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梦幻空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下山

梦幻空间 玄雨 4307 2003.04.29 03:35

    望着被摧毁得粉碎的树木,海华不由一阵大笑“哈哈哈!魔刀刀法我已经练成了八招七十二式!只剩下第九式《天地魔劫》没连啦,还真是有威力呀!魔法都没得挡!”海华收刀幻想美好的明天“嘻嘻嘻!想到出去以后横行天下的样子,我就爽死了!呵呵!”

  金虎甩甩身子,把身上的泥土甩掉,望着正在发白日梦的海华,嗷嗷大叫的抗议 [大哥!你练刀也不用在这里练呀!你可把整座山都毁啦!]看看四周不由一阵悲鸣。

  [可恶的大哥!原来绿树成阴的奇仑山都变成荒山啦!我的山呀!看我不咬死你!]嗷呜一声扑向正在发梦的海华。

  海华在一个月内因为练刀,把整个山的树木.草地.泥土都搅碎了,现在的奇仑山,美景不再了。到处坑坑洼洼,除了温泉区那处外,周围都没有一棵树一根草,有的只是一堆一堆的粉末。

  “啪”的一声金虎被刀套打中脑袋,[好…好痛呀!]金虎捂着脑袋嗷嗷大叫[可恶!不公平!大哥又用刀!]

  海华好像能了解,把刀一扔 笑道“来吧!臭老虎!”摆出空手道的姿势。

  金虎猛扑上去[看招!饿虎擒羊!]

  一人一虎就这样打闹起来了,金虎在海华练完刀时,都会跟他玩玩,借口锻炼锻炼,其实是想欺负海华,刚开始金虎确实欺负到了,海华常被压在地上求饶,可最近嘛…

  [投降!投降!好痛好痛!]这是金虎嗷嗷大叫的声音

  一人一虎泡在温泉里,金虎舒服得嗷呜的叫了一声,[大哥!幸好你没有拿这里开刀呀!]“那当然!我怎会和自己过不去呢?毁了这里,我上哪去洗澡?”海华和金虎相处一个多月来,已经大概能明白金虎的意思了。

  金虎可没有向海华说谁喜欢他哦,因为如果海华知道后神色有异,被那三个大姐大看出来,自己皮都会被剥掉!

  “老虎,我想明天就下山去”海华淡淡的说道

  [你的刀法不是还有一式没练吗?]金虎低声地叫了几声

  海华骄傲的说道“是没有施展出来!我在脑海里练过了,那最后的一招太厉害了!一旦施展出来呀!这整座山都会没了!”

  [哇!那么厉害?那大哥你……我…]金虎有点舍不得,自己想跟着走,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样?反正这山给我搞得不成样子,你的山大王当不成啦!不如跟我下山去吃香的喝辣的吧?我可是很会攒钱的哦!保证饿不了你!”海华拍拍金虎的脑袋

  [太好啦!]嗷呜!金虎扑向海华,不打他一架不能发泄兴奋呀!

  “可恶!洗澡也来打架!”海华马上还击。

  第二天

  海华还是只穿一条短裤,手里拿着黑刀,脖子系着袋子,装着黑色水晶卡。金虎就晃着尾巴跟在旁边。

  刚走了两步,海华突然停下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金虎“你这一身金光闪闪的毛色,出去后肯定会被人抓去!怎么办?”海华为难的抓抓已经有披肩头发的头。

  [嘻嘻!不用担心!]金虎说完就身子一抖,金色的虎毛,突然变成普通老虎的毛色,变完后,金虎得意的裂开嘴看着呆呆的海华[如何?很有一套吧?]

  “哇!没想到你还是只会变色的老虎啊!变色虎!”海华大叫后又去抓抓它的耳朵,耳朵很顺手嘛

  金虎不满的甩开海华的手[我是梦幻金虎!不是什么变色老虎!]

  “好,好,梦幻老虎”海华笑着说,顿了一下“但我带着老虎逛街没人奇怪吗?”

