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梦幻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出动

梦幻空间 玄雨 4072 2003.04.29 04:13

    黑衣众们就算海华放了他们的假,他们也穿著200斤重的盔甲,在自觉地练功,有练骑术的,有练刀法的,不过最多的人是练习魔法。

  他们在岸边一字排开,冲著海面施展攻击魔法,海华他们出来刚好看到了。他们是哑巴,从一开始就用心来默念咒语,刚开始丽莎还以为他们施展不出魔法,可看到他们用默念也可施展,也学著用心来念咒语。一开始比口念还慢,但熟练後,只要心中一想就可发出魔法了。

  丽莎心喜若狂,这样跟普通魔法师比斗的话,敌人施展一次,自己可以施展3次,怎能不爽呢?那一天,丽莎亲自下厨做了一顿饭给大家吃,用来表示对黑衣众的感谢。

  现在丽莎也是不同小可的了,她不但把魔法等级提升到了一等,同时也具备了3等武士的能力。因为她不但在去买马的时候,乘机买了一套女用的钛盔甲,和一套同样 200斤重的女用盔甲。回来後就穿著重盔甲跟大家一起训练了。

  黑衣众们,只是准备了一下,一抬手,几百个火球、冰柱马上从手掌飞出,刚飞出没多远,又是几百个旋风跟著去,接著又是几百条火龙和雷电飞出。

  海面上空出现了奇景,头阵是几百个火球和冰柱,後面紧跟著几百个旋风,旋风後面又跟著几百道长长的火龙和雷电。不但海华他们,连那些练刀、骑马的黑衣众,还有制造这些景象的那些黑衣众都呆呆的看著。

  “魔法真是迷人呀!”海华见到那些能量消失到海里後,赞叹了一声。可刚说完,一声巨响,能量消失的海面突然升起几十丈高的巨浪,海华他们所有的人立即被淋了个够,全部都成落汤鸡了。

  那些事件制造者们本来还互相嘲笑,但见到海华也全身是水後,吓得马上跪下请罪。“呵呵,起来起来,我刚想叫你们换上钛盔甲呢,现在大家都一身湿了,正好洗洗澡换盔甲,换好後在甲板集中,我有话说。”笑著说完就进船长室了,欧达斯行了个礼,也回他船舱换盔甲了。而丽莎早就躲回在船长室隔离的房间去换盔甲了。

  那些黑衣众们,一听忙欢喜的去洗澡换盔甲了。那套美丽的盔甲只有海华宣布理想时,才穿过一次,平时都穿著重重的盔甲。他们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擦拭一遍钛盔甲和配套的兵器,才能入睡。因为穿上那套盔甲,就表示他们要开始实现雄霸天下的梦想了。现在这一天终於来到了。

  海华脱掉衣服洗澡,他才第一次照船长室洗澡间的镜子,因为这几个月他都是和黑衣众一起在海里洗澡的。他发觉自己的身躯瘦了,但肌肉更结实了,他知道这是因为超强训练的结果。脱下盔甲整个人感觉不到重量,好像自己在太空漫步一样的感觉。

  头发更长了,很容易的就梳在脑後,镜中出现了一个脸色晒得黑黑的人,剑眉、星目、悬鼻,以及带著一丝浅笑的嘴唇,还有那显得消瘦但又充满刚毅的脸庞。那是完全没带一丝稚气,充满了成熟男人味道的脸。

  海华冲著镜中的自己苦笑了一下“妈妈看到现在的我一定认不出来,看来军队一定能改变一个人呀。”海华他觉得自己在这几个月的刻苦训练中,好像成熟了许多,因为除了练功外,他还要丽莎和欧达斯教黑衣众文化知识和军事知识。当然他也是其中虚心学习的一员。

  他慢慢的懂得了一些事,也不会跟以前那麽多幻想了。现在他对雄霸天下,解放奴隶这两个信念更是十分坚定,这是他每晚临睡时,强迫自己反复在脑海里回忆的结果。

  他知道自己对一些事都是三分锺热度,老是抱著游戏人间的意识。因为自己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而且自己也是这种性格。可在这船上杀了人後,救出丽莎,并了解到奴隶们悲惨的人生後,这才了解到金虎所说的使命,也就是使命感使得他有了那个信念,也为了不放弃那信念,只好对自己进行心理催眠。

  海华穿上钛盔甲,佩戴好兵器,他并没有用价值万金的刀,还是用著那把黑刀。他抱著头盔,站在镜子前,看著镜里的自己“自由…。。”叹了一声,第一次带上了遮住大半个脸的黑色头盔,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早就等在门口的丽莎看到海华的表情呆了一下,海华上上下下打量她赞美道“哗!姐姐你好正点哦!你穿这盔甲好好看哦,搞得我都快流口水了。”说著故意用手背擦擦嘴。当然丽莎本来身材样貌都是上上之选,现在穿著贴身合体的盔甲,把身材优美的曲线都勾勒出来了,怎能不流口水呢?

  “看你,快走吧,大家都等著你呢。”丽莎满脸通红的指著甲板,虽然她这样说但是却掩盖不住她心里的欢快。海华看到整齐的黑衣众马上拉著丽莎跳了下去。

  海华扫视了一遍站得笔挺的众人,满意的点点头“现在我们的训练结束啦!”众人心头一跳,都等著海华宣布那一句话。海华拔出黑刀指向天空喊道“从此时起!我们就要开始实现我们的梦想--雄霸天下!”

