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异世妖精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 汗嘉

异世妖精录 折纸97 2 2020.12.31 23:54

  公开信息:人类肉身与灵魂绑定,束缚着灵魂,而灵魂又影响着肉体的形式,灵魂离开了肉体,会进入冥界(特殊能力除外)。

  当人类失去了一部分感官后,肉体对灵魂的束缚减弱,大概率会开启神识(第六感),前提是灵魂有能力摆脱束缚,心灵系的能力大部分与灵魂有关,七情六欲,感知,读心,千里传音等等。

  悯生第一次骑马,全凭感觉,不过这马倒是很听话么,而且速度要远远快与马车,一个时辰后,便追上竹沥他们。

  此时的竹沥已经停下马车休息,正在给马儿喂草料,看着悯生骑马而来,竹沥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他骑着马,也能猜得到,小玉从车窗探出头,询问:“哥,发什么事了吗?”

  “没。”悯生摇摇头。

  “休息一下再前进吧。”竹沥拿着干料和水果,分给其他人,望着天空,道:“天黑之前应该能够抵达汗嘉。”

  “恩。”悯生回答着,同时也拿出草料喂这自己骑得这匹马。但被竹沥拉到一旁。

  “你杀了他对吧。”竹沥小声的说道。

  悯生点点头,眼神中有些歉意。

  竹沥摸着下巴,歪着脑袋,观察着悯生的表情,道:“你有什么感觉?”

  悯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犹豫一会儿,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一人做的,不会连累你的。”

  竹沥皱着眉头,摆出左手,迟疑道:“你这是担心我向公会汇报?我可不是那样的人,一个人贩子,死了就死了呗,我才不在乎呢。”

  悯生没有接话。

  竹沥继续说道:“反正死无对证,而且这里的人没有权利限制和搜查灵师,对了,那匹马需要处理一下。”

  悯生不知道竹沥的过去,但总觉得他身世不一般,经历过许多事情,悯生没有深想,因为事实需要自己去探究,他回道:“怎么处理。”

  “别让人认出来,到汗嘉换个马鞍,理一下鬃毛,我看就差不多了。”

  “对了,那个女孩你有什么打算了吗?”

  “暂时还没有,等任务结束以后再说吧。”

  “将她送到灵师分会那里,打扮一下,没人认得出来,而且那里也十分安全,没人想与公会作对。”

  “听你的。”

  竹沥盯着悯生,眼神深邃,道:“你不是第一次杀人吧?”

  悯生也知道自己骗不过竹沥,坦然承认,“对。”

  “感觉如何?”

  “很平淡。”

  “那就好,以后你的对手可不止妖兽,还有人类。”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悯生迟疑道。

  “你会知道的。”竹沥摆摆手,走回马车出,坐在前室。

  待到休整完毕后,悯生骑着另一匹马,跟在车窗附近,一行人继续出发。

  他眼神怜悯的看着塔丽娜,因为阿缪莎之死。

  而此时,小玉正对塔丽娜说起自己的哥哥,说她与哥哥流浪的故事,悯生也感觉到了小玉在学院中的微妙变化,以前在陌生人面前十分胆怯,经过几个月,竟变得开朗起来,主动与人大话。

  塔丽娜沉默寡言,却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

  她知道灵师,对于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担心,不过更多是思考自己的未来,她肩负着达戈尔人命运的重担。

  马蹄声在戈壁上,同风声交织。

  黄昏之时,抵达汗嘉。

  在马车还没驶入城门之前,悯生释放灵力化作手斧,斩断塔丽娜身上的枷锁。

  “能不打开这个手铐?”悯生问向竹沥。

  “不知道,城内应该有锁匠,毕竟这里的奴隶主需要用到枷锁,一些流窜的囚犯也需要开锁。”

  马车继续前行。

  这个县城看起来没有悯生想象中的大,城门十五米高,这里靠近精灵之森,并不是一片荒漠,反而多了许多绿色。

  竹沥驱赶马车行驶到城门,两侧各有两门守卫,穿着赤色官府,手持长矛,腰间别有宝剑,那门看起来有些老旧,已经褪色了,不过这里风沙大,这也是难免之事。

  竹沥摘下黑色令牌,扔给守卫,守卫双手接住,待他看完后,命令其他人放行,然后双手奉还令牌,没有盘问,没有搜查,直接放行。

  褪色的城门,缓缓大开。

  进入城内,才发现,这里的景象意外的繁华,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和悯生脑海中的一片荒凉有着巨大差距。

