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敢于直言的小皇子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203 2019.11.28 17:28

  “修仪,今日要给哪几个宫里送午膳去?”

  田螺手里捧着各宫递过来的菜单,拿着笔等着勾选魏晴今日有兴趣下厨的菜式。

  “不送了,”魏晴摆了摆手:“告诉她们这几天本宫研究新菜式,不想试毒的别找我,烦。”

  “是......”田螺应下,犹豫片刻,从其中抽出长芳送来的那张纸,柔声道:“那陛下的...”

  “他最近不是生病吗?”魏晴斜眼看了看田螺,明显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御膳房的每天都给他做药膳,让他好好吃药,别一天想这想那,免得吃了我的菜好得慢,害我被那帮老头子唠叨。”

  “是,”这回田螺应得很快:“那陛下痊愈之前,奴婢都这么回绝长芳总管。”

  “哼,本宫早就知道你这小丫头脑子里在想什么,”魏晴送了她一个白眼,笑道:“白捡长芳的便宜,怎么,不分一半给你家娘娘?”

  这宫中,有两个地方烟火气最重,一个是中院的御膳房,另一个,就是魏晴的泰虹宫。

  泰虹宫原名绛红宫,有雨后彩虹之意,只是魏修仪觉得这名字听上去像是会压制火气,做不得好菜,这才央求了皇帝给改成泰虹。

  说来她只是一个修仪,本坐不得一宫主位,但一则她是原太子府里的老人,二则当年李思远举府搬进宫里的时候,除了易舒以外,所有人的胃口都被她养得离不开她,皇帝也就顺水推舟,留了个离养心殿最近的宫殿给她。

  本来这也就是个皇帝专属小厨房罢了,奈何魏晴与众人交好,初来皇宫,不少人都有些“水土不服”,更因为给皇帝送爱心必定经过这里,便被此处隐约的香味吸引,忍不住叩响门扉。

  久而久之,魏晴的泰虹宫便自动从御膳房那里接过三成的贵人膳食,每日接收众人递过来的菜单,看心情做菜,每至佳节,更是批量送点心,活成了因为厨艺极好而被追捧的模样。

  为此,甚至将两个偏殿改装成了大厨房,材料器具样样齐全。

  每至饭点,这宫里便弥漫着综合了各种珍馐芳香的饭菜气息,冬日更是云烟缭绕,如同仙境,值得一观。

  虽说魏晴口头上拒绝了来自各宫的菜单,但是实际上有的人的菜还是得做。

  比如贝壳正在守着的砂锅。

  这锅里是给魏晴给沈青君煨的山药排骨汤,已经小火炖了半个时辰,想必油脂已然浮出,这才使香气弥漫了整个小厨房。

  听说边关大捷,李思远圣旨一卷,命沈将军回京,沈青君这几日都兴奋得睡不着,整夜整夜想着唯一的亲人,恨不得那马匹能踏风而行。

  若只是乐,也罢了,可她还跑去供上了老沈将军和沈夫人的祠堂,拿着酒,又是笑又是哭,念叨自己的委屈,还糊里糊涂地说些什么哥哥、建功立业、嫁娶、胜利之类破碎而零散的梦话。

  根本不像是原来那个清冷孤傲沈青君,恨不得把曾经淡漠了三年的情感一下子宣泄出来。

  自家好友孤独地住在东灵宫,别人送去的吃食她也吃不惯,青团糯米两个人没法照顾好她,更别提不能近身的粗使丫鬟。

  魏晴没办法不担心,只能挤出时间把醒酒汤熬上,养胃粥煮上,排骨汤煨上,身后跟上十来个宫女,浩浩荡荡向东灵宫进发。

  可惜沈青君有个毛病,喝醉了不认人,偏偏武艺高强,不清醒的时候没人能近身。

  所以魏晴只能吩咐青团糯米提前藏好沈青君的酒,还得自己掐着点儿去她宫里,逼着半梦半醒的沈青君灌下醒酒汤,然后强迫吃粥啃排骨一条龙服务,最后警告她别喝多了,明天自己还来。

  至于警告有没有用......反正各宫已经十来天没吃到魏晴做的菜了。

  ————————

  这日魏晴刚刚回宫,拾掇着把餐盒里的残羹清理掉,便看见从灶台旁边冒了个脑袋出来。

  吓得她差点拿手里的盖子往他脑袋上砸,得亏躲起来的小皇子露头露得快,不然估计是和自己父皇一个待遇。

  魏晴插着腰,呼了一口气,眼神不善:“说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想着躲在这儿?躲多久了?”

  和想象中的猫捉老鼠不同,小皇子脸上带着明显的沮丧,也没回答魏晴的问题,闷闷地随便找了个椅子背对着魏晴。

  “怎么了?”

  毕竟面前是个五六岁的小童,即使在皇家长大,表面上还是和别的孩子一样幼小,突然留给自己一个委屈的背影,魏晴感觉于心不忍。

  “魏修仪不肯接我的菜谱......”小皇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所以本皇子就自己来找找。”

  “那你找着了吗?”

  “闻着倒是挺香的,”小皇子指了指贝壳留下的醒酒汤的料包,瘪嘴:“可是吃着是苦的。”

  “那可不?”魏晴想起差点没喊醒的沈青君,摊手:“某个人不听教训,本宫特地放了好几味苦药。”

  “魏修仪......”李重轩小手扶着板凳边儿,眼泪汪汪的看着魏晴:“本皇子...想吃拔丝山药。”

  “你这孩子,”魏晴确实受不了小正太在她面前卖可怜,赶紧过去把李重轩抱起来,拍着他的背哄着:“你这是被苦成啥样了哟,别哭了,别哭了,给你做,给你做。”

  “田螺,”魏晴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吩咐道:“快去找御膳房拿点山药和冰糖来。”

  “魏修仪...”趴在魏晴怀里的李重轩闷声道:“你菜架后边儿不是藏着山药吗?”

  “......那是留给沈青君的铁棍山药,用来补中益气、祛酒消渴用的。”

  “本皇子吃不得吗?”

  “......御膳房的山药肉多,做出来块头大。”

  “本皇子胃很小的。”

  “这山药太细,容易沾上很多糖,粘牙。”

  “本皇子刚刚被苦着了,就想吃甜的。”

  “......小皇子乖一点好不好?本宫下一次给你煮芝麻元宵。”

  “可我今天就想吃这个山药......”

  “你,是不是不听话?嗯?”魏晴的声音不复开始的温柔,放在小皇子后背的手也没有继续拍着安抚他,反而挪移到后脖颈,似在威胁。

  “可我...”小皇子把头抬起来,还欲反驳,直到看见魏晴脸上的凶光,从心道:“本皇子好期待御膳房的山药呢~修仪娘娘一定要多放点糖哦~”

  “当然,”魏晴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下次想吃什么可以直接告诉本宫,可不能再躲进小厨房翻找了,明白吗?”

  “明白了!”感觉被解放的小皇子一脸开心:“魏修仪,我想吃你菜架后边儿的铁棍山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