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小地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烤鱼没有生鱼香

小地主 如莲如玉 2134 2009.08.25 06:29

    “收网喽——”

  车老板一声吆喝,飘荡在河面。两排棒小伙一起嘿吆嘿吆使劲,渔网渐渐露出水面,胖子看到,网兜里噼里啪啦,鱼还真不少。而且个头都不小,半斤以下的都漏网。

  李队长拿个铁丝编的大笊篱,一下一下从网兜里舀鱼。舀出来之后手臂一甩,动作极为潇洒。里面的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落到冰面,翻了两个身,就直挺挺躺在冰面。

  “这条个大!”胖子一边拽网,一边发出惊叹,只见一条黑乎乎的大家伙在网兜里折腾,看样子足有十多斤。

  “这么大的胖头鱼,好兆头!”车老板子手里的二齿叉子一闪,牢牢把那条胖头鱼插住,李队长一只手拿笊篱兜住鱼头,另一只手揪住尾巴,好歹算把胖头鱼弄上来。

  似乎也知道噩运降临,胖头鱼垂死挣扎,身子使劲向上一拱,弯成弓形。李队长就觉得一股大力从两臂传来,噗通就摔个大腚蹲,不过大鱼始终在怀里抱着,有点像年画里面抱着大鱼的娃娃——那啥,是大鱼挺像。

  随着收获的增加,大伙也越拉越有劲,几十米的大网都拉上来之后,身上都出汗了,热气散发出来,遇到冷气,迅速凝结,看着就像每个人雾气腾腾的。

  胖子回头一看,只见冰面上横七竖八全是鱼,少说几百斤。一网下去就打这么多,要是天天打不就发了吗?

  随即心里又暗暗鄙视一下自己:真要那样,也早就打没了,跟山上的野牲口都是一个意思。

  不过他的心里也越发痒痒:这要是能开发出旅游资源,坐在岸边钓钓鱼,山青水绿,贴近自然,该有多美。

  “不错啊,这一网肯定超五百斤,休息一下阵,整点干粮垫垫,喝口酒暖暖,一会再打一网就回家。”车老板子看看腕子上的老上海,才用了俩点,时间赶趟。

  大伙一听高兴了,纷纷跑向马爬犁,然后一人拎着一个酒瓶子跑回来,嘴里嚷嚷着吃鱼。

  “吃鱼?又没锅,又没灶的,怎么吃?”胖子心里纳闷。

  就见这些人都忙活开了,从爬犁上卸下不少松木柈子,底下用豆秸点着,上面架起柈子,就在镜子一般的冰面上,竟然升起一大堆火,透着新鲜。

  胖子看了半天也明白了,冰上生火也不难,只要把柈子都架好,上边的不接触冰面,火苗往上窜,冰火两重天,照样很旺。

  另一边早有人收拾鱼,用刀子挂掉鱼鳞,把鱼劈成两半,内脏也不扔,专门放到一个小盆里。

  哇呀呀,烤鱼!胖子总算是明白了,不由兴奋地直搓手,以前在烧烤店倒也吃过,不过对他来说价钱有点贵,眼下冰面上全是鱼,那还不管够。

  车老板扔出一堆木把铁签子,大伙把鱼往签子上面一串,围着火堆慢慢烘烤。作料也简单,就是盐面。

  胖子找了上风头,蹲在那烤鱼,这是个慢活,千万不能着急,直接放火苗子上肯定烤糊。

  香气开始在河面飘散,很特别,那是一种原始的香气,绝对不是用各种调料加工出来的香味可以比拟。

  “早些年,咱们的老祖宗在这就是狩猎打渔,今天咱们也算体验一下老祖宗们的生活。”车老板的鱼已经烤好,两面金黄,撕了一条放到嘴里,然后仰脖喝一口酒,透出几分粗豪。

  胖子的鱼还没烤好,不免有点嘴急,凑乎过去抢了半截,放在嘴边咬了一口,外酥里嫩,里面的鱼肉滑嫩得跟豆腐一样,而且满口清香,腥气全无。

  清新淡雅,回味无穷。这就是胖子的感受,和山村生活一样,胖子很快就喜欢上这个调调。

  把半条鱼吃完了,这才问道:“啥鱼啊,这么香?”胖子现在的辨别能力不高,只认识鲤子、鲫瓜子等少数几种鱼类。

  车老板子已经又开始烤:“看这大嘴没有,身上还有黑斑,所以叫鳌花,肉质最鲜嫩,在城里想吃都买不到。”

  胖子点点头,起码他是第一次听说。借着烤鱼的当儿,胖子决定增加点知识,不时拽过来几条鱼,问这问那。

  敢情这水里的鱼还真杂,竟然有十几样之多,除了常见的鲤子、鲫瓜子之外,还有四五斤的鲢子、肉滚滚一样的大草根,跟鲶鱼模样差不多但是长着六根须子的大怀头,嘴大无鳞的嘎牙子,这鱼虽然不大,但是肉芝最白嫩……

  在轻描淡写地吃了两条一斤多的大鱼之后,胖子这才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拍了两下肚皮,然后在冰面上溜达,看到没见过的鱼,就用脚踢下来,抱给车老板子瞧,跟个小孩似的。

  眼前这条鱼就透着新鲜,颜色灰绿,身体细长,足有二尺多,前面的鱼嘴扁平,跟铲子差不多,两嘴还张着,露出锋利的牙齿,看着就挺凶。

  “这是狗鱼,也叫鸭鱼,你看那嘴跟鸭子差不离吗。这家伙性子最凶,专吃小鱼,就连野鸭子都能吃,你瞧瞧这大嘴。”车老板子给胖子解惑,然后就取出一把小刀,开始垮饬鱼鳞。

  “饱了,吃不进去。”胖子摆摆手,还打了个饱嗝做证明。

  车老板也不搭话,小刀子上下翻飞,鱼鳞全部去净,然后把刀子倾斜,一片一片雪白的鱼肉被他削出来。

  “吃生鱼,我怕闹肚子。再说,怎么跟RB人学啊?”胖子虽然好吃好喝,但是很讲究饮食卫生。

  “这话咋说的,早些年咱们老祖宗就传下吃生鱼的传统。告诉你,就这温度,啥玩意都冻死了,你就吃吧,管保没事,狗鱼黑鱼身上刺少,最适合生吃。”车老板子拿起一片鱼肉,在装盐面的小盒里轻轻蘸了一下,然后放到嘴里,嘎登嘎登嚼个不停。

  又喝了一口烧酒,然后咂咂嘴:“生鱼送烧酒,撑死不住口。”

  胖子听他说的邪乎,忍不住也拿起一片,只见鱼肉白嫩,而且没刺,撒上点盐面,放进嘴里,淡淡的鱼腥气散发出来,叫胖子忍不住想吐出来。

  “别吐,使劲嚼。”车老板子看胖子愁眉苦脸,连忙发出警告。

  胖子皱着眉头嚼了几下,眉头渐渐舒展。腥气消除,剩下的只有清香,最原生态的清香,而且极有嚼头,叫人忍不住想嘎达牙使劲嚼,越嚼越香,越香越嚼,难怪说是撑死不住口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