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皇后的下场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68 2020.08.03 00:01

  “唉。”特洛伊公爵回神以后又继续叹气。“好了,今天的开班仪式皇太子殿下可能不会过来了。我来主持吧。”

  琳夕扭头看着特洛伊公爵,脊背挺得笔直,目光一直追随着他走到教室的最前端。

  “大家都是贵族,想必昨晚已经都认识我了,我是上一任的级长,还有两年就会从学院毕业。当然,如果诸位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找不到殿下的时候,可以过来咨询我。尤其是优雅的小姐们~”特洛伊挑了一下眉毛。

  莉西娅发现那位双马尾的少女沉沦了,原本竖起来的眉毛放平了,不眨眼地看着特洛伊。

  不得不承认,在场最具有贵公子风范的贵族必须是特洛伊公爵,成熟可靠。

  “双马尾,你别看了,人家特洛伊公爵才看不上你这个疯姑娘。”刚才被骂的聒噪男,真的一点也不怕,梗直脖子说。

  “嘁。”双马尾姑娘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朝着聒噪男翻了一个白眼。

  “这是西索家的大小姐。可真是嗯,活泼啊。”琳夕上下打量了一下扎着双马尾的西索丝桃,眼中充满轻蔑。

  莉西娅倒是喜欢这种火辣辣的性格,在大贵族当中,小姐们全是一副模样,和琳夕差不多,虽然平常也会摆出一副随和端庄的模样,其实暗地里谁都瞧不起,还总是攀比家世、攀比帽子、攀比谁的腰更细。

  “我想没有人会拒绝丝桃小姐的爱意~”特洛伊每句话的尾音都带着看不见的波浪线,他狡黠地冲着丝桃.西索眨眼,将原本尴尬的事情带过了。

  “当然,我们接下来,可以互相认识一下。新生中,谁先来自我介绍?”他拍拍手。

  丝桃大胆地站了起来,她的两个马尾辫在背后回荡了一下。“大家好,我是丝桃,来自南方的拉拉尔地区,我们那四季如春,说实话,我真不适应这儿的天气。另外,很高兴认识大家。我的纹章是狼头,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们,我替大家去撕碎他!”最后一句话丝桃是看着那位聒噪男生说的。

  特洛伊微笑着鼓掌。“那么,多罗.莱斯考,多罗,你介绍一下自己吧,顺便给丝桃小姐也介绍一下帝都的风土人情。”

  多罗就是那位话很多的男生,他也是不服输地瞪着丝桃站了起来。“鹰眼纹章,多罗.莱斯考,帝都可不像南方,这里遍布许多危机,当然,一样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欢喜冤家?莉西娅在心里给二位评判了一下。

  等到莉西娅自我介绍的时候,全场的气氛明显不一样了。

  “莉西娅,不明纹章。”她展颜微笑,听到了几声抽气声。“如果大家对我的纹章感兴趣的话,可以相互探讨,为了好好使用女神赐予我们的力量。”

  她扫视了一下全场,几乎所有的男性头顶的好感度都飙升到百分之三十,源与的已经高达百分之六十左右,除了琳夕是恶感度,还有一位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直愣愣盯着她的青年也是呈现了百分之十左右的恶感度。

  莉西娅认得他,那是她姐姐何黎的男朋友,布赫.顿。

  介绍一圈下来,莉西娅除了多认识了丝桃和多罗,其余的,仍旧只记得住以前就认识的。

  “特洛伊公爵。”就在大家叽叽喳喳相互认识的时候,一位穿着酒红色袍子,带着兜帽的年轻女性站在门口,是学院中的工作人员。“院长让来给各位贵族小姐少爷们宣读一则皇帝陛下的口谕。”

  特洛伊正愁接下来应该说点什么,所以他立刻将这位女士请到台前。

  “皇后殿下玛丽.蒂尔触犯帝国法律,特此通知诸位,皇后殿下已经被关入荆棘塔中,进行为期三十年的反思,念在其为吾发妻,酌情考量,不昭告其罪行于帝国。”那名工作人员大声宣读完毕以后,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径直离开了。

  留下场中三十号贵族面面相觑。

  尤其是琳夕,睁大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莉西娅!怎么会这样!”她此刻没有去揪住自己即将订婚的未婚夫,反而拉住莉西娅的袖子,小声说到。

  莉西娅也很震惊,难道说昨晚的事情,都是皇后策划的?

  她想做什么?皇后难道想篡位,但是并没有成功杀死皇帝,那灰雀报丧又是哪一出?还没死,就急着让灰雀去通知还未从学院毕业的继承人帝弥托利?

  莉西娅是不太懂的,宫廷中的腌臜事太多了。

  帝国的法律中规定,如果皇帝死亡,而没有设立继承人,将由皇后来继承皇位。

  但是皇太子殿下已经十九岁了啊。

  “莉西娅,我们家完了。”琳夕一直在摇晃莉西娅的胳膊,让她不得不看了她一眼,原本快有一半的恶感度竟然下降了不少,这让莉西娅有点心软。

  “琳夕,帝国法律当中,皇后在嫁给皇帝以后,是和家族脱离关系的,所以,你们蒂尔家不会受到任何牵连。”莉西娅十分平静地开解琳夕,她担心的一定是这个。

  “那么,源与呢,源与他们家一定会和我解除婚约的!一定会!”琳夕已经淌了一滴泪,但她不看源与,只是看着莉西娅。

  她在赌,源与会当着莉西娅的面发誓,不会主动提及解除婚约。

  但他们根本就还没完全定下来,只是双方父母在准备订婚而已,这时候如果源家终止订婚过程,那也没有任何问题。

  源与感觉喉头发干,他不想说话,刚才略带窃喜的心情消失了,琳夕的话让他不得不对这件事表态。

  “琳夕。”源与头痛欲裂,他盯着莉西娅的侧脸。“我不会反悔的。”他说完这句话,只觉得无比的后悔,甚至责怪起皇后来,如果皇后不出事,他反倒能够去解除婚约,不会有人说他们家是因为攀炎附势才决定和琳家订婚,而如今皇后出了事情,就立刻断绝来往。

  莉西娅叹了一口气,琳夕的目的达到了。

  她觉得索然无味,对于琳夕来说,皇后只是他们琳家的工具人,而源与,她即将订婚的人也是可以拿捏的对象。

  她不再对琳夕有厌恶的感觉,只是在心中彻底鄙视她,只想远离她。

  而源与,他逃不过琳夕的手掌,除非有一天琳夕厌弃他,这是他的命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