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兴安请茶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408 2019.12.07 20:45

  沈墨的案子告一段落,但比起悬案,那些人心的复杂,在宫内也毫不逊色。

  这日安羽被兴安请来内务府喝茶——这位小宦官虽然位置不高人脉却不错,加上安羽并没有刻意隐瞒,他知道安羽与渠案私下有交流的事情并不意外。

  反正也只是过来吃茶,本就被偏袒分了个好差事的事情在内务府也不是什么秘密,再者这里人也不少,光天化日在院里喝口茶又有什么不敢去?

  其实就算兴安不主动来请她,安羽也会找上门去。

  人家在投资自己,总得让人瞧见几分前景不是?何况有些事情也少不了这位的帮助。

  兴安也是个敞亮人,前院人多事多,有时候来来往往的也少不了高等级的宦官,他便将茶桌摆到后院门边,当然,这位小公公没那个本事在前院包场。

  这地方过往的人也不少,时不时就能经过几个去仓库取东西的跑腿。

  说实话,安羽还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排场,她被引进门内,看见兴安从朱红大门后边儿掏出折叠的简易茶桌之时差点没笑出来,好在小姑娘涵养不错,很快就小跑过去帮着搭好桌子摆上茶水。

  “这里的风景倒是与安羽想象的不一样,”她抬头看了看明晃晃的日头:“兴安公公的茶果然不一般。”

  “没办法,”兴安脸上挂着笑:“宫里没什么趣事,消息跑得快,咱们可不敢留下什么不好的传言,不然污了姐姐的清白该如何是好?”

  “你说的倒是有趣,”安羽笑看那些时不时诧异打量两人的路人:“那明日传出什么【光天化日宫女太监在内务府后院如此这般】公公怎么解释?”

  端着茶水的小宦官猛地放下手里的茶碗,眼睛睁得老大:“姐姐莫要吓我,若真如此......就只能委屈姐姐去外院守着了。”

  说到这里,他还忍不住攥起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心疼道:“可惜姐姐如花似玉的模样,娇嫩的双手余生只能泡在冰冷的洗衣水里。”

  安羽捂嘴笑道:“既然如此,倒还不如不喝兴安公公的茶,免得又晒太阳又担惊受怕。”

  “是兴安错了,”小太监打了个稽首:“如有下次,便清扫陋室,拾掇装扮,好让姐姐只需担惊受怕,不必受这烈日。”

  “公公倒是有趣,”安羽正了正神色,笑道:“不知今日找安羽何事?”

  “很多事情我都相信姐姐心有思量,不过或许也可以找我搭把手?”

  “渠案那边公公可有机会?”

  “姐姐可真是高看我了,”小太监低下头,露出半张委屈的表情:“不过是内务府的小太监,哪来的本事能帮上百戏坊新秀?”

  “那...公公指的是?”

  “那个造纸坊的新人。”

  兴安脸上是标准化的微笑,安羽也没办法从他的表情看出什么,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楚渊的消息,毕竟虽然安羽曾告诉楚渊有事可以去找兴安,但楚渊那个性格想来不是会主动寻求帮助的人。

  安羽眯了眯眼睛:“曾与那位有旧,没想到能在宫中再遇,上回点灯手被划伤,便央求他帮安羽扫了几回地,若是他曾来找公公寻求帮助,安羽便求公公许安羽这个人情。”

  “他倒是没来找过我,”兴安摇了摇头:“原来曾与姐姐有旧,做了阉人也是可怜,只是那造纸坊不是什么好地方,领头的也不是善茬……”

  兴安在“阉人”二字上略略重读,也不晓得是在提醒安羽什么,不过很快就略过去,想来他并不觉得安羽会选楚渊而不是皇帝。

  转头便提到楚渊所在的造纸坊,诉尽不少往年小太监的可怜事,字字句句都是劝导安羽请他帮忙。

  如果哪天有人告诉安羽楚渊会被一个领头太监打压折磨,安羽是不相信的,毕竟那人虽然平时不说话,什么都憋着,可他又不傻,明里没办法下手,暗地里丢石头砸人还不会吗?

  不过想来,如果他为了不暴露身份,还想呆在宫里陪着自己,加上那个领头的确实如兴安所言喜欢折磨新人取乐,那估计明面上楚渊确实过得不好。

  换个思路,就算那个领头的人还不错,但手底下有个不听话的天天跑出去帮人扫地,雷打不动,是个管事都会加重任务吧……

  反正兴安总会找机会让她欠下些什么。

  安羽扶额,想起陪着她扫地的楚渊就无奈,这个人像个倔强的孩子,又不能把他拖出去打一顿,只能叹道:“安羽的确曾与他有旧,若公公方便,便求公公帮他安排个好差事吧……”

  ———————

  漆黑而沉闷的屋内楚渊半跪在地上,身穿白色中衣,两手被麻绳捆住,背在身后。

  一旁是强壮而阴郁的管事,拿着木棍,打量着楚渊低头的侧脸。

  管事这几日心里都不爽利,本来造纸坊就没有油水,人手也不够,这苦地方每年分不过来几个劳动力,偏偏活儿又多,有时候工程赶不上,他还得自己撸起袖子跟底层小太监一起没日没夜的赶工。

  这不,才没多久就有几个小太监托了关系调到别的地方,都怪他没有把那些混账的包袱检查干净,居然能让那些东西存下钱来。

  更令人愤怒的是,新分过来的只有一个新人,而且这个新人在净身没结束的时候还偷跑了!

  他本就下定决心让这个新来的瞧瞧造纸坊的染缸有多深。

  没想到楚渊来是来了,但是除了睡觉就没在坊里呆过!

  偏偏这几天上面急着催工,他不得不白天陪着笑,晚上赶工期,都快累趴下了,根本没时间逮这个混球,只能命人把楚渊的吃食都给扣下,想着楚渊饿了就会来找他认错。

  这也不怪管事没料到,毕竟他也没想到安羽这个变数。

  记得楚渊没吃饭的第二天,他一如既往地来找安羽扫地,刚接过扫帚肚子就响了起来,见他默默转身安羽就知道肯定有人没让他吃成饭。

  收养了十来年的孩子,安羽还能不知道楚渊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安羽也没责怪他,只说让他在这里等着,便自己找了桃叶,去大厨房里拿了不少吃食,拿油纸包上塞给楚渊,让他回去干活儿,受罚找兴安。

  接下来的日子,楚渊却还是每天都溜过来帮忙。

  况且虽然告诫他安分些,别惹出什么乱子,点灯那日安羽却还是叫上他偷偷拆了不少祈福灯......

  为首都没做好表率,又怎么好约束手下呢?

  更因为一则安羽在他进宫后就不愿意命令他,二则有楚渊在身边办很多事都会方便许多,三则虽然楚渊溜出来,却没听宫里闹出什么乱子,想来他有自己的办法,安羽也就听之任之。

  因此没饭的日子里安羽便每日给他捎带些,如此,楚渊的生活竟比在造纸坊认真工作好上太多。

  但是好日子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工期很快结束,造纸坊也不再全体上下紧绷,管事也有了时间喘息,所以他第一时间便找人把睡梦中的楚渊给绑起来,然后带到他的屋子里,准备好好收拾一顿。

  可是刚刚抬起手里的棍子打了一下,还没开始撒气,门便被人推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