  众人马上把自己的佩刀拔出来学海华那样指向天空,啊的叫喊著,雪白的刀刃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总算等到这一天了,黑衣众激动地用叫喊发泄著自己。那雷鸣般响亮的声音响遍全岛。

  丽莎没有激动叫喊,她只是静静的看著海华“海华刚从船长室出来时,我好像觉得他神色黯然,看他现在这样子是我的错觉吗?还是海华只有他一个人时才露出那种神色呢?他那黯然的神色看得我好难受啊。希望是我的错觉吧。”丽莎在心中叹了一息後,就认真听著海华的话了。

  等大家静下来後,海华继续说道“现在整个世界都陷入混乱之中,这就是我们的好时机!”海华把世界的情势说了一遍後,又说道“我们的第一步就是出名,让世界所有的人听到我们黑旗军黑衣众这个名字都满脸震惊与崇拜之色!”黑衣众们又是一阵激动,这是他们做梦都想获得的。

  “海华,那我们如何出名呢?”丽莎好奇的问道。

  “我们先扮成拥兵团,去帮助几个被魔兽围困的城市。”

  “你是说去原布里士和里加尔两国的东方大陆的阿资城和斯内城?”见海华点点头,就有点担心地说道“那可是魔兽啊!我们能够…。。”

  欧达斯插口说道“小姐。”知道丽莎的身份後,欧达斯就改口了“其实魔兽就是魔狼,能力等与凶猛的老虎,属下以前也遇过,它们没有什麽魔力,只是凭借利齿和利爪伤人,普通的盔甲一下子就会破掉,但我们有钛盔甲,可立不败之地。再说他们的奖金非常高,因为那里有座世界最大的金矿山。”

  “姐姐你现在安心了吧,帮助他们不但能锻炼我们这些没有战斗经验的菜鸟,还能获得金钱和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丽莎听到没啥危险,也就同意了。

  “啊,是了,姐姐,我们有去东方大陆的阿资城和斯内城的地图吗?”

  丽莎摇摇头“我们可以去乌克港买呀,顺便买些能量水晶,上次买的都用光了。”

  “嘻嘻,又来一次大清扫。起航!驶向乌克港!”刚说完海华又大叫道“啊!等一下!我忘了向毕瑞斯爷爷说再见啦!”

  “毕瑞斯爷爷和岛上的人都出去做生意了,我就知道你会在今天走,所以我在毕瑞斯爷爷家留了封信。”丽莎说的生意大家都了解是什麽生意。

  “呵呵,姐姐真细心,爷爷他们现在正是好生意的时候。”海华笑了笑就命令起航了。黑衣众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忙碌起来。

  不一会儿船停泊在乌克港了,当海华他们牵著马下了船,马上引起一阵骚动,当然看到全身黑色盔甲,又气势不凡的黑衣众能不吃惊吗。可等群众看清他们只有区区的几百人时,也就平静下来了,海华他们听到人群中的话语“呸,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哪支军队开来了,原来是拥兵团”“嘿嘿,这夥拥兵还蛮有钱的,穿的盔甲都是好货呢。”“嘻嘻,没想到有个身材很正点的小妞。”

  海华他们笑了笑就分成几路离开了,一路是欧达斯带一队人去买地图,一路是丽莎带一队人去做军旗,而海华也带一队人去买能量水晶,还有一队人去买食物。剩下的五队人则留守在船上。

  骑著高头大马的海华他们引人侧目的在街上慢慢的走著,反正大把时间,几个月没出来了就慢慢溜吧。在前头的海华东张西望的看著,而那後面策马慢慢跟著的三十人,则目不斜视挺直腰杆看著前方,他们都觉得自己是黑衣众的一份子,不论在哪都不能灭了黑衣众的威严,这是欧达斯灌输给他们的,他们也把这个当成自己的信条。

  好一会儿,海华又把乌克港所有魔法商店的能量水晶收购一空,付钱的时候才发现水晶卡里面又多了好几亿,变成5亿多了。知道又是财团汇的,海华原想去看看武那他们,但想到自己的使命,就决定不连累他们,忍心不去了。

  三十一匹马後面都载著一包能量水晶,正往码头走的海华抓抓露出头盔的长发,回头问到“你们要理发吗?”原本面无表情一脸冷酷的黑衣众们,听到海华的问话都从心底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他们只在自己人面前才露出笑容的,在其他人面前都一脸冷冷的,与其说是欧达斯要他们这样故做冷酷,还不如说他们内心为自己是哑巴的缺点而作的掩饰罢了。

  “头发太长真是麻烦,好!乘机把它给剪了。”海华见到一间理发室,就下马钻了进去。海华会去剪发除了麻烦外,还有整个军队里只有他和丽莎留有长发,其他的人都是依照军队的规矩一律光头或者平头。这样跟女人一样,他当然会不好意思啦。

  1号队长比划了几个手势後,下马带著三个人跟海华进去了,其他的队员有一半下马按著刀,一半则骑著马握著枪,分散在理发店四周警戒。保护海华的安全也是黑衣众的信条,这点不用欧达斯下命令,他们都会遵守的,因为海华就是他们的希望。

  看到这麽多威武的骑士站在一间理发店门口,周围的群众都围住观看,不一会儿交通堵塞了,黑衣众们不理会人们的指指点点,傲然自得的警戒著。人群中有些有眼光的人,看到黑衣众不论是站著的还是骑马的,都没有移动一下,就好像是石像一样,都不由暗暗点了点头。

  黑衣众的另外一条信条是: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他们已经被欧达斯训练成,只要是黑衣众的信念都会忠实地执行。

  这时人群中有一声冷笑传来“哼,摆什麽威风啊,和你们一夥的女人都变成奴隶了,嘿嘿,到时我买来当著你们的面玩给你们看!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