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路遇易舒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135 2019.11.20 17:42

  赵雪霁回钟粹宫的路上正好遇上从立政宫回来的易舒。

  “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易舒虽然刚刚因为皇帝不晓得关心自己的身体,反而把自己受到伤害的事情拿出来当作笑料讲给她的事情不满,但出了殿门便已经平复下了心里的情绪,重新让理智占了上风,面对看好的赵雪霁更是温和。

  赵雪霁知道这几日易舒一直都陪着皇帝养伤,以为自己宫里的主位娘娘早已知晓陛下今日会来,她看了看自己着急忙慌的模样,不由心生胆怯,抢先跪在易舒面前开口解释。

  “德夫人,嫔妾不知陛下这几日会驾临后宫,偷偷去了桐宝林那里下棋,一时贪玩误了时间,听闻苏总管传唤才知晓此事,这才匆匆回宫准备迎接陛下。”

  迎春更是在赵雪霁跪下后便不停磕头:“是奴婢没能照顾好才人,是奴婢的错,奴婢忘了抱琴姐姐嘱咐,怪奴婢没能早一些迎才人回宫,是奴婢的错,恳请德夫人不要计较与才人计较。”

  额头在铺就鹅卵石的地上磕出“砰砰”的声音,殷红的鲜血早已顺着伤口滴落在地,浸入石缝里。

  刚刚易舒在御花园里散了会儿心,苏总管出门传话时更是小心避开可能会因为这件事情责罚他的易舒,这才导致她快要走到钟粹宫门口才知道皇帝要宠幸赵雪霁的事情。

  没想到刚刚还在吆喝着疼的陛下在自己走之后便能生龙活虎,更没想到他平时傻乎乎地,现在倒能想得出这样的法子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易舒内心的无名火倒是难得地被勾了起来,对自己倒是够聪明,若对青昭仪时有现在的半分机灵,也不至于三年没能吃着。

  “既然知道陛下待会儿要来,现在还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易舒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一对泪眼婆娑的主仆:“想让陛下怜惜也得好生打扮着,哭得好看些。”

  “谢,夫——”

  赵雪霁正欲磕头感谢,却停身后传来陌生又熟悉的男声:“慢着。”

  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路悠闲着晃荡过来的李思远正和长芳说着话,在长芳有意无意的暗示下,约莫是感觉到了自己去光华殿的不妥之处,不过这苗头才刚刚冒尖,他就看见了跪在地上连眼泪都不敢擦的主仆二人。

  丫鬟疯狂磕头的事情常见——没几个要被责罚的宫女不是这样求饶的,但是这赵雪霁明明是易舒自己要过去的,怎么突然就不喜欢了?

  帮自己的妃子出个头应该没什么错,藏在树丛后边儿的李思远正了正衣冠,大步迈出,自我感觉一身正气:“慢着!”

  他走上前去停在赵雪霁身旁,视线对上正盯着他的易舒:“小舒啊...”

  李思远自我感觉还挺良好,打好了腹稿准备好生劝导“欺凌弱小”的易舒,不过还没说出口,易舒便对他微微福身:“陛下不是今晚要去妙才人殿里?只是她现在还未准备周全,不妨先去我那儿坐坐,待她收拾妥当亲自来请陛下过去。”

  “妙才人,你可明白了?”易舒淡淡地对赵雪霁吩咐道:“本宫给你时间弥补自己的过错。”

  “是,”赵雪霁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回答:“多谢德夫人。”

  一句话里满满的都是感激和劫后余生。

  她向李思远福身后便急匆匆跑进钟粹宫的大门。

  “小舒啊……”李思远准备二度开口,他觉得需要向自己的爱妃传达自己的丰富学识。

  “黄昏微凉,陛下身体还未痊愈,不宜在外停留太久,”易舒温柔地看着李思远,末了添上一句:“若陛下自觉已经康复,那明日妾便呆在南薰宫哪儿也不去,妾这几日也累了。”

  毕竟能否悠闲地偷懒取决于有没有一个好代笔,李思远从心地露出微笑,不由分说拉着易舒往钟粹宫里走。

  “寡人觉得爱妃说的有理,”他抬手扶额,表情虚假而做作:“哎呀,这才刚刚站了一会儿,怎么就开始头疼了呢?”

  ———————

  “迎春,你赶紧把脸上擦擦,娘给我的包袱里装了不少的银两,你多拿些,去太医院用我的名义买些药来涂上。”

  赵雪霁进门便拉住想要开始收拾东西的迎春,看着自己的贴身丫鬟满面血污心中更是自责不已:“姑姑教了我们要用什么样的准备来伺候陛下,荷香更是内务府派来的一等功女,对这些也熟悉,待会儿让翠竹替我梳妆收拾就够了。”

  见迎春还欲开口推辞,赵雪霁解下腰间的手帕替她把脸上的脏污擦拭干净,恳切道:“迎春,只有你是从府上陪伴我到宫里来的,待会儿也得靠你替我去德夫人那里请陛下过来,若不好生收拾,怎么能去见陛下呢?”

  “是......”迎春的眼神有些闪烁,匆匆避开赵雪霁的眼睛:“那才人....奴婢退下了,您...一定得照顾好自己。”

  她推后几步,抬起头来,坚定地看着赵雪霁:“奴婢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却说这边赵雪霁殿内几乎是全员紧张地在收拾安排,而一墙之隔的南薰殿却意外的安静。

  李思远大约是在养病期间习惯了躺卧,这一进殿内便寻了个椅子,命人垫上软垫,似若无骨地靠在上边儿。

  易舒倒也没说什么话,这里是名义上是她的地方,但实际上却皇帝的后宫,况且李思远刚刚才看到了如此引人误会的一幕。

  本身她在交泰殿内便不应该一言不合丢下皇帝自己走人,如今他能够保持平常的状态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尽管道理都在心里,可想起李思远为了敲打自己,今日偏偏选了和自己同住钟粹宫赵雪霁,易舒便气不打一出来。

  “原来陛下才走了这么一会儿路便如此累了。”

  话出口易舒就开始后悔,明明面对沈青君肆意妄为她都未动半点肝火,但一见皇帝对她和对其他人稍有不平等,她便心中忍不住委屈。

  “这...”李思远摸了摸下巴,下意识解释道:“朕果然还是不能沉溺享受,由奢入俭难,朕躺惯了,已经不想再起身坐直,你看朕的身体多熟练。”

  李思远说着还试图把自己撑起来,不过动作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伸手将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易舒拉了过来,再度躺了下去。

  “不过这躺着,哎呀,可真舒服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