怡有关的事!”为杀掉海华会惹怒寒怡,不杀掉他自己心有不甘,两头为难的曼德其,找到了解决方法。他的杀气完全消失了,而且心情也舒畅起来。

  曼德其想到这方法马上沉思如何让海华失忆,而且永不恢复,又不会伤害到海华的方法。不久他找出了一种方法。用魔力侵入海华的脑里,抹掉一部分记忆就行了。

  这帮神族好像在解决一些难题时,都会选择这一招。不过曼德其却不知道,他自认为独创的魔法已经被人异曲同工的先用过了,并且是用在他心怡的对象身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