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异世妖精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过去

异世妖精录 折纸97 3017 2020.12.17 10:36

  通过二十四阶梯,悯生跟着妹妹来到三楼,走廊两侧皆是房间,大概二十间,不过大部分都堆放着杂物,这里能住人的房间只有四间。

  这里只住着三人,小玉,白芷,青黛。

  “你房间收拾得怎么样了。”悯生说话轻柔缓慢。。

  说到房间,小玉戳了戳手指,难为情的说,“不太好。”

  “需要帮忙吗?”

  “不,不用,小玉自己一个人能行的。”

  说完,小玉便领着哥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床一柜,一桌一窗,一椅一帘,没有独立卫生间,房间里堆满杂物,灰尘已经被小玉打扫干净,床也已经铺好,唯有这堆积如山的杂物,让房间显得拥挤。

  悯生刚想将这些杂物搬去外面,小玉阻止了他,“不用了,哥,这样挺好的,有安全感。”

  说完,小玉拉着哥哥的手,参观了一下这里,三楼空间虽然大,但房间多,显得狭窄,浴室和厕所在最里面,共用的,不过这里住的事三个女生,长廊上插着发光的水晶羽毛。

  参观完之后,回到小玉的房间,坐在床边,小玉枕着哥哥的肩膀,望着窗外的明月。

  “哥,我们在能这里带多久?”

  “不知道,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好陌生……”

  “有哥哥在,小玉去那里都行,就算去流浪都行。”

  “哥哥不会在让你流浪了,以后我会成为灵师,会保护小玉的。”

  “恩。”

  小玉紧紧抱着哥哥,微笑着回答,很治愈。

  悯生只有在小玉身边时,才会不会紧张,无论去那里都充满信心,对于他来说,父亲去世以后,小玉就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

  十二年前,在北方昭雪国西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年仅五岁的悯生正在院子里的雪地中堆雪人。

  此时,北风呼啸,在风雪中迎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父亲,他背着一把剑鞘,怀里似乎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被父亲用粗布大衣包裹着,悯生还没来得及凑上去,就被父亲急匆匆的叫去灶房生火。

