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异世妖精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 恶人们

异世妖精录 折纸97 2114 2021.01.04 23:56

  第二天一早,悯生就竹沥起床出发,寻求沙河妖的线索,悯生留白玉同塔丽娜于旅店,留下两枚银币和一张纸条后,就早早出发。

  往西方前行,此时天色微亮,不过街道行人络绎不绝。

  现在虽然是夏季,清晨所带来的凉意初冬一般,不过这里空气比较干燥,容易导致人的嘴唇干裂。

  两人前行五百米左右,来到城中心,这里是一个宽阔的广场,现在聚满的人群,这些人中,有的窃窃私语,有的不以为意,还有的嘻嘻哈哈……

  竹沥和悯生顺着这些人的视线,往广场中心看去,一根二十米高的木桩,上面吊着两个男人,两个衣不蔽体的男人,他们身上满是伤痕,鲜血顺着木桩滴落在泥土上。

  悯生瞳孔收缩,一脸诧异,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两人救下。

  不过理智占据主导地位,悯生想起竹沥和青萝的话,不要多管闲事,这里的人都是罪犯,死不足惜。

  最后,他眼神暗淡,神色哀伤起来,竹沥拍拍了他肩膀,说道:“走吧,我们还有任务在身呢。”

  “竹沥,那两人也是罪犯吗?”悯生跟着竹沥往前走,回头望着那两人的遗体。

  “这个嘛,谁知呢。”竹沥没有回头,继续往前。

  经过人群之时,悯生听见了几句路人的对话,路人乙说:“两个大男人搞这些东西,真不害臊,叫人恶心。”

  路人甲:“可不是嘛,那个小白脸,行为举止跟个娘们儿似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活该被人打死,不伦不类。”

  ……

  声音太过嘈杂,悯生没有听清楚他们的对话,不过在嘈杂的话语中,大概了解了那被吊着的两人为何而死,仅仅是因为那两人是他人眼中的异类,被看不惯而杀害,命如草芥。

  不过,就在悯生同竹走出人群后,不过二十步的距离,他们经过一个女人的身旁,悯生意到,这个女人在为那被吊死的两人流泪,

  “竹沥,等一下。”悯生音调低沉,眼神有饱含复杂情绪,他知道不该多管闲事,但他想了解这个世界,无论好的还是坏的,流浪的经历,让他见识了人情冷暖,但还不够。

  竹沥一听就知道,悯生要做什么,不过没有表态,既不反对,也不同意,只是叮嘱一句,“这个世界,善良的人永远是被欺负的一方。”

  此时的悯生,正在询问那个哭泣的姑娘,为何而哭?竹沥挠挠头,有些困扰,也不知道他有没听进自己的话。

  那个姑娘,听到悯生温柔的询问,情绪瞬间失控,她泪流满面,蹲在地上,自言自语道:

  “他们明明没有错……,谢公子明明是一个十分善良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他们只是想在一起生活,远离世人的偏见才来的这里,他们有什么错,为什么…”

  还没听完那个女孩的话,竹沥就拉着悯生离开,然后说道,“走吧,这些事不是我们灵师因为做的。”

  竹沥再次测试悯生会作何选择,上一次没有去解救马车上的奴隶,而这一次,又会做出何种选择。

  不过对于悯生会做出的两种选择,竹沥都猜到了结果,而且他还提前对悯生使用了自己的能力,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因为这将决定悯生和自己是否是同一类人。

  此刻,只见悯生立在原地,他手中多出一把,泛着蓝光的反曲弓,他迈出步子,站成弓步,左手握攻,右手拉弦,拉满,双手释放的灵力形成一只羽箭,他瞄准了吊着两人的绳子。

  随着一道弓弦振幅之声,羽箭在人群中射出,一道蓝色光芒,划破天空中,留下余晖,而被吊着的两个男人被悯生用灵力编织的蛛网接住,缓缓落地。

  广场围观的人,目光纷纷落在悯生身上,不过他们对此并不惊讶,而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这些人没有说话,咧嘴微笑,阴森至极。

  这些人看得出来,悯生灵师的身份,但这无疑是让这些人更加期待。

  悯生拖着两人的遗体,到那个姑娘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那姑娘表情由悲伤,变为了惶恐,大喊,:“你干嘛,我不认识你啊。”

  一时间,悯生不知所措,而四周的看客们,此时眼神凶恶的看着那个女孩人,他们面色铁青,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实打实的恶人。

  而那姑娘指着悯生,紧接着冲其他人大喊,“我不认识他,不是我叫他坏了这里的规矩,这件事和我没关系,你们相信我啊,我真的不认识他…”

  那姑娘,语气惶恐不安,手足无措地向其他人解释。

  不过眨眼间,一只实体羽箭当场贯穿那姑娘的头颅,她再也无法开口。

  鲜血溅射在悯生的脸上,他甚至来不及反应过来,一脸错愕之情,楞在原地。

  紧着这,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出现在人群中,他手持长弓,身着绒袍,头戴青色纱巾,腰间别有一把环首大刀,围观的恶人们,也为其让行。

  那个男人有着老鹰一般的眼神,步履稳健,走向广场中心。

  用沙哑且浑厚的声音,指着女人的遗体说道:“我们的灵师大人,初等此地,不懂规矩,这才被刚才那个女人所蒙骗,坏了规矩,现在,用她的尸体来弥补。”

  说道,这个男人的手下就准备来搬女人的尸体。

  回过神来的悯生,脸色阴沉,眼神中尽是愤怒,这个命如草芥的社会,让人作呕。

  悯生释放灵力,在他失去理智之际,却不知为何,身体突然一软,无法释放灵力。

  他现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被自己害死的女生让人掉在木柱之上。

  竹沥扶着悯生离开这里,“那个男人已经给了你台阶下了。”

  但此时的悯生,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备受打击,仅仅两天的时间,就有两个普通人因他而死。

  在汗嘉,有一个伊和家族制定了一个的规矩,城内之人,有何矛盾,只能到中心广场进行一对一的决斗,以此来解决,除此之外,城内命令禁止打斗。

  决斗没有任何规则,被点名者,不得拒绝,不过可以让人代替自己,若是没有,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别人打死,要么打死别人。

  死者的遗体会被挂在中心的木柱之上,直到有新的尸体代替,若是没有,不得擅自取下尸体。

  几十年来,也曾有人破坏规矩,但被伊和家族当众斩首。

  因为这个规矩在,这里虽然大部分都是恶人,但几乎没有什么嚣张跋扈之人,曾经也有过,不过他们被挂在那木柱之上,而且保证了这里的相对稳定。

  这根木桩,威慑这里着所有恶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