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一个灵魂闯乱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熊氏称王

一个灵魂闯乱世 养猫的特狗狗 3297 2020.03.25 13:40

  周朝国都洛邑

  现任周王姬延愤怒的训斥着跪在下面的大臣

  “郑寝小儿莫非欲刺王杀驾?”

  原来,昨日周王心血来潮隐藏身份出宫闲逛,在市集闲逛时突然周围人们一阵慌乱向两侧靠去,只留下中间大道。

  周王与几个随从在路中间,这时有一好心老汉在旁喊道“少年郎,快来此,莫在路中阻贵人之路。”

  周王好奇便问老汉:“在吾面前何人敢称贵?”

  “少年人莫要自误,来人乃当朝郑太师之子。”老汉劝说道。

  周朝自幽王烽火戏诸侯后被犬戎攻破国都镐京后周朝威信大降,后虽借羊马官秦祺一己之力收复镐京,确因秦祺也战死于犬戎之手便分封其子为秦侯驻守秦地,迁都洛邑。

  不想百年来,周朝越发势弱,洛邑旁郑国国公借此将郑地并入周地,借此掌周王持周之名器,自封太师,携天子令诸侯国。

  当代郑公雄才大略郑国国力强盛又持大义,一时诸侯国竟然默认此事。却不想后人无能,郑周被周边晋齐两国蚕食国土日渐缩小,连周王每日所需都得靠晋国供奉才得以维持。

  但晋国公却无意取代郑公入驻周地,以至于现在周地朝内一切事务皆由当代太师一手把持,所以郑氏在周地可谓是一手遮天。

  此时有一众人骑马而至,为首的是一少年,看其穿戴便是权贵之弟。来人乘马而至,看到路中有人却不降速径直撞来。随从大惊,怕天子受伤。持刀上前,喝止却未报上真实身份。

  “此乃城内,无战时不可纵马。”

  来人听后嘴巴露出一丝讥笑不管不顾撞上挡路随从,一下子撞翻两个随从,但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撞倒几个随从后,马力不支停了下来,后面随从见到也停了下来。

  “你等何人,挡我去路,欲死乎?”被撞倒的随从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眼见不活,来人却一点没在意,怒斥周天子道。

  “你又是何人?寡人面前也敢放肆。”周王不再隐藏身份。

  少年细细观看眼前之人,确实是周王。撇撇嘴,翻身下马抱拳行礼后称:“臣郑寝,不知大王驾到,冒犯之处望请谅解。”

  “哼。不知者不为罪,但今后莫要如此跋扈。去罢,莫在此扰民。”周王也不愿过分得罪郑氏,得了台阶也就算了。

  “臣告退。”说罢郑寝便翻身上马欲离去。

  本来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却不想周王也是少年口快对刚才劝说老汉得意洋洋道:“寡人面前皆臣下之辈,寡人之言莫敢不从,寡人面前何人敢为贵人。”

  “是极是极。”老人连声称道。却不想此举恼了正要离去郑寝,自小飞扬跋扈的他,在他看来所谓周王不过是有名无实之徒在郑地乞食之辈来日自己为太师也不过是手中傀儡,今日本不愿受此一气欲息事宁人,却不想其得寸进尺在小民面前羞辱于他,一时不忿,将马上之弓取出搭箭射向老汉,一箭将其射死。转身离去。

  箭从周王眼前飞过,周王何曾碰到此等场面吓得其一身冷汗。瘫倒在地,胯下有一滩液体流出。却是被吓得尿了裤子,待郑寝离去后,周围之人理论纷纷,周天子一阵羞怒。

  “此乃乱臣贼子也。”说罢便灰溜溜的返回宫中,召集群臣欲挽回颜面。便出现了刚才这一幕。

  “太师到。”此时门外宫人传道。

  来人便是当代太师郑仪,郑寝父亲。来人进殿报手行礼后口称:“大王万福。”

  “太师可知.........”周王刚欲斥责,却不想被郑仪打断。

  “大王臣下今日入殿之时寻得一宝物,献与大王。”

  看来是来道歉的,若是如此斥责一下此事便揭过罢了,寄人篱下便是如此无奈。

  “何等宝物。太师可曾带来?”

  “当然。”郑仪挥手,殿外宫人便牵着一匹枣红色大马进殿。

  周王看此马便发现是郑寝昨日所其之马,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太师此为何意?”

  “臣出门时,坊间传闻天降祥瑞名为麒麟,便派人寻来献于大王。”郑仪理由都拦得住嗤笑道。

  “此为马,太师莫要是要欺寡人无知。”周王脸色越发阴沉下来。

  “大王可不知,此祥瑞观之似马,实为麒麟。大王不信可问其他大臣。”说罢郑仪冷冷地扫了一眼其他大臣。

  “大王,此乃祥瑞麒麟。”

  “是极是极。”

  “臣观此等祥瑞百年难得一遇,太师得之献于大王,真可谓是商之比干。”

  大臣们连连称是。

  周王气得脸都黑了,却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寡人倦了,欲回宫,卿等可退下。”转身离去。

  这时身后传来郑仪的声音:“大王,此祥瑞当好生照料,方佑我大周之基业。”

  周王身形一顿。

  “可。”

