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冒险美食作死之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4章 是露的时候了

冒险美食作死之旅 五叔门人 2751 2017.09.14 07:05

  阿艺接着夏高高的话说:“夏助理的疑问也是我的疑问,刘兄,南海食神是谁?他为何不出场,而让一个小姑娘替他来了?”

  刘伯通说:“南海食神姓浪,叫浪滔天,此人在江南一带名气很大,武功高得很,尤其水性,非常出众,他曾经只身一人在海里与一头大白鲨恶斗了两天两夜,最后硬是凭一双拳头将大白鲨降服了。至于他今晚为什么没有来参加冒险王擂台争霸赛,我不知道,这位女娃娃嘛,没见过,从来没见过,应该是南海食神的亲戚吧?”

  阿艺点头:“能拿下一头大白鲨,功夫确实了得,这女孩子刚才上台施展的这一手,非常漂亮,让我想到在江南时,曾经与陈麻婆交过手,那婆娘身法快如鬼魅,轻功不同寻常,这女孩身法与陈麻婆有几分相似之处。”

  刘伯通说:“阿艺你说的有道理,这女娃娃肯定是南海食神的亲戚,因为南海食神与陈麻婆干过不少次架了,陈麻婆的轻功被他学去不少,所以我估摸着十有八九又教给这女娃娃了。阿艺,你知道吗,陈麻婆也到冒险圈来混了,她目前排名第二。”

  “什么?”阿艺吃了一惊,“陈麻婆加入进来了?这女人很阴险,出手狠毒,刘兄你可要小心。”

  “哈哈哈!”刘伯通笑道,“现在是与时俱进的年代,一切以经济效益为中心,陈麻婆的思想观念转变的很快,她去年联系了一家出版商,将祖传《八阴真经》刊印了10万册,赚了几百万,然后开了一家武馆,叫麻婆学院,第一期学员就招收了1000多人,光学费收入就接近八位数,人家陈麻婆可不是你想象中那个凶巴巴的臭婆娘了,人家摇身一变,现在是陈总了。”

  “江南名手陈麻婆弃武经商了?实在出乎人的意料。”阿艺惊讶道,“《八阴真经》乃陈麻婆不传之绝技,她竟敢违背师训,擅自刊印成册,简直叫人难以理解。而且,陈麻婆居然还开武馆了?刘兄你说的都是事实吧?”

  “完全正确,陈麻婆已经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商人。据我所知,她开的武馆,也就是麻婆学院第二期招收学员工作已经开始了,我敢打赌,今晚的擂台争霸赛,陈麻婆肯定不会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生意忙,脱不开身。”

  刘伯通说到这里,转脸对胡大冒说:“我知道你太极功夫很高,但说实话,你恐怕不是陈麻婆的对手,其八阴真经那叫一个玄妙莫测……”

  陈麻婆?八阴真经?听上去好熟悉呀,好像都是之前看过的武侠小说里的人物和功夫的名字,只是,好像是九阴真经,而不是八阴真经……想到这里,胡大冒不禁脱口而出:“为什么不是九阴真经,而是八阴真经呢,陈麻婆和王重阳啥关系?”

  “你说啥?九阴真经?王重阳?”刘伯通奇怪地摸下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且解释解释我听听。”

  刘伯通话未说完,台下针对刚刚登台的小女孩,已经议论纷纷一片:

  “这小姑娘谁呀?长得咋这么好看?”

  “她代替南海食神出场?口气太大了吧,她能撑得住场子?”

  “别小看,说不定很厉害,没看见刚才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起来了吗?说不定是高手。”

  “水平再高,也不适合来这地方。”

  “……”

  胡大冒目光向站在擂台上的女孩移去,只见那女孩不慌不慢立在台上,嘴角微微上翘,面带微笑,一点都不紧张。

  “我去呀,这分明就是一小萝莉而已,居然会武功?真让人大跌眼镜啊!”胡大冒正暗自感慨,台上主持人很惊讶地望着那女孩,问道:“南海食神没有来?你代替他出场?”

  “是的。”

  “你是南海食神什么人?”

  “南海食神是我叔叔。”

  “什么?你是南海食神的侄女?”主持人由惊讶转为一怔,“小女子,你可知道今晚来这里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随时接受别人的挑战。”那女孩满不在乎地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

  “浪艳紫。”

  台下顿时哗然一片:

  “我去!原来女孩是南海食神的侄女。”

  “浪艳紫?名字不错,感觉很爽,嘿嘿。”

  “待会我要上台挑战小萝莉,我赢了就是我的,都不许跟我争。”

  “凭什么是你的?我也要上台挑战,谁弄到手算谁本领大。”

  “老子一眼看中了,都别争了。”人群中冒出一个胖子,穿着粉红色裤衩,他色眯眯地望着台上的浪艳紫,咽口唾液,很干脆地说,“我已经决定了,砸上一千万,把她搞到手。”

  胖子话一出口,周围人的目光顿时齐聚向他。

  “谁呀这是,口气不小。”

  “这不是周小扒吗?”

  “周小扒是谁?”

  “他爹是J市扒皮协会会长周扒皮,他儿子周小扒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寻花问柳,只要让周小扒看上的女孩,他就会千方百计搞到手。”

  “一千万?真假啊,周小扒有这么多钱吗?”

  “一千万算个毛啊。”

  “怪不得他口气这么大呢,原来财大气粗啊!”

  “……”

  胡大冒心里暗暗替浪艳紫担心,不好,这女孩被看上了,事情怕要麻烦。尽管这女孩会武功,但可不是闹着玩的。

  胡大冒心里嘀咕着,想问问刘伯通,但回头看时,却不见了对方的身影。

  夏高高说:“这个南海食神长不长脑子呀,他自己忙,不来就算了,让他侄女来算怎么回事,他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女孩子该来的地方吗,哼,这南海食神简直……怎么说呢,我本来想和他交流一下美食方面的心得呢,他却不来了。哎,我说胡兄弟,我看台上这女孩很清纯,很可爱,你是太极高手,你应该保护她,你平时可以深藏不露,今晚不行,我看情形比较紧急,所以,你别不露了,该露就得露,是露的时候了。”

  胡大冒哭笑不得:“夏助理你说啥呀,什么露、什么不露,你让我露什么呀!”

  史密斯边挽袖子,边大声说:“八格,什么乌七八糟的干活,花姑娘的,我的保护的有,谁的敢动她,我的,就狠狠揍谁的干活!”

  史密斯这一声动静太大,把旁侧人群中穿花裤衩的那位周小扒惊动了,他眯眼看过来,见一身高马大的洋人正在挽袖子,而且瞪眼看向他,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转脸低声吩咐身边的其中一名保镖:“有鬼子,注意保护我。”

  那保镖应了一声,手伸向腰间,摸出一把明晃晃的斧子。

  胡大冒一凛:我去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夏高高是老江湖,他急忙止住史密斯,悄声说:“史密先生,中国有句老话,好汉不吃眼前亏,这胖子不好惹,临进来前,我见过这家伙,对,穿着花裤衩,没错,就是他,他周围跟着一群人,如我猜测不错的话,那些人应该都是他的保镖。没听刚才周围人在议论吗,这小子他爹好像是当地扒皮协会会长,扒皮协会?听听,多么狂妄,如今是个低调的年代,敢如此张扬明目张胆叫扒皮的很少很少了,而且,头目叫什么周扒皮,真是赤裸裸啊,既然敢这么叫,必然有敢叫的理由,所以,咱们少惹这种人,搞不好,真就被扒掉一层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