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异世妖精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王室

异世妖精录 折纸97 2244 2020.12.29 20:44

  “这些被贩卖的人口,无非只有两种人,难民和前朝的达戈尔人,这也是贩卖人口没人管的主要原因。”

  马车开始提速,风沙渐起,竹沥释放紫色灵力,免受风沙侵害,而马车有些颠簸。

  “当然,也不排除她们是难民,不过是达戈尔人可能性更大。

  按照达戈尔人来推,那个女人回去的原因,应该是为了保全这个孩子,撒个谎,说这孩子在逃跑过程中被野兽吃掉,尸骨无存,让她从这个世界消失,以另一种身份活着。

  如果这个女孩是个普通人,那么大可不必这样做,这样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是王室的孩子。

  我说得没错吧,女孩。”

  竹沥回过头,眼神似箭,盯着那个女孩。

  “嗯?”悯生也回过看着马车上躺着的女孩。

  她缓缓坐起,眼神惶恐,退在马车内的角落,一言不发。

  而商队那边,也已经出发了,他们清点了三辆马车上的人口。

  “大哥,那个孩子不见了。”

  “通知汗嘉的人,让他们注意我们前面的马车,哈朗,穆达,你们两个驾马往前追,她们身上有脚镣,跑不远的。”中年男人有条不紊的说着,极为冷静,丝毫不慌。

  说完,他的同伴解开马车上绑着的游隼,将写好的书信绑着它的腿上,然后抛向空中。

  另外两人一人驾驶一匹马,开始往前追。

  “你叫什么名字?”悯生语气温和地问道。

  “阿缪莎。”女孩声音颤抖。

  “别害怕,我们答应了你的母亲会保护你的。”

  “嗯。”女孩抱着膝盖,脑袋沉了下去。

  竹沥打量一番,语气沉重道:“你的全名是什么?”

  “阿缪莎.哈尔曼。”

  “喂,如果你想得到帮助,你最好和我们坦诚相待。你的真名是什么?”竹沥只是并不知带她有没有撒谎,只是试探性的问。

  女孩沉默一会儿,缓缓开口,面如死灰,眼中尽是悲伤:“塔丽娜.哈尔曼。”

  “那你刚才名字是谁的?刚才那个女人?”

  塔丽娜点点头,抱紧膝盖,一言不发。

  小玉主动走到她身边,张开手臂,抱着他,轻声安慰:“已经没事了,塔丽娜,别害怕,哥哥会保护我们的。”

  竹沥听到这里,莞尔一笑,转过头去,暗自说道:他确实有能力。

  塔丽娜眼角不自觉的泛起泪水。

  此时,哈朗和穆达已经骑着马匹,找到了逃走的阿缪莎,哈朗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是一个耳光,大骂:“婊丨子。”

  阿缪莎一言不发,往地上吐了一口鲜血,眼神瞪着他们。

  “你这是什么眼神?”哈朗一脸不可置信,扬起鞭子,准备抽打。

  “你们会不得好死的!”阿缪莎躺着地上,望着天空,开始癫狂的笑。

  阿缪莎话音刚落,鞭子就落在她的脸上,被抽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别打她脸,打坏了只能低价买了。”穆达赶紧制止他。

  过一会儿,哈朗才冷静下来,他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喜欢虐待“商品。”

  哈朗下巴微扬,蔑视着地上的阿缪莎:“那个小贱人让你藏哪儿去来。”

  “死了。”

  “他妈的,死了?怎么死的?”

  “被狼群吃了。”

  哈朗显然不信,准备对她进行拷打和审问,不过穆达制止了他。

  “住手吧,先把她带回去,不管那个女孩死没死,回去让老大来决定。”

  就算这样说,但哈朗并不打算让阿缪莎活的这么轻松。

  他用绳子系在阿缪莎的手铐上,自己骑上马匹,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拉着缰绳,吊装马头,准备往前走。

  “喂!你干嘛,你要去呢?”穆达有些看不下去了。

  “你回去告诉老大,我去追之前那辆马车了。”

  “你追可以,把这个女人留下。”穆达张开双手,挡在马前。

  “你以为你是谁?来命令我?”

  “别和钱过不去。”

  “滚开,这个女人我买了。”哈朗调整马的位置,一脚踹开穆达,驱马前行,去追悯生他们的马车。

  穆达被踹翻在地,吃一嘴的黄土,看着哈朗离开的身影,没有办法,他阻止不了那个疯狂的家伙,只能折回,通知老大。

  而阿缪莎,只能跟在马儿后面跑,饥饿感,乏力感交织在一起,她有些头昏,但哈朗根本不顾及她的状况,不断鞭打着马儿加速。

  阿缪莎绑着脚链,不能迈大步子,又加上体力不支,很快被摔倒在地,被拖着前行。速度要远远大于悯生他们的马车速度。

  而此时,悯生从底座下,拿出一些食物和水,递给了塔丽娜,她很饿,但没有变现出来,不过肚子的她不能控制,发出咕咕声。

  犹豫片刻,她接过食物和水,大口的吃起红枣切片饼,虽不是狼吞虎咽,但吃得有些着急。

  竹沥也逐渐放慢了马车的速度,等待塔丽娜吃完食物。

  悯生看着她的这幅样子,想起了自己和妹妹第一次进学院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小玉陪在塔丽娜的身体,提她拿着食物和水。

  “将来你打算怎么办?”竹沥问道,“一直带着这个孩子?”

  “暂时让她和我们在一起吧,任务结束后再将她送回她原来的地方。”悯生抬着头,他也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竹沥也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历史,也知道达戈尔人如今的现状,只不过他并不想说起那段残酷的历史,一是塔丽娜在,二是,就算说出来也没用。

  “你觉得如何?”悯生看着塔丽娜,想听听她的想法。

  “原来的地方?”塔丽娜神情有些呆滞,瞳孔放大,迟疑一会儿,眼神有暗淡了下去,她缓缓补充道:“这里就是我原来的地方。”

  这话说得悯生不明不白,他并不了解人类的历史,学院学不到这些。

  见悯生疑惑,竹沥又说道;“她说的没错,这里原本就是达戈尔人的土地,但也不对,这里也不是一开始就属于达戈尔人。”

  不过,竹沥所说的“这里”,并不是指的这片土地。

  悯生对于他们的话似懂非懂,关于人类的历史他知道得并不多。

  “我知道我这么做很任性,但我还是会厚着脸皮请求你的帮助,竹沥,帮帮我。”

  “不用求我,因为我们是搭档,而且我认为你做的没错。”竹沥看着前方,脸上十分平静。“只不过,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你有能力拯救她们,而我的能力只不过是辅助你的,所以,一切都应该由你来决定。”

  悯生陷入沉默。

  [我来决定吗……]

  还没等他再次开口,便听到了数百米之外的马蹄声。

  “竹沥,停一下,有情况!”

  “怎么来吗?”

  “我们后面有人追上来了。”

  竹沥停下马车,站在前室,往后瞭望,不远处确实有一个正在移动的黑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