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雨前龙井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074 2019.11.21 17:16

  易舒直愣愣的坐在李思远怀里,整个人完全没有从他刚刚的动作里回过神来——她知道李思远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偷懒而已,不过知道缘由和平复心情完全是两码事。

  这算是她多年来第一次被如此主动地拥抱起来。

  自家皇帝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肆意任性,但对她却总是当作某种寄托或是依靠,往往学着孩子气地撒娇,她也由着陛下去了,毕竟宠着心尖上的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所以她可以替皇帝听写奏折,温柔而大度地安排新人,包容他人所不能包容的,陛下的任性,只要他不委屈自己。

  没想到这样的照顾和付出,竟然能够在这样巧合的时间,因为自己第一次的不包容收获到意外的惊喜......

  易舒内心深处越发柔软,含情脉脉地看着躺在椅子上一脸享受的李思远,突然想留住对方,她生出一种想要偶尔占有对方的冲动,她想要抛弃过往的包容,第一次发出内心的呼唤,因为野心...或者说,独占自己丈夫的欲望。

  “怎么了?小舒,”李思远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睛,看着陷入沉思的易舒,面带疑惑:“想什么呢?”

  “想您。”易舒直直地看着李思远,在后者懵逼的表情中切换回平时温柔的笑脸:“在想怎么跟您解释刚刚的事情。”

  “哦,妙才人的事情?”李思远摆了摆手:“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小舒从不嚣张跋扈,你若是惩罚,那肯定是她有问题。”

  “不过啊,”一脸傻气的皇帝眨了眨眼睛:“下次还是稍微轻一点,”他用两根手指丈量了个短短的长度:“轻一点,不然寡人还是容易忍不住。”

  “无妨,”易舒用手贴住他的脸庞:“妾不会再让今天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行,你答应了就成。”

  李思远笑得得意,好像这样便真的解决了后宫争端一般,脸上的小酒窝都若隐若现。

  易舒张了张嘴,有心请求李思远今晚留下来,却始终没能鼓起勇气冲破自己给自己设定的圈限。

  迎春早已回到了钟粹宫,她换了身衣服,涂上膏药收拾妥当,在门站了有一会儿了。

  只是她还在踟蹰,站在南薰殿的门口不知该不该进去打搅德夫人和陛下的谈话。

  里边儿已经没有声音许久,自陛下进去,德夫人便遣所有伺候的宫女出来,如今那些德夫人的近侍更是警惕地看着自己......

  才人啊......迎春究竟该怎么办?

  “妙才人那里准备好了?”

  抱琴端着刚刚好沏的茶水停在迎春身后。

  她因易舒派遣过去暂代赵雪霁的一等宫女,与这位主子算是有些交情,更因为易舒曾与她们心腹几个私下聊过这位才人,说赵雪霁是个不错的苗子,因此抱琴对迎春多了几分善意。

  现下见她在殿门口踱步便开口询问。

  “抱琴姐姐,”迎春的眼睛亮了些许,转过头来请求道:“才人已经准备妥当,只是奴婢不敢打搅陛下与德夫人,抱琴姐姐若是送茶水进去,能否......”

  迎春咬了咬牙,改口道:“才人无意与德夫人争宠,只求抱琴姐姐告知奴婢是否还需为才人添上雨前龙井?”

  陛下喜欢龙井,但内务府分给才人的数额不多,这些茶多是在皇帝来夜宿之时采特意冲泡,若皇帝不来,那自然不必浪费好茶。

  抱琴点了点头,便推门进去,这样的问题倒只是举手之劳。

  “陛下,今晚为何突然想去光华殿?”

  易舒顺势靠在李思远的怀里享受难得的时光。

  “嗯?”在路上只抓到苗头的李思远灵光一闪,但嘴巴先于脑子把心里话直接说了出口:“昂,今天你不是直接走了吗?朕一时半会儿没想出来原因,就借着这个由头来找你。”

  脑子没控制住身体的皇帝扬起“求夸奖”的笑脸:“朕是不是很给你面子?”

  ==原来还是原来那个从来分析都出错,但是每次都能走运达成正确结局的陛下......

  易舒脸上有点崩不住笑,作为皇帝多年的枕边人,她竟然下意识高估了皇帝,以为他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提点自己。

  于是易舒用手半掩着脸,遮住自己尴尬的表情,疯狂转移话题:“妾记得陛下曾与妾闲话,说后悔这么早将还未长大的妙才人选进宫内,因此妾今日听闻此事之时满头雾水,”

  她摇了摇头,一如既往地夸赞李思远:“毕竟陛下一向怜香惜玉,怎舍得采撷还未长成的花骨朵。”

  “那可不,她可是比朕最小的妹妹还要年幼,朕可是君子!”

  “陛下说的是。”

  “所以陛下今日来这钟粹宫,只是为了妾?”

  “不然呢?吃东西得去魏晴那儿啊。”

  “......陛下怎么突然提起魏修仪?”

  “朕就是随口一说,”李思远卡了个壳,面对周身散发不详意图的易舒,张嘴补上最后一句话:“......你明天还来交泰殿吗?”

  “陛下选了妙才人侍寝,想必她现在已经收拾妥当,”易舒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背对着他:“陛下还是快去吧。”

  “嗯?”李思远皱起眉头:“可你不是才夸了朕怜香惜玉吗?”

  李思远觉得这完全不是自己的问题,他明明说得很清楚,可是自家小舒这是怎么回事?

  这样不行,他可是皇帝,怎么能妃子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打定主意的李思远伸手把易舒揽在怀里,手臂用力制住她并不算强烈的反抗。

  “小舒啊,朕伤还没好呢。”

  他习惯性地朝着从不拒绝自己的易舒撒娇,下巴懒懒散散地避开珠钗,压在她的头顶。

  “陛下......”易舒深深呼吸,压下内心的悸动:“您..您先放开我。”

  “我不,”李思远抱着她左右摇晃:“朕就是来找你的,朕想抱抱你。”

  站在屏风后的抱琴默默端着茶水出了门,眼神示意两边的宫女把门关上:“声音小些,莫打搅了夫人。”

  她摇了摇头,把视线落在一脸紧张的迎春身上,神情轻松:“劳烦替夫人给妙才人带去问候,切记好茶独自慢慢品,莫要浪费了。”

  “是...多谢夫人”迎春福了福身,低头垂眉,不知是喜是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