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梦幻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使命

梦幻空间 玄雨 4880 2003.04.29 03:47

    明月被云遮住,夜空一片漆黑,晚风一阵一阵的呼啸着。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的好时机。

  贫民区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灯光,不,在格茨姆佣兵团的总部门口还有一盏灯火,灯光一晃晃的,好像深夜里海上的一盏指示灯。灯下还隐约有两道人影,刚加入梦幻财团的弟兄们都摸着怀里,刚领到的10枚金币,不在乎几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满意的睡着了,是谁有那么好兴致呢?

  “魁首怎么还不回来呀?”站在破烂的总部门口的仙云,焦急的问站在一旁的丽韵。她们忙到晚上才把海华交待的任务完成了一件而已,也就是发工资的任务。

  “放心魁首很快就会回来的,听兄弟们说魁首好像带着老虎去喝酒了”

  “可是现在都晚上1点多啦,难道喝醉了?”想到这就想出去找海华。丽韵忙拉住她劝导,“不要乱来,魁首他能够自保。你跑出贫民区去,难道又想和上次一样被人抓去?”

  “但……”还没说出口就被一阵歌声打断

  “呵耶…街上有只大老鼠耶…耶耶耶耶…嗷呜…猫仔看到拼命追哟…耶耶耶耶…嗷嗷呜…追来追去追不到耶…反而被人宰掉吃咧…呵耶呀哟…嗷呜…”

  这是嘹亮爽朗的声音,以从来就没听过的轻快曲调唱出来,带给人一种与众不同的新感受,奇怪的就是歌声中夹着一些好像伴音的虎啸。

  “是魁首!”先看到人影的丽韵忙迎了上去。仙云也忙提着灯跟上去了。

  在灯下只见海华嘴里咬着一根牙签,一手抓着鸡腿,一手抓着酒瓶,满身酒气,但看样子还没有完全醉倒,“魁首您回来啦”仙云和丽韵忙单膝跪下。

  “哦,是…是你们呀,怎么…还…不去休息啊?起来…起来,我还是个小孩…哦,老是这么…跪我,我…会折寿的啊”海华大动作的比划着手脚,打着醉腔断断续续的说道。

  “呃…魁首,属下有话禀报”她们忙起来,丽韵吸口气拱手说道。

  “明天…再说…我还要…和老虎喝酒呢…不要理我…你们去…去睡吧”海华挥挥手后,蹲下拍拍金虎的脑袋说道:“老虎,对吧?我…我们喝酒喝到天亮,如何?”

  金虎忙嗷呜一声[对!喝到天亮!]丽韵她们这才看清金虎身旁两边,各绑着两桶酒,脖子下还系着一个大包裹,看样子是吃的东西。

  “呃…魁首…”仙云还想说什么,被丽韵拉了一下衣服,就住口了。她知道丽韵姐肯定有她的用意。丽韵忙拱手,“那么属下等告退了,请魁首自己小心”说完就想离去

  “等等,把…灯带走”

  “呃…留给魁首照明吧”

  “不用……我和老虎…都是猫眼,不用灯…都看得见”海华说完不理他们,拍拍金虎说道:“老虎,我们…找个地方…喝个痛快”金虎点点头,摇摇摆摆的,跟着走两步退一步又唱着歌也不怕吵醒人的海华,渐渐的消失在黑暗中。

  “丽韵姐,魁首跟白天比好像变了个人了”

  “可能有什么事发生了吧”

  “那…那些事不说出来吗”

  “明天再说给魁首听吧,现在魁首醉了,说给他听也记不住啊”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回头说到,“我感觉到魁首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困扰着他”

  “啊?有这么回事?到底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算了,像魁首这样的人也觉得困扰的事,我们是没法帮忙的,我们只要注意那些并不是真心加入的人就行了”丽韵拍拍仙云的肩头,“睡吧”

  “嗯”

  她们在白天发工资时,看到弟兄们脸色各异,有不相信,有欢喜若狂,有高声欢呼,各种表情都有,但大都是高兴的表情,因为10枚金币虽不算是很多钱,但也够5口之家过得温饱了,跟拥兵的公价5枚金币相比番了一倍。

