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六等分的后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比试

六等分的后宫 养猫咪的鼠兔 2278 2019.11.26 19:06

  说起来这其实是一场奇怪的比试,从赌注到打赌双方的行为,在别人眼中都有些好笑。

  可两人一个是戎狄王女,一个是位高权重的将军,连此时最暴躁的赫连兴都闭了嘴,也就没人敢说什么。

  实在因为是他也好奇。

  “那么,我们这边,若沈某输了,同样将宝剑相抵,且在不越过底线的情况下,满足戎狄王女一个要求如何?”

  条件其实没有太大差别,囿于身份和立场不同,这是沈墨能提出的最优厚的赌注。

  “我没意见,不过,”她皱着眉头看着两手空空的沈墨,“你就空着手?”

  沈墨轻描淡写道:“这样公平。”

  两人各自站好,接着徐班不知从哪里借来一只小旗做令旗,在他挥手的一声旗响之下,赫连素手握短匕首率先朝沈墨扑了过去。

  贴身近战最为凶险,那匕首当着沈墨额头便往下刺过,沈墨不慌不忙抬起手臂,青铁护腕撞上匕首,发出呲啦的刺耳声响,他沿着对方用力方向一起往下,待到赫连素攻势用尽,陡然将手臂往外一翻,轻松将对方手臂振开。

  一击未成,赫连素退开,匕首改正握为反握,借着灵便身法,虚晃一枪,与沈墨擦身而过,瞬间扭转纤腰,匕首如生双目,朝沈墨脊背刺去。

  令她恼火的是,对方并不比她缓慢,竟然背对她往前一俯,左手撑住地面,同时左腿后扫,躲过她的匕首,那只马靴撞在她脚踝上,不仅再次躲过攻击、击退攻势,还疼得让她踉跄几步。

  听见对方趔趄的脚步声,沈墨一撑左臂迅速站起,然后再次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表情冷漠严肃。

  见他如此轻松写意,赫连素心头不由升起了三分怒气。

  她再度出手,匕首探向对方喉咙,誓要让对方吃吃苦头,却见对方眼中光芒一闪,自己掌中匕首已然落地,手腕还在隐隐作痛,却不知如何输掉的。

  “同样的招式,不该这么快用第二次。”沈墨没有开口,倒是徐班出言解释道,“王女输了。”

  他早已看出其实将军在她第一次攻他面门的时候就可以凭借力量压制夺下她的匕首,之所以不着急,恐怕也是想在众人面前给戎狄使臣一些面子。

  “既然比试结束了,王女还是回去好好歇息吧,活络散等伤药士兵会很快送上。”

  赫连素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赫连兴,忽然道:

  “你要我做的,我已经做了。”

  随后她头也不回的,朝着客栈的方向离开。

  徐班见此,吩咐两名士兵跟在她身后护送。

  后头的赫连兴叫不住她,又急于向沈墨解释,刚要开口,却看见沈墨脸上极为古怪的一个笑容,让他生生打了个寒战。

  “徐班,你暂且替我为陈夫人和陈公子作陪,请赫连使者随我过来。”

  沈墨往前一步,左手探出抓住赫连兴手臂,竟然将那体型矫壮的戎狄人扣得死死的,根本无法挣脱。

  陈夫人和陈公子朝他行了个礼,且前者用团扇遮住了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

  赫连兴硬生生被沈墨拖到了陈府僻静无人的后院才被放开。

  但这并不意味着对方放松了对他的控制——赫连兴明显地感觉到了沈墨浑身爆发出的杀意。

  就像被猛虎的眼神锁定,他背后一阵一阵的汗毛立起来,心头极度戒备。

  他是真的想杀他。

  他能猜到沈墨知道他原来的目的可能会生气,但没有想到会直接挑起对方的杀机。

  一阵令他毛骨悚然的沉默以后,沈墨眼中的杀意逐渐被压下去,他开口说话: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沈墨当场挑明一切,“你不想赫连素嫁给皇帝,索性让她来试探我。”

  沈墨咧开嘴笑,露出森森白牙。

  “赫连兴,不要再打什么歪主意,你要知道和亲是你们自己提出来的,能娶你们王女的只有陛下,你的命——”

  他上前一步,一手提起赫连兴衣襟,另一只手压住对方按住匕首的手臂,往下一探,一扯,将对方匕首夺到手中,锋利的刀刃抵在赫连兴腰间,让他动弹不得。

  “你的命不值钱,未必足够让本将军送你一个来回。”

  “你若再不安宁——这一个来回内,沈家军铁骑必将踏平戎狄疆域。”

  接着他松开将对方勒的死死的左手,眯着眼睛看赫连兴倒退两步,然后艰难地喘着粗气。

  赫连兴想的实在太简单。

  沈墨手中握着沈家军三十万兵权,长期驻守边关,对戎狄知根知底,倘若再与戎狄联姻,哪怕从未有不臣之心,也会担上谋逆之嫌。

  沈墨远离朝堂,向来不在皇帝掌控之下,相比一直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的丞相尚书等人,实在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更何况因为沈青君入宫,他和皇帝暗中一直不对付,莫非还要为了小小一个戎狄搭上几十万将士性命?

  而假若他真因为一个连妹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的王女而见色忘义舍了军权,又靠什么给妹妹撑腰?

  是以赫连兴所为,完全触动了沈墨逆鳞,让他起了杀心,只不过——两国相交,不斩来使,赫连兴这条小命没必要现在就折了。

  “老实待在客栈。”他笑吟吟地对赫连兴道。

  ——————我是分割线——————

  徐班见赫连兴垂着头跟在沈墨后面,见沈墨恢复了那个冷漠严肃的表情,便知道事情已然解决,再次遣人将赫连兴送回客栈。

  四人再次向西市出发。

  曲县西市,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虽然连年征战,但并不意味着疆域内外国家毫无通商交流,除戎狄外,自西方而来的还有宛岐,波若,小西亚等国。

  这些国家带来了大量的金银器、马匹、宝石,再加上少量战区缴获的战利品,都堆积在并非一线战区的城中作为商品。

  得益于沈家军多年征战,三国之中,小西亚与宛岐已俯首称臣,但波若却仍在中原和戎狄之间摇摆不定。

  三国之中,小西亚盛产稀有矿银金;宛岐贩卖玄乌骏马;波若以宝石为交易品,同时也精通短兵器锻造技艺,譬如赫连兴手中那把匕首,便是波若国人所造。

  沈墨为沈青君准备的礼物,大约就会来自这里——胭脂水粉,发钗首饰终究太无新意,何况沈青君想要的也不是这些。

  沈墨正思索着,一抬头,便看见陈夫人头顶一支样式奇特的镶宝石的金钗,那宝石太漂亮了,深邃的蓝色仿佛真正的夜空。

  沈墨皱起了眉头,开口问道:

  “夫人在何处买到此钗,可否告知沈某?”

  陈夫人一愣,才道:“是闺中密友所赠。”

  沈墨的眼神从那蛱蝶双股金钗上挪开,回过头去仔细打量集市上的其他物品,语气轻松写意:“的确是好东西。”

  好到有些眼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