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遇劫

重生八零悍妻来袭 顾清渏 2087 2019.09.24 14:45

  两人微微站起身,伸头往后看,这一看吓一跳,有两个人正在打劫。

  其中一个络腮胡拿着匕首,另一个劫匪则挨个朝睡着的人身上摸去。

  没醒过来的人钱被摸走都不知道,醒过来的刚要叫就被络腮胡用匕首顶了上去,吓得不敢出声。

  “我,我没钱!”其中一个乘客吓醒,惊得满头是汗。

  “有没有钱摸过就知道。”劫匪冷笑,朝乘客的身上摸去。

  一摸,摸出了几张钱,“这是什么?”

  “这……这是我的救命钱,求求你们别拿走……”那个人苦苦哀求。

  “要钱还是要命?”络腮胡把匕首往那人面前一比划,那人脸吓得煞白,再也不敢吭声。

  两人讥笑一声,继续朝下一个人走去。

  郭湘和易子琛对视一眼,同时看向黄正力。

  上车的时候郭湘就注意到黄正力手里拿着一个包,那包鼓鼓囊囊的,恐怕里面都是钱。

  到滇南做玉石生意要带大笔资金,现在还没有银行卡,也没有支票,只能带现金。

  两人脸上都有点凝重,不要还没开始钱就被抢走。

  郭湘指了指黄正力,又指了指自己这边,示意易子琛把包放在她这边藏起来。

  一来她是女孩子,二来她的座位靠里,比较隐蔽,劫匪可能不会注意到。

  易子琛用手肘悄悄捅了捅黄正力,他一下惊醒,本能地把身上的包抱紧。

  “怎么啦?”黄正力问。

  易子琛低声说道:“后面有劫匪,把包给郭湘。”

  黄正力转头一看,立刻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把包递了过去。

  郭湘接过包快速地藏到了座椅下面,塞进最角落的位置,手上拿着自己那个帆布包。

  三人接着装睡。

  过了一会儿,两个劫匪走了过来。

  两人看到易子琛三人的打扮,脸上露出喜色,看上去像是有钱人。

  络腮胡先把手朝黄正力的身上摸去。

  黄正力一把抓住他的手,厉声喝道:“你要干什么?”

  “把钱交出来!”络腮胡的匕首朝黄正力的身上顶了上去。

  黄正力伸腿一踢把络腮胡踢开,两人打了起来。

  另一个劫匪却一眼看到郭湘抱在手里的包,眼前一亮,这恐怕有不少钱。

  直接伸手朝包抓去。

  郭湘猛得睁眼,抱紧手里的包,大叫一声“干什么?”

  “把包给我!”瘦子抓住包就想抢。

  郭湘大叫起来,“抢劫啊,快来人啊,有人抢劫啦!”

  “你给我闭嘴!”劫匪大惊,抢了这么多人都没有人敢喊,没想到一个女孩子却这么大胆。

  他慌忙伸出手掌朝郭湘的嘴上捂去。

  易子琛见状拿起桌上的保温杯朝劫匪的头上就砸下去。

  “啪”一声,保温杯碎裂,劫匪的头晃了一下,流下一串血。

  很多乘客这才惊醒过来,“怎么回事,刚才什么声音?”

  “像是有人抢劫……”有人站了起来伸长脖子看。

  “啊,我的钱没了……”

  “我的也没啦……”

  大家慌忙去摸身上藏钱的地方,发现钱不见的人都惊叫起来。

  “大家快来啊,抓坏人啊……”郭湘继续叫。

  被抢了钱的人想过去帮忙,可一见劫匪拿着刀又怂了,钱没了可以再赚,命只有一条。

  “快报警,去找列车长!”郭湘大叫,她知道很多人都是没有身手的普通人,胆小怕事是人之常情,不期望他们能帮忙,但是报个警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找死!”

  被打破头的劫匪气急败坏,伸出手掌朝郭湘的脸上扇去,都是这个女人坏了他们的好事。

  郭湘左手一挡,右抓住劫匪的手臂,用力一扭,把他的手臂扭到身后,压着他的头按在桌子上,冷笑,“以为我好欺负是吗?”

  另一边黄正力和络腮胡也打得难分难舍,黄正力的身手不错,络腮胡一点没占上风,便有点焦躁起来。

  再一看另一个人被制住,而那个女人又在大喊大叫,心知不好,等会儿乘警一来自己就跑不掉了。

  大叫一声,“老三,别纠缠了,快撤!”

  也不管黄正力了,松开手转身就跑。

  “还想跑?”黄正力顺手拿起一个别人放在脚边的包砸了过去,正砸中络腮胡的后背。

  络腮胡扑一下摔倒在地,可是连头也不回,爬起身就往前冲。

  被制住的劫匪心一下慌了,大叫一声“大哥等我!”

  说完脚朝后用力一踢,郭湘闪避,手上劲一松,那人腾地立起身,挥起拳头向后打去。

  郭湘往后一仰躲了过去,易子琛却没反应过来,一拳正打在他的脸上,嘴角顿时渗出一丝血来。

  劫匪趁机夺路而逃。

  “快拦住他们!”郭湘大叫。

  前面的乘客哪里敢拦,见到凶神恶煞的劫匪纷纷躲避。

  正好到了一个小站车停了,劫匪夺门跳下车。

  等列车长和乘警赶到的时候劫匪早就不见了踪影。

  见到乘警来大家纷纷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被抢了钱的人也过来报案。

  车厢里一时间闹哄哄的。

  乘警只好一边应付一边做着笔录。

  不过劫匪都跑了,记录归记录,这钱八成是追不回来了。

  郭湘松了口气,把包从座椅下拿了出来递给易子琛,他摇摇头,“还是放你那吧,安全点!”

  郭湘点头,把包靠在自己腿边,腿上比较敏感,如果有人动一下就能感觉得到。

  黄正力跟乘警说了刚才的情况回过身来,见到易子琛一惊,“你受伤了?”

  易子琛摸了摸嘴角,“没事,一点皮外伤。”

  “我这里有药!”郭湘连忙说道。

  说完从包里找出药来。

  黄正力惊讶,“你怎么还随身带了药?”

  “出门在外,有备无患。”郭湘笑笑。

  其实她是有职业病,前世养成的习惯,走到哪儿随身都会带一点常备药。有时还会带简易手术包,只是现在没这条件。

  郭湘拿出药棉沾了酒精,给易子琛擦伤口。

  易子琛坐在椅子上,郭湘俯下身低着头,这个角度他正好看见郭湘线条分明的唇,泛着淡淡的粉色光泽,那么诱人,易子琛的心咚咚直跳。

  酒精擦上伤口,易子琛“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对不起……”郭湘连忙说道,“酒精杀伤口是有点疼,马上就好了。”

  “没事!”易子琛连忙摇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