  可是有几十个人领到金币时,都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没有跟其他人一样仔细的数金币,只是一接过就塞入怀里看都不看,别说数了,刚开始时没注意到,但后来发现几十人都这样,而且都是从茨塔希拥兵团吸收过来的人,这才暗暗留意起来,晚上还派自己的兄弟跟踪他们,发现他们都进入了茨塔希拥兵团幕后主人,奴隶商人哈纳米的家里。看来他们都是哈纳米的亲信,每月都领一大笔花红,这才对10枚金币看不上眼。他们离去后就回来跟原来同团的人接触,看来想鼓动他们叛投。

  发现这事后,就想告诉海华,虽然想马上处罚茨塔希拥兵团那些两面派的人,但现在都是一个集团的人了,只有身为魁首的人才能处罚那些人。

  会发生这种事,那是茨塔希拥兵团加入梦幻财团的人,有的是无路可走,有的是被武那和亚斯的能力吓住,这才迫于无奈不是心甘情愿加入的,不像格茨姆佣兵团的人跟自己一样的感激海华,加入梦幻财团后就忠心耿耿永不背叛。

  这事虽急但一两天也不怕他们闹出啥事,两人想到这不由松了一口气,各自睡觉去了。

  “呵呵,就这吧”海华来到离总部不远处山坡的草地上,停了下来解下金虎身上的酒桶和肉干,坐了下来。

  “靠,又是啤酒!我还以为是啥美酒呢”海华拔开桶塞,喝了一口骂道

  抱着桶大口大口喝着的金虎闻言咂砸嘴[大哥不好喝吗?很好喝呀]

  “不是不好喝,只是我想快点醉掉”海华猛灌了一口

  金虎虽然很高兴大哥能陪自己喝酒,但知道海华现在心很乱,因为海华还是晚上才第一次喝酒的。傍晚那时海华带自己去酒馆,叫来一大桶酒让自己喝,他就只是吃吃菜,接着就让自己呆在酒馆,他不让自己跟去一个人出去了,一直到深夜才回来(酒馆是中午2点营业到第二天早上6点的)回来后没说一句话就猛灌酒,当时就觉得他气息乱乱的,任何一人都可在那时偷袭他。

  金虎回忆了一下记忆中看到和听到过的事,突然眼睛一亮,知道海华为何会这样了。虎头靠了前去,[除恶即是为善,大哥你听过这话吗?]

  “呃…听过”海华放下酒桶不解的看着金虎,不知他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反正这个世界坏蛋和坏官是一体的,想通过王法来处罚那些坏蛋是不行的,有些坏蛋干坏事太多了,根本不能期待他能悔改,杀了他等于救了几千几万人,只要不被抓住,谁理你呀!]嗷呜完金虎冲海华眨眨眼。

  “呃…你知道了?”海华愣愣的看着金虎

  金虎得意的叫到[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梦幻金虎哦]不客气的盗用了海华得意时的口头禅。[大哥说说经过呀,说出来会好过一点]

  海华点点头,“就如你想的那样,我离开酒馆后在路上打听到那个奴隶商人家在哪。就蒙面潜入那里,刚好看到…”说到这不由怒火又升了起来,“那些人渣正在一边ling辱抓到的人,一边给她们烙上奴隶的印记,我一怒之下把那些人渣都…杀了…”说完不由叹了一声,抓起酒桶就猛灌。

  [大哥你会后悔杀了他们吗?]

  “不会!”

  [那你怎么…]

  海华用手背抹了下唇边的酒沫,苦笑一下说道:“你刚才说的道理这我都知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我出生以来就没有杀过生,别说人了。今天我是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杀了那么多,所以有些难过的感受罢了”

  [耶?你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从没杀过人?我不信]金虎摇摇头,以海华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在这个乱世会没杀过人?就等于金虎不是老虎而是小猫那样希奇。

  “呵呵,我以前真的没杀过人,因为我出生的世界是个和平的世…”海华因为有点醉了,又在心情忐忑不安时,不小心说漏嘴了,等发现时忙打住,但已经太迟了。

  [啊 大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金虎震惊的看着海华

  无奈之间海华点点头,把自己如何来到这个世界的情况说了出来。

  听到海华把那颗白珠吞下的时候,金虎眼中光芒一闪,等听到海华通过魔法阵来到这个世界,珠子发生异样时,金虎不由全身发抖,心里一直喊着,“我找到啦!我找到啦!”

  说完了经过的海华见到金虎浑身抖动,不由好奇的问,“老虎,你怎么啦?”

