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戏子小八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219 2019.11.11 18:01

  “哟,这不是小八吗?”一个在一群少年里显得更为纤长的青年揪住被称为“小八”的少年的衣领。

  “唱啊,你怎么不唱了,不是想赶上下月的戏吗?”

  “小八可是要当角儿的人,怎么可能愿意跟我们一个台子练习。”

  “他这么厉害,不如自己上台把整场戏都唱了吧。”

  周围的少年发出阴阳怪气的讽刺,各自推搡着那个被叫做“小八”的少年。

  戏楼里常常有这样的事情,同样的课程,同样的师傅,但天赋和努力不一样的少年们开始第一次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源自于嫉妒,那些没有靠山的出众苗子没几个不是受过这样的待遇。

  而那些欺负人的,只要动了一次手,就会盯上你,他们害怕,怕受过自己欺负的人将来傍上了贵人会把自己送下地狱。

  他们会试探,从最初的偷藏戏服装开始,让被打压的那个人逐渐受到师傅的厌恶;

  他们会排挤,拉走最后一个能够给予光明的人;

  他们会破坏,然后开始肢体上的击打,直到把戏子美丽的脸庞用刀尖划拉得支离破碎,等待着管事将他赶出宫去。

  而拥有天赋而隐忍的少年,他们会拼命地往上爬,尽一切办法谄媚着讨好上层的贵人,没有多少人能够以德报怨,欺凌者的下场或许比想象更加凄惨。

  在这样的环境里,最后能够生长起来的都是开放在枯骨里的罪恶之花,无论是施暴者,还是承受者。

  赵雪霁是不懂的,她躲在竹林后,把一切收入眼底,迎春紧紧地把她拉住,唯恐自家才人一时冲动去“行侠仗义”。

  好在百戏楼里的鼓声响了,楼里传来婉转幽怨的曲调,少了刚刚引诱赵雪霁来时的惑人,却更加悦耳动听,大约是哪位成名的戏子在吟唱。

  一众少年纷纷赶回百戏楼,除了被留在原地的小八。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颤抖着双手掏出怀里的汗巾把脸上的脏污和泪水一一擦去,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看向赵雪霁藏身的竹林。

  “若小八今日在此处逝去,姐姐会替小八收尸吗?”

  “这是在宫里,他们敢这么做吗?”赵雪霁提着裙子,和迎春互相搀扶着从竹林中走出来。

  这才算真正能够看清小八的脸庞,清澈微红的双眼,下嘴唇红得透亮,约莫是被牙齿咬得充血。

  不过他没有回答的问题,浅浅地露出笑容:“看姐姐的衣服,大约是侍候娘娘的一等宫女吧,这样偏僻的地方怕是不会再来第二次了,像小八这样的贱命之人,怎敢劳烦姐姐......刚刚的事情,姐姐还是忘了吧。”

  少年说完便向赵雪霁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待小八进入百戏楼的大门,迎春才拉了拉若有所思的赵雪霁:“才人,咱们该回去了。”

  “迎春,你说我——”

  “才人还是忘了吧,”迎春制止了自家主子接下来的话语,规劝道:“正如抱琴姐姐所言,才人现在初入宫中,需要立稳根本,本就无暇顾及他人,若他将来有出息,您再见他之时,再送他一个前程吧……”

  而在百戏楼的朱门之后,背靠着门板的小八将两人的谈话收入耳中,眼帘微垂,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

  “母后,咱们走快一点!”

  李重轩小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小脸红扑扑的,还有奔跑后泛起的浅浅汗水,正拉着孙元枫的手催促她走得更快一些。

  虽然三年前李思远才登基继承皇位,但如今却已育有两子三女,其中长子李重润是曾经的良娣,如今的贤夫人陈寒露所生,长公主李幼琴生母已逝,现寄养在魏修仪魏晴处,余下两位同胞公主为皇帝登基之年德夫人易舒所出。

  而这最后一位,也就是如今的李重轩,乃皇后孙元枫所处的嫡长子,年五岁。

  虽然还没到去书斋上课的年纪,但皇子所受的教育却一个也没有被拉下,好在李重轩生性活泼,天资聪颖,并没有像哥哥李重润那样养成沉闷不言的性格,颇得皇上宠爱。

  今日恰逢李重轩提前将功课结束,孙元枫便带着他来拜见皇太后。

  “那是......妙才人?”

  孙元枫把视线从儿子那里收回来之时却注意到了远处被迎春拉着的赵雪霁,那个新来的才人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让她有些忧心。

  “娘娘,要去打听打听吗?”身后的宫女恭敬地上前在孙元枫耳边问询。

  孙元枫摇了摇头,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儿子身上:“妙才人的事情,有德夫人替她担心。重轩,别着急,慢慢走。”

  ——————————

  殿里孙元枫和太后屏退了众人,婆媳之间说着体己的话儿。

  而李重轩少年心性,本就是为了有自己自由的时间才吆喝着要来奶奶这里玩耍,在拜见了太后之后便赶紧溜了出来,被一众丫鬟太监跟着,大摇大摆地开始慈宁宫大冒险。

  后院有个清净的地方,在慈宁宫的西侧,毗邻着镇压厄运收集天露的紫金水缸建了一个小小的花园。

  这里是松月的地方。

  在这临近慈宁宫后侧的小殿其实都住着一群特别的人——太后的面首,松月是其中之一。

  面首们多是皮相不差的男子,兼具特长和会讨人喜欢个性——也算是一个不算差的去处,毕竟比起那些菊楼的倌儿、公子的玩物,做女人,特别是贵女的面首,倒也不是那么差劲。

  而太后的面首,活计更加轻松一些,慈宁宫从不缺人,无须做些什么劳神费心的事情,而太后年纪大了,信佛信道,一般不言惩罚,更不用事事如履薄冰,过得自在。

  比起承恩侍寝,太后更像是单纯的欣赏美好的事物,平日里多是聊聊琴棋书画、佛经道理、闲闻杂谈等等,除了出不了慈宁宫的大门,他们已经活得胜过千万人。

  松月的花园不同于御花园的繁花盛开,这里只有葱兰点点,绿意里零星白色。正中央有一个檀木凉亭,清风徐来,春日里竟少有虫豸靠近。

  亭中一位身着月白衣衫的男子独坐,与葱兰的黄白相配,别样的和谐。

  李重轩迈着小短腿“蹬蹬”跑进凉亭,打破了男子“天人合一”的境界,惹得他不由把目光放在面前的小童身上,就连手上捻着的桂花糕也自然放下。

  李重轩吃力地垫起脚,把手撑在石凳上,然后把肉乎乎的小短腿吃力地抬上去,用尽全力想要爬上和自己胸口差不多高的石凳,小脸布满了认真,红扑扑的。

  松月收回了打算拉一把的手,看着眼前李重轩的动作,眼带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