  悯生又没迟疑,立马生好了火,父亲急忙凑到灶门前,父亲那个“珍贵的东西”显露出来。

  一个裸露的女婴,但不是人类的孩子,她长着猫一样的小耳朵和小尾巴,不过并不是猫妖,那片森林不可能有猫的存在,只有一些大型的猫科动物,如白虎,雪豹,猞猁等等,

  不过到现在,悯生也不知道小玉的原型是什么。

  父亲发现她时候,她呼吸已经很微弱了,身边除了一把剑鞘,什么都没有,襁褓也没用,更为神奇的是这个女婴还活在,那么寒冷的天气能活下来简直是个是迹。

  她静静的躺在父亲怀中,没有哭闹,但呼吸微弱。

  父亲全神贯注,让火温暖女婴的全身,父子两人一直忙活到深夜,女婴体温才恢复到正常,呼吸也变得正常起来,悯生找来一些碎布片,勉勉强强缝合成一张小毯子,裹在她的身上。

  女婴来到让原本拥挤的木床变得更拥挤了,但父子两人还是腾出一个舒适的空间给女婴。

  那晚,悯生睡得小心翼翼,轻轻用手扶着她,生怕她睡不好,但小玉从小就不哭闹,但父子俩人还是没有睡好,因为床太小了,三个人有些拥挤。

  不过从那晚开始,小玉成了家里面的一分子。

  父亲白天冒着风雪去森林里篮球,让悯生照顾这个新成员。

  父亲拖着一块木头回来,将拥挤的床改造了一番,解决了睡觉拥挤的问题。至于为什么造两个床,因为家徒四壁,只有一套棉被。

  悯生看着怀里这个欢笑的小家伙,心中十分温暖,父亲去挤了一些羊奶,细心的喂食这小可爱。

  但是,女婴始终是个妖怪,自己能接受,别人可不能,为此,父亲万千叮嘱悯生要保护妹妹,不能让别人知道妹妹耳朵和尾巴的事,否则必引来灾祸。

  悯生牢记于心。

  至此悯生去哪儿都会背着妹妹,偷听私塾的课,教妹妹读书认字,捡山上的野果,叉小河里的鱼,带着妹妹游山玩水……

  随着时间推移,父亲也觉得该给妹妹取个名字了,他希望妹妹以后能嫁个富贵人家,过得好一点,所以取了名为白玉。

  父亲没用自己的姓,因为自己的姓是下人的姓,他不愿孩子背负和他一样的命运,所以不用自己的姓。

  女婴的到来没有增加家里的负担,反而让这个贫穷的家更加温馨。

  没有朋友的,现在有了妹妹,这让孤独的悯生有所依靠。

  因为家里穷,悯生和别的孩子玩不到一块,父亲是个佃农,家里的农田,山羊和家禽都是别人的。

  别人逢年都是新衣服,而悯生,四季都是穿的破破烂烂,加上他不喜欢和别人一起捣乱,不爱说话,村里的孩子自然而然的不欢迎他。

  但现在都无所谓了,有小玉在身边悯生就很满足了。

  一年后,妹妹说出了第一句话,哥哥,也正是这一句哥哥,让悯生的心都融化了。

  由于父亲白天务农,晚上回家做针线活,所以带妹妹的任务全部交给了悯生。

  而一年里,悯生学会了很多东西,帮小玉洗澡,洗头发,擦粑粑,喂小玉吃东西,清理身体,等等,悯生从不觉得这些东西繁琐麻烦,看着小玉一点一滴的长大,悯生觉得很开心。

  家里也逐渐好起来了,从原来的两间房(厨房和睡房)变成三间房,多了一间睡房,这是给小玉和悯生的。

  渐渐的,小玉可以走路了,但是耳朵也越来越明显,父亲就用野草编了一定脑子给小玉。

  大家都觉得奇怪,这一个没有老婆的庄稼汉哪来的两个孩子?

  大家都问过父亲,而父亲总是回答同一句话。

  “这是上苍的恩赐。”

  久而久之也没人问了,把两兄妹当做田野的一道风景。

  两个孩子在田坎上自由的奔跑,欢歌笑语,伴随着夕阳美景,着实是田野上的一道美好景象。

  但是,村里的孩子可看不惯这两兄妹,经常朝他们扔石子,虽然悯生的个头比同龄人要大,完全可以打趴他们。但父亲蹭叮嘱不要惹麻烦。

  悯生也不想给父亲添麻烦,总是用身体给妹妹挡住石子,摸摸小玉的头,微笑着说“回家吧。”

  小玉不懂,为什么那些人要向自己和哥哥扔石子?为什么他们不愿意和我们玩儿?为什么……

  悯生会把这些事告诉父亲,父亲夸赞悯生是个好哥哥。

  但是,一次又一次的忍让只会招来变本加厉的对待,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熊孩子不再用石子扔两兄妹了,因为没有什么效果。

  那年小玉四岁,悯生九岁。

  村里孩子们早就看不惯生有异瞳的小玉,某一天,这些孩子将把两兄妹围了起来,唱羞辱性的儿歌,用石头扔他们。

  悯生追,他们就跑,有的人还从背后一把推倒小玉,推完就跑,小玉地上的泥土被弄的很脏,膝盖也擦破了,很疼,想哭,淡红色的瞳孔泛起泪花,但她忍住了。

  愤怒涌上心头,想要把他们通通揍一顿。

  可是抓不住,这群孩子个个灵活敏捷,距离悯生五六米。

  一个佯攻,看似抓前面,实则抓后面推倒小玉的人。

  悯生恶狠狠的抓住推小玉那个人的手。重重的把他摔在地生,那熊孩子瞬间嚎啕大哭,其他的孩子见此情形,纷纷跑来,并大声的宣扬。

  “打人咯,打人咯,佃农的儿子打人了。”

  一个个这样喊着跑开。

  悯生背着小玉跑回家中。

  不一会儿,被摔倒在地的孩子的妈妈就找上门来讨说法。

  “你看看你的倒霉儿子干的好事,把我家孩子的膝盖都打出血,你看手臂上的伤。”

  父亲不停道歉,没有说别的话。

  但那妇人不依不饶。

  “这就是你养的畜生儿子,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也不知道你是从那里捡来的野种……”

  越骂越难听。

  但父亲除了道歉还是道歉。

  “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一个佃农,没点本事还要养两个没出息的孩子,也难怪你是当佃农的命……”

  那恶毒的妇人谩骂数落了他们很久,直到她口水骂干了才肯罢休。

  这番侮辱让善良的悯生第一次有对人有了强烈的恨意。

  但父亲被骂完后,反而安慰起了两兄妹,父亲没有抱怨没有生气。

  细心的开导两兄妹,但也恳求他们两不再去村子里玩了,就家的附近玩,不要和那些孩子发生争执。

  善良的悯生理解父亲的苦衷,答应了父亲的请求。

  父亲总是很慈祥,温和,不与别人结怨。

  他会包容悯生和小玉犯下的错,聆听他们心声,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糟糕,都会温柔以对,因为这个世界有更多的美好事物,与其抱怨的活着不如温柔的活着。

  就这样与世无是争,这便是父亲的唯一愿望,他不希望悯生惹事,不管是谁对谁错,反正到最后吃亏一定是自己。

  毕竟自己只是个蝼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