  金虎忙镇定住自己,两颗大大的虎眼瞪着海华,一字一句的说道[大哥,你来到这个世界肯定负有使命的,不然你就不会这么容易就来到这个世界了]

  海华被金虎两眼发出的光芒震住,“使命?”想到为何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呢?而且来到不久,就拥有了众人难以寻找的精灵,还遇到女神,而且还得到秘籍,练成了魔刀刀法。这些接连不断的奇遇怎么都被自己遇上了呢?越想越有道理,不由抓住金虎的耳朵急急的问道:“到底我负有什么使命啊?”

  [啊!好痛呀,我也不知道呀,不过大哥只要凭自己的感觉行事就行,好像打劫呀,组建财团呀,杀掉坏人呀,随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时机一到你自然就会明白自己到底有什么使命]

  海华放开金虎毛茸茸的耳朵,“哦,是时机未到啊…随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不由反复念着这句话。

  [对!时机未到,随心所欲的做想做的事!不过大哥,我再说一遍:除恶即是为善。你不用再为杀掉坏蛋的事耿耿于怀啦,因为有可能你的使命就是杀掉坏人哦]金虎晃晃脑袋后,嗷呜的说道

  海华神色古怪的看着金虎,看得金虎浑身不自在[呃…大哥我说错了嘛?]

  “不你没说错,听了你一番话,我忐忑的心情好多了,谢谢你”

  [呃!不用客气嘛,那大哥你为何这样看着我呀?]

  “我在奇怪你是什么老虎?”海华一把抱住金虎,“从实招来!快说!”

  [哇,大哥…我…我只是只梦幻老虎呀]

  “什么是梦幻老虎?”海华使出柔道的招式,两手抱住金虎的脖子,把它摔倒在地上,一人一虎挣扎起来。

  [呃…就是会变色的老虎呀,大哥我投降啦,放过我吧]金虎正急急的用虎爪拍着地板,正不知如何找借口时,突然想到海华说过自己是变色老虎,就忙拿来用了,因为真正的解释金虎是不能说的。

  “我的事你要保密,不能说给别人听”海华又用力紧了紧抱住金虎脖子的手。

  金虎忙点头[呜,是是,快…呼吸…不了啦]

  “算你啦”海华松开手,坐起来背对着金虎,喝起酒来,金虎一见忙嗷呜一声扑了过去,[可恶!看招!]……。

  羞涩的月亮姐姐,终于抛开面纱,露出迷人的容貌来。

  海华翘着二郎腿,左手当枕头靠在金虎的肚子躺着,晃着翘起的脚,欣赏着洁白的明月,右手上的酒壶装着另外两桶里的红酒,并时不时拿起来喝上一口。

  漆黑的四周,洁白的明月,晚风时不时轻轻吹拂着,因为喝酒而微微发热的身体,这种感觉舒服极了。海华杀人后那种紧张不安的心情早都不见了。

  感受到眼前的气氛,海华不由唱起了自己那个世界,自己记忆尤深的歌曲:

  “愿那风是我,愿那月是我,

  柳底飞花是我。

  对酒当歌,做个洒脱的我,

  不理世界说我是何。

  只要做个真我,在笑声里度过,

  懒管它功或过。

  对酒当歌,莫计一切因果,

  风里雨里也快活赏心的过。

  重做个真的我,****那假的我,

  半生为何。

  眠后醉醉后眠,眠后再醉又眠,

  祈求什么。

  重做个真的我,****那假的我,

  笑痴太傻。

  谁是我我是谁,无谓理我是谁,

  更加好过。

  ………”

  金虎乖乖的趴在地上,尾巴一甩一甩的晃着,静静的聆听着海华的歌声。

  因为歌词表现了海华自己现在的心情。所以海华唱了又唱,不只不觉中把内力注入声音中,不但整个贫民区的人都听到了,而且整个露夏城的人都听到了歌声,在深夜里被歌声吵醒的他们,并没有大骂,都是静静的躺在床上,睁开眼睛默默的听着,大家都深有感触,特别是贫民区的人,想到没有明天的自己,眼泪不由悄悄的流了下来。

  梦幻财团的武士和丽韵仙云两女,都不由想起自己各种悲惨无依的童年人生,不由都暗自泪流。

  海华没有想到自己的一首歌,竟然能改变露夏城大部分人为人处世的态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