  [呵呵!这你就见识少啦!]金虎闭眼举起一只虎抓晃晃[世上很带动物的魔法师和战士哦!没人会奇怪的啦!]

  “好啦!就你懂!走啦!”

  [走?靠你的两条腿要走到何时?上来吧!]金虎好像在施舍似的趴下,示意海华上来背上。

  “哼!我的内功可不是假的!”刚说完人已经跑出百米外“臭老虎!你那么慢我不等你呀!”

  [可恶!不发威当我是小猫!]嗷呜一声金虎飞快的追去了。

  一人一虎来到离山10多公里的一个小村。

  “哈哈跑了那么久也不觉得气喘!我成高手啦!”看了看四周看着自己的人,心喜的想到[呵呵没见过带着老虎逛街的人吧!哼哼]看海华骄傲得抬头挺胸的样子,鼻子都好象变长了。

  “好久没有吃过青菜了!我们去吃一餐吧”海华高兴了一阵,觉得自己肚子里都是油,不由望着金虎说到

  [我看大哥你还是快找套衣服穿穿吧!全部人都看着你哪!]金虎撇撇嘴,真是怀疑海华的感觉为什么那么迟钝。

  忙望了一下四周看着自己的人,发现他们都是偷笑的看着自己,而不是看着金虎,不由得这才觉得不好意思。想也不想,就冲进靠自己最近的房子。他想看看会不会像上回那样,有衣服“换换”。金虎见他进房了,只好摇摇头也跟了进去。

  屋里的一个老伯,被突然闯入一个只穿一条短裤,手拿武器的人吓了一跳。等看到一只大老虎也进来,更是吓得缩在墙角,全身颤抖着一脸恐慌的看着海华。

  “哇!嘿嘿不好意思,吓到您了,老伯!”海华见到那老伯害怕的样子,抓抓头尴尬的笑了笑。

  可能海华说得很客气,也可能海华的笑容很灿烂吧,总之那老伯不再那么害怕了,起身整了整衣服走前来,强装镇定的看着海华,有点结巴地说“小伙子…你… 怎么搞成这样子呀?”

  “呵呵,还不是这只老虎害的,我在泡温泉时,这家伙一时牙痒,把我的衣服和鞋子都咬成碎片了,所以我现在只好这样子了”海华又施展他那脱口而出,骗死人不用偿命的谎话了。

  金虎一听忙嗷嗷大叫[关我啥事?我…]还没说下去就被海华踢了一脚

  “叫什么叫?说说你,还不干呀?再叫就不让你吃饭!”海华向金虎使了个眼色,见金虎识趣的不抗议了,又回过头来,一脸巴结的样子对那老伯说道“嘻嘻!这家伙就是教训得少!是了,老伯您有没有多出来的衣服?给我遮遮身,我可以跟您买”

  老伯被他的样子弄笑了,现在才真的不害怕了,说话也顺得多了“呵呵!我儿子的衣服还有一套,不用说买,就送给你吧!”说道他儿子时,神色一暗,但又马上恢复,说完就进内房拿去了。

  海华愣了一下,但又马上一阵得意[嘻嘻!还是嘴巴甜的人吃香呀!]金虎看到他的得意样就知道他想什么,吐出舌头[我吐!]

  不一会老伯拿出一套黑色的衣服和鞋子,递给海华,海华忙摇着手“不行,老伯您怎么能送给我?还是收点钱吧”边说边去摸摸裤子。

  老伯一把把衣服和鞋子塞到他手里“收什么钱!你这是看不起我吗?反正是旧衣服旧鞋,收下吧”装出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那…那太谢谢您了!”海华鞠了一躬,感激的说道

  “不用那么客气!”老伯呵呵的笑了

  [假仙!]金虎看着正穿衣服的海华,低低的嗷呜一声,因为刚才海华并没有摸挂在脖子的水晶卡,而是摸什么都没有的裤子。

  [哎唷!]金虎又被换好衣服的海华,用穿了鞋子的脚踢了一下,[可恶!就你是老大也不能老是踢我呀!可恶!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打一架!]金虎冲着海华嗷嗷大叫

  老伯奇怪的问“你那老虎在叫什么?”