  这些人也都不是黑衣蒙面之态,大家衣着朴素,露着脸,完全看不出这里是犯罪这的天堂。

  在悯生的想象中,这里应该是一片狼藉,没人半个人影,所有人都藏匿与黑暗,做着不可见人的勾当,但事实与之相反。

  竹沥将马车驾驶到马厩,托人照看,以灵师的身份叮嘱马厩的下人,价格回来的在付钱。

  三人走下马车。

  竹沥打量了一番塔丽娜的相貌,稍加思索,道:“先解决枷锁的问题,再把的相貌改变一下吧。”

  小玉一边拉着塔丽娜的手,一边牵着悯生的手,三人并排,竹沥走得稍微靠前一点。

  对于小玉这种抛头露面的小女孩,这里人对此有些不可思议,又加上她那罕见的赤瞳银发,和美丽的相貌,免不了让人虎视眈眈。

  不过竹沥和悯生腰间挂着黑色令牌,让人望而生畏,能在生存的人,都是非比寻常之人,麻瓜在这里可是活不长的。

  四人行走在这集市这种,这里没有街道,店铺,交易所,道路等等,错综复杂,看起来杂乱无须,但这里的人有井然有序。

  这里没有高耸的楼房,大部分是土胚平定房,商铺大多位木质的小屋,卖的商品格式各样,刀,枪,剑,戟,盔甲,火药,飞禽猛兽,大部分都是一个其它地域走私过而来。

  悯生环视四周,查看这里的格局分分布,将这里的建筑位置记于脑海之中。

  竹沥看看了天色,道:“得快点了,到了晚上,这里可是很凶险的。”

  悯生点点头,不问竹沥缘由也能猜得出来。

  不一会儿,他们找到一家能开锁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木质的建筑,门前放着一块路牌,上面写着锁。

  房门没有关,里面不断传来清脆的打铁声,竹沥敲了敲门,走进其中,此时,一个**的壮汉,正在角落的火炉旁,不会挥舞着铁锤,敲打发红的铁块。

  听到敲门声,他回头看,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庞,和夸张的肌肉与体格,犹如一头野兽,不过这“野兽”的脸上先是差异,来着这里竟然是四个小毛孩,不过很快就接受。

  壮汉继续埋头打铁,用浑厚的嗓音问道:“有什么事?”

  “能开锁吗?”竹沥回到道,语气平稳,面容平静。

  而悯生则十分细致的观察这个男人,强壮的体格,千锤百炼的肌肉,犀利的眼神,无一不在说明眼前这个男人绝非等闲之辈。

  男人头也不回,回道:“你钱带够没有?”

  竹沥清楚的知道这句话实在试探他,如果不知道价格,肯定被狠狠地敲一笔,于是,竹沥亮出令牌,谦卑地说道,“当然,不过阁下能否快行一些,在下还有要务在身,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时段。”

  这句话顿时激起了壮汉的兴趣,他回头一看,嘴角上扬,:“我当是谁是家孩子敢如此大言不惭,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灵师啊,失敬失敬。”

  男人的话略带嘲讽的意味,不过他还是停下手中的活,取下旁边的毛巾,擦拭身体,同时向四人勾勾手,道:“来吧,小鬼们。”

  四人跟着他走到另一个房间。

  这间房的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锯,钻,凿,镣铐,斧钺,铁箍等等小型刑具,让人看的头皮发麻。

  而里面还有一个房间,那里放的都是大型器具,不过悯生,小玉,以及塔丽娜认不得那些东西是什么,有何作用,悯生看到里面有一只大铁牛,但不知道有何作用。

  那个壮汉在里面去处一把钥匙,打开了塔丽娜身上的所有镣铐,悯生有些诧异,小声问道:“这个人为什么会有钥匙。”

  “很简单啊,这说明这副枷锁出自他的手中。”

  这么一说,悯生恍然大悟,那些贩卖人口家伙,是汗嘉本地人。

  壮汉解开枷锁后,没有收他们钱,让他们赶紧滚,别耽误他打铁。

  天色渐暗,该去找一个住宿之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