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杨琅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连续杀官案(2-25)

杨琅传 茧剪 1134 2018.01.13 09:57

  窦庆严道:“包婉,妳与卢铁匠居所邻近,可是妳杀害卢铁匠!”包婉睨眼道:“是,我和卢铁匠旧识,私宰场里的刀多委卢铁匠修补。龙神咬官杀人的传闻,云康大人说骗百姓容易,骗官难,终会查到齿剪上,令我灌醉卢铁匠推进赤湖里溺亡。”窦庆道:“尔等计谋当真歹毒,又如何杀害库牧述大人、蔡融大人和田奭大人!”包婉静默,无论窦庆怎么厉声逼问,对于杀官之事绝口不谈。花盈绯却道:“窦大人想不明白云康团伙,何能骗库牧述等人离府?”窦庆反问道:“贵家已知?”花盈绯道:“咱们查访田奭府邸时,下人刘嬷和柱儿争辩谁开得门,柱儿说过『当日菜肉贩子大清早就送货,哪户人家开门收货啊』,包姑娘即这菜肉贩子。”窦庆悟道:“包婉借便随时出入三人府邸,掌握他们和元大人晤面的约期时辰,顺利杀人。”

  此时,林草丛外喧动,长孙镝已赶来私宰场,叫道:“主子、窦大人,镝子来啦。”花盈绯叫道:“进来吧。”长孙镝甫跳入丛内,惊见包婉模样可怕,一时无语。窦庆望长孙镝腋抱一物,由布包裹,问道:“镝子,你拿得是齿剪?”长孙镝解布,出现一柄形状古怪的大剪,剪刃按距焊满铁齿,长孙镝伸臂摆弄大剪,往一株瘦树咬下,稍施劲力,大剪则如巨兽开阖齿颚,生生咬裂树干,窦庆失声道:“龙咬......。”

  花盈绯对包婉说道:“那孩子说龙神娘娘是好人,除了妳,谁也没赠过他钱救母亲的病,深信妳真是龙神娘娘降世。”包婉身体轻轻颤抖,花盈绯续道:“包姑娘,按『大业律』,翦乱诛暴,妳助云康连续杀官,当判斩刑,窦大人念兹妳凄苦可怜,当帮妳向法曹讲情,改判绞刑、以得全尸,花某无法左右判决,但能帮妳一事。”包婉冷笑道:“呵,大人能帮些什么。”花盈绯自襟袍内取出精致绣囊,解囊抽拿一面纹花铜镜,此镜乃今晨闵妍丽梳妆时,向她讨来:“妍丽,此镜可送我否。”闵妍丽奇道:“主人,您要女子妆镜何用?”花盈绯道:“送予一可怜女子,此女打出生便不敢照镜。”

  花盈绯回答包婉道:“有一神医能治妳蛇身,妳尚待字闺中,伏刑前,妳可照镜容妆、一睹本貌。”窦庆恻隐,包婉自幼蛇身,何谈嫁娶,依旧女儿身、妙姑娘,盘髻不过掩人耳目,愈发佩服花盈绯不仅思虑敏捷、更通透人心。包婉泫然欲泣,咬牙道:“此话当真......我知您不单是蠡苑花老板,窦庆对您俯首礼敬,您定隐藏高官贵爵身份......。”花盈绯伸出右掌,承诺道:“包姑娘,花某与妳三击掌对天地立誓,伏刑前,必治好妳病......不必再涂抹猪油解干裂之疼。”长孙镝记起孩童曾形容龙神娘娘“鱼鳞滑溜溜”,心下难过。包婉伸掌与花盈绯三击,幽幽道:“如早遇大人,或许我的命运便会不同。”花盈绯替包婉重新覆面、手缠,他也曾替鞭奴覆面,一人天上绝色、一人却身患极苦,花盈绯不禁长叹。包婉仰天长笑,笑声凄绝无比,随窦庆走出林草丛。长孙镝怒道:“主子,明明破案在即,我却没半分欣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