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求菜的小皇子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042 2019.12.03 18:31

  “你怎么又来了?”魏晴支着脑袋,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这个天天来给自己提意见的小童了。

  “魏修仪!”小皇子插着腰,站在殿内抬头仰视她:“你不是答应过本皇子,本皇子想吃什么都给本皇子做吗?”

  站在一旁的田螺贝壳叹了口气,准备捂住耳朵。

  没想到李重轩却瘪了瘪嘴,委屈道:“你骗人!”

  “停!收住!”

  一见到着小祖宗要哭了,魏晴赶紧坐正,两股战战,几欲冲下去把他的嘴给捂住。

  今天她忘记在兜里装上几团棉花,耳朵可受不了那罪。

  没听过小孩儿哭可真是没办法想象,这么小的身躯怎么能发出如此直冲云霄的哭喊!

  嗬!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能绕整个泰虹宫余音三日而不绝!

  前几天就因为个山药,哭得她脑袋晕了几天呢,甚至一不留神给沈青君加了双倍辣椒,还好那天沈青君没胃口,是东灵宫那馋嘴的小左子吃的。

  也不知道那小太监后来怎么样了,不过他平日里就爱来泰虹宫尝些新菜,大约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说回殿中的小皇子,这个孩子好面子,就是跟他爹学的,所以只要让他晓得自己是个皇子,小孩儿脑子就能立马清醒。

  赶紧的,魏晴便严肃地看着他,郑重道:“李重轩,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皇子了,要学会自己控制情绪,怎么能说哭就哭呢?”

  小皇子吸了吸鼻子,腮帮子鼓鼓的,小脸微红,显然是憋着眼泪花儿。

  魏晴赶紧趁热打铁:“对对对,憋着!”

  随即想了想安慰道:“等你不会开口就哭出来,咱们再进行正经的谈话。”

  李重轩赶紧眨眨眼睛表示明白,却没想到本来眼眶里眼泪就在打转,一眨眼就顺着流下来,表情瞬间惊恐。

  魏晴吸了一凉气,猛地转过头遮住眼睛,自欺欺人:“哎呀,本宫脖子累了,想扭一扭,所以刚刚什么也没看到。”

  小皇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拿袖子赶紧把眼泪擦的干干净净。

  ————————

  魏晴吩咐贝壳端上刚刚蒸好的豌豆黄,自己坐在小皇子身旁,声音尽量温柔下来:“来尝尝吧,刚出锅,殿下不是来较考本宫厨艺么?”

  “魏修仪,”小家伙沉思了一会儿,小声道:“本皇子不是小孩子,而且你勉强哄孩子的表情不好看。”

  这说话的方式也是跟他爹学的!气得魏晴拿起热乎乎的豌豆黄塞进他嘴里。

  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最近和美食较上劲儿了,不光让皇后劳心费力地去寻好厨子,这个当皇子的下了课就往泰虹宫里跑。

  大到三两时辰的软玉燕窝,小到一炷香便能捏出来的点心,这孩子几乎是尝了个遍。

  她魏晴喜欢做饭是一回事,可被人赶着赶着当厨子是另一回事。

  养尊处优惯了,猛地一累,还真是腰酸背痛,实在不想再见到这稚嫩的魔鬼。

  谁让他是皇子呢?

  敷衍敷衍吧==

  魏晴抱着这样的态度才让贝壳随便端一碟糕点上来,估摸着李重轩也吃不出来差别。

  没想到小皇子刚入口便皱紧了眉头,看得魏晴顿感不安,就担心这小祖宗回去给皇后告状。

  “魏修仪,”李重轩眨了眨眼睛,把脸凑近,低声道:“本皇子这些日子吃了你不少菜,也品鉴出了一些东西。”

  见他神神秘秘地,魏晴下意识被影响,同样做贼似的低声道:“殿下品鉴出了些什么?”

  “修仪啊,你的菜好吃是好吃,”他卖了个关子,咬了一口豌豆黄,包在嘴里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可都是些常见菜式,可有别人不会的?”

  哟?这是想尝尝新菜?

  魏晴盘算着有哪些菜品可以拿出来让他尝尝——毕竟皇子和小太监不一样,尽管都馋嘴,可第一次试毒还是不敢直接让小皇子来,可惜小左子最近一直没来尝鲜,能够用上的菜品屈指可数。

  正想着呢,小皇子却迫不及待地向她诉说自己的小秘密:“本皇子有一位好友,对美食可谓是挑剔至极。”

  他想起松月吃饭时的模样,突然就觉得手里的豌豆黄不香了,瘪了瘪嘴:“你听说本皇子最近招了不少厨子的事情吧。”

  “听说了,所以殿下想来招揽本宫?”魏晴无奈,果然宫中上下这么多年来早已把她与御厨等同。

  “你真——不是,本皇子只是想知道被父皇赞誉的魏修仪做菜是何等的美味。”

  “殿下这几日还没尝够么?”

  “可我就想让他尝尝!”

  李重轩一时疏忽说出了心里话,迎着魏晴越来越奇怪的目光,赶紧解释道:“他不知是为何,吃什么东西都像是难以下咽,本皇子给他送了不少珍馐美食,却没有一个能让他吃出美味的模样。

  魏修仪,你知道皇家的人不愿服输,本皇子只是想证明天下没有皇家找不出的美食。”

  “......这..”

  魏晴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劳神费力,虽然她自认厨艺不错,可每个人的口味不同,和她关系最好的沈青君也是根据她的意见一点一点调整味道,如今小皇子开口便是他的朋友,更以皇家颜面来施加威胁,魏晴的确是不想掺合。

  “修仪曾承诺本皇子,说有什么要求可直接告诉你,”小皇子走到魏晴身旁,轻轻拽了拽她的袖子,强作威严:“修仪只需要在屏风后将菜送上,若愿意,可以留下来听听结果,若不愿意,也可以直接离开。本皇子愿意许魏修仪三个承诺。”

  皇家的孩子懂事早,在同龄人撒娇便能获得许多的时候,小皇子便要学着对除了父母之外的人表现知礼的一面。

  这几日他抱着自己撒娇的童真还历历在目,此刻却因为敢于说出心里话而开始隔阂,唯独拉着自己袖子的小手能看出他的恳求。

  魏晴叹气:“殿下不必如此,本宫去就是了。刚刚只是在思考要做哪道新菜,要准备些什么食材罢了,殿下莫放在心里。”

  “真的吗?”小皇子的眼睛亮了亮:“本皇子觉得你做的都好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