  “呵呵,它肚子饿了,在乱叫,不要理他!”海华拍拍生闷气的金虎笑着说道

  “呵呵,刚好有吃的”老伯又进房了

  “那怎么好意思呀!谢谢您呀老伯!”海华冲着背影高兴的大喊

  “不用客气”老伯端着几个面包,青菜还有一大块火腿,笑着说道

  海华说句“我不可气啦!”就抓起面包和青菜咬起来了,还把火腿扔给,闻到肉香而流口水的金虎。

  老伯看着一人一虎狼吞虎咽的样子,开怀的笑了。

  两个家伙都吃得猛点头,金虎是因为没有吃过火腿,好吃得点头。海华是因为好久没吃过素食了,现在清清胃里的油脂,舒服得点头。

  边吃边谈从老伯口里知道,这里是隔亚那城500多里的坦纳城的附属村庄,还知道有好多的冒险者来到这里。

  “那些冒险者…”海华刚想问冒险者来这里干嘛时,被门外的一阵隐约的哭喊和怒骂给打断了。

  老伯也听到了,无奈的叹了一声。

  “老伯怎么啦?”海华好奇的问道

  “唉!那帮家伙又在强抢民女了!”

  “啥米?强抢民女?哪个家伙干的?”海华就想冲出去,却被那老伯拉住。

  “不要去!是坦纳城城主的部下!”

  海华愣了一下“城主的部下?他们不怕城主处罚吗?”

  “是城主下的令,说是要送给国王的生日礼物。”

  “礼物?!!”海华张大嘴巴不敢相信听到的名词。

  老伯悲哀的叹了口气“是的!礼物!因为国王喜欢美丽完壁的少女,所以国内各城主都到处抓美丽的少女!”突然老伯语气变得愤怒“但是!现在抓的那么多人,大部分都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女人!可恶!”一掌拍在桌上,震得菜碗都跳了一跳。

  海华压住愤怒,声音寒冷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因为城主那浑蛋想自己……享受…享受这些人!”抽噎地说着,悲哀的眼里不由留下眼泪来,口里还含糊的唤着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名字。

  海华了解到享受的意思后,刚想发火,但看到老伯的样子,心头一震,忙柔声问道“老伯是不是您有什么亲人也…我帮您要回亲人!”最后那句话带着愤怒,也是一种承诺,因为他看到老伯微微的点了点头。

  老伯缓缓的摇摇头,用艰辛难过的语气说道“不…不用了…他们…已经…”说着眼泪又无声的留了下来。

  海华低下头,他明白老伯没说的意思。

  这时那哭声越来越近了,但突然变得不清晰,好像被捂住嘴了。

  “老伯有后门吗?”海华突然冒出这一句,老伯和一直呆呆的金虎都愣了一下,老伯看到他那冷冷的样子,不由打个冷颤,指了指屋里面。

  “走!老虎!”想说他胆小的金虎看到他冷冷的眼神,把话吞了下去,乖乖的跟着去了。

  海华带着金虎穿过后门,绕了一圈,来到正门外。

  金虎高兴的嗷嗷叫[原来是为了不连累老伯呀!老大!我没看错你!]

  海华没有理会金虎,冷冷的看着眼前几人,只见五个穿统一蓝色服装的人,一个在前头带路,两个推拉着一个被捆着的美丽少妇,另外两个则踢打,倒在地上的年轻人。四周没有一个人出来观看。

  那美丽的少妇嘴上被绑着布条,发出呜呜的声音,被人推拉着缓缓挪动,她边抵抗边歪着头,眼神急切又悲痛的回望着地上的年轻人,而眼角则流下了悲愤无奈的泪水。

  海华的心不由一痛,发出低沉而寒冷的一声“住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