  后此事传出天下哗然,周朝越发势微。

  此时楚国平定江汉平原,灭掉权国,改设权县,成为史上第一个县。此后,每灭一国,就将该国的公族迁至楚国后方,原有的地盘,则变成楚国一县。

  楚国快速膨胀起来,连远在中原的诸侯国也忌惮三分。

  次年,楚国出兵随国。

  楚国组建了一支能在随国、枣阳一带任意驰骋的车兵,但讨伐的目的不在于摧毁随国,而是迫使随国国君做楚国的附庸。

  因此,当楚兵兵临随都城下时,就把随国国君当作传话筒要挟周天子。

  楚国此时国君叫熊通。

  熊通对随侯说:“自周王东迁,诸侯不尊王令,或相侵,或相杀,奸臣当道,叛乱四起。乱臣贼子郑寝居然箭射大王,大王却无能为力,不敢追究。汝此去洛邑,告知大王,今吾熊通可护之周全。吾有敝甲,欲已观中国之政,请王室尊吾号。”

  随侯惧怕楚国兵威,前往洛邑将熊通之言如实告知周王。

  周王得此消息十分为难。

  首先无论是前朝商或是现在的周朝都是当年黄帝后裔,分封诸侯皆黄帝子孙,而楚地之人大多源于炎帝神农氏,虽不为一支却也还是受中原诸侯待见。

  但楚国国君当年因为周天子之师而分封于楚地,但其为祝融氏后裔,虽然后人奉颛顼帝高阳氏为祖,祝融为远祖。欲与中原相亲,却还是不受中原各诸侯所待见,之后楚国越发远离中原诸国。

  诸侯分封分有两次,第一次就是就是武王伐纣后分封有功之人与姬氏子弟,当年姬氏封为公爵,有功将士分为子爵侯爵不等,楚国熊氏就是当年分封诸侯因为天子之师但无大功封为子爵,后远离中原自己在经营着一亩三分地。

  第二次为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后被西北蛮夷攻破国都镐京,诸侯闻之勤王驱逐犬戎,移都洛邑免遭犬戎骚扰后再度分封。当时立下大功的马官赢氏秦姓分封原镐京为秦国,勤王各诸侯国按功绩加爵大多晋升为公爵或侯爵,但楚国却没有一人前来。

  太师郑仪道。

  “大王分封诸侯后,诸侯应为王室提供兵役税赋。当年周王室有难东迁洛邑时,郑国出力最大。齐国、晋国、秦国等或多或少都有所表示,楚国既无派兵驰援,也未向王室缴纳贡钱,如何封之。”

  “再者,当年周王南巡至楚,楚国未曾即使迎接大罪,没有讨伐还好,若今日还升官进爵,还不乱套。若楚国仗势迫使王室封为公爵,他日,楚国必假借王令,欺凌诸侯,反助长其气焰,乃取祸之道。”

  随后周朝各臣子得一结论:

  不分封楚国为公爵,反正从楚国得不到什么好处。他想称公就称公,想称侯就称侯,听之任之。总之对王室无所损益,既然王室现在没有力量制止他,便随他楚国冒名僭号去吧。

  若楚国敢自称楚公,便是自找麻烦,必然会成为天下诸侯得众矢之的,所以宁可听之任之,也不能出自王命。

  想当年郑仪之祖挟天子令诸侯何等雄才,却不想几世之后后人如此昏庸,所言之事真可乃是取祸之道。楚国命人威胁周王室,若周王室派人训斥,令诸侯们派兵伐之,诸侯们皆周氏臣子,四百余年周王室早已深入人心,再如何还是会出兵伐之,既可以削弱诸侯国力也能立周朝国威,当为上策。

  次之随意找一借口将熊通爵位升为侯爵,令其派遣些兵马与财物供王室差使,虽损些威严却可落得实在好处,也不失为可行之路。

  现在被威胁了一声不响,若熊通不尊王令,自封爵位,来日各诸侯便有学有样,王室存在至今无兵无权,只剩持名器封爵之能为遮羞布了。若连这点权利都失去之后,周氏真可谓是名存实亡。

  次年,随侯至楚国言王室拒绝提高熊通名号后。让天天幻想着死后能当楚武公的熊通大怒,拍桌怒道:“姬延小儿,安敢欺吾。王不加吾,吾自尊尔。”

  随后自己给自己加官进爵,当什么侯啊,什么公呀,要当就当王。

  于是熊通随即把自己册封楚王,自称“楚武王”。武这个溢号,也是自己在生前就定好了。

  当年,熊通加冕登基,建立大楚王庭,定都郢城。随后在沈鹿(湖北忠详),学周武王召开楚朝诸侯大会。

  楚国影响力之下的南方小国诸侯无奈只能赶来拜见这位新大王。

  此次会盟随国倔犟的拒绝参加这种大逆不道的会盟,不承认熊通为王。于是,熊通派兵攻打,随国大败沦为楚国附庸。

  前车之鉴,各地小诸侯便纷纷公开承认楚王为天下共主。

  熊通随后致信于周王道:“今寡人亦为天下共主。若有所需,寡人仍愿为之效劳。”

  周王看后,脸色发青发白却又无可奈何。

  楚国称王,开诸侯史上僭号称王先河,周王室失之名器。其余大国,不甘人后纷纷称王。自此天下大乱。

举报

作者感言

养猫的特狗狗

养猫的特狗狗

前面的五章是故事的前言,和后续的剧情有关系。算是剧情设定,不看也不影响后续。明天开始进入正章。

2020-03-25 13: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