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协议达成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75 2020.08.27 23:52

  “很显然,你也察觉到,教会在干涉朝政,如果再继续下去,等到死海之眼对面的异族倾巢出动,我们都没办法苟活。”富林多纳从他外套的大口袋中拿出一只烟斗点上。

  小丑也停下来跺脚。“你都知道了!”

  “我怀疑教会,不代表我能相信你们。”莉西娅其实内心已经有点动摇了,她本来就认为,纹章能力者死后所留下的纹章石应该加以研究和利用,而不是统统扔到凯瑟琳大教堂中去。

  “当然,相不相信我们是由你决定的。不过,莉西娅小姐,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是一场对于你,只赚不赔的交易。”富林多纳吐了一口烟。

  莉西娅厌恶地扇开周边的空气。“你们拿什么做交易?”

  “消息。”富林多纳皱着眉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出黄铜瓶子,倒水浇灭了烟斗。“持续一年为您提供各种渠道的消息。”

  “包括极昼出现的时间,以及如何悄无声息地去黑暗山脉。”富林多纳拿出一副画来。“你的纹章图案的秘密,就在黑暗山脉。”

  莉西娅一把夺了过来。“你们和可丽儿老师认识?”

  “我们认识她,准确说来,没有我不认识的纹章者。”小丑的脸搁在莉西娅肩膀上,她狠狠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迅速跳开。“不过消息不是从她那里来的,可丽儿是个怪女人,没人愿意和她打交道。”

  “怎么样?”富林多纳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来来回回又周旋了几次,莉西娅确定了他们不会骗自己以后,和小丑布丁基特签下了血统合约,为期一年。

  随后,莉西娅跪在坎贝尔家族墓碑所在区域的法阵上,开始冥想和吟诵。

  结束以后,坎贝尔家族的血统法阵被打开。

  “你们进去吧,我不想靠得那么近。”莉西娅不想看到自己母亲的坟墓被掘开,她内心甚至非常后悔。

  并不是因为她觉得这个交易十分合理,她才答应,而是她显然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只能答应这两人。

  她希望母亲能保佑哥哥,希望这块纹章真的能对哥哥凯斯.坎贝尔有帮助。

  “大小姐,你快来看。”小丑布丁基特嘎嘎大笑起来。“你母亲果然是被人谋杀。”

  莉西娅惊惶地回头。“什么?!”

  她看到母亲的尸体被布丁基特抬出棺材,虽然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但是她衣服的胸口位置却是一团污脏。

  “很显然,当初谁用一团别的肉填充了你母亲的创口。”富林多纳捏着尸体的面颊,掏出一块暗红色的石头来。

  “好了,布丁基特,重新放回去吧,盖好棺材板。”富林多纳用衣角擦干净石头,放进内侧的荷包当中。

  “显然,你父亲知道这件事,但他秘而不发,我想应该是得罪不起教会。”富林多纳一脸,‘你看吧,教会真的十恶不赦。’的样子。

  莉西娅愣住了,但又觉得不对,父亲和教会本该是死仇才对。

  坎贝尔家族就算被打压,也仍旧是无法被动摇根本的大贵族才对,根本不至于害怕到如此地步。

  “你们能查到死因吗?”莉西娅不敢靠前,站在距离他们二十米左右的地方。

  “查不到,已经被人刻意掩盖了。”富林多纳和小丑两人合力将棺材重新放回原位,然后盖上了泥土,压实地面。

  “还能有别的原因吗?一定是你母亲想揭露教会的恶行,然后被人刺杀了。”布丁基特不耐烦地跳了一下,然后蹲在地上,抚摸着泥土。

  “土层很软,等会儿离开的时候,记得抹掉脚印。”他对着富林多纳说。

  “用传送法阵会留下痕迹,让布丁基特送你回去。”富林多纳处理好痕迹以后,对莉西娅说。

  “怎么送?”

  几秒钟后,莉西娅被小丑像麻布袋一样扛了起来。

  在她感觉自己的胃部都要穿孔之前,她被放下来了。

  一路的急行,让莉西娅赶在天亮之前到达了学院山脚下。

  “你怎么在这?”

  她正准备赶回学校去换一身衣服,然后再去上课的。

  “停下!我知道是你,莉西娅。”帝弥托利刚出来晨练,没想到见到了一身乱糟糟的莉西娅。

  莉西娅只能回头,走到帝弥托利面前。

  她现在头发乱糟糟,衣服也脏兮兮。

  “你跟我过来。”帝弥托利看着她的样子,突然窜起一阵怒火,拉着他就往别苑方向走。

  “殿下,你要做什么,我要回去换衣服啊。”莉西娅哇哇乱叫。

  帝弥托利只回头瞪了她一眼。“小点声,你想闹得学院里的人都知道吗?”他放慢了步子,但握在莉西娅手腕的力不减。

  终于来到室内,帝弥托利点燃了炉火。

  “你以为可以趁着天没亮混进去吗?”他丢给莉西娅一块毯子。“你和阿斯察伯爵待到现在?”

  莉西娅被他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这关他什么事呢。

  “不是。”

  “你没有别的脑子吗?以为所有男人都会吃你这套吗?”帝弥托利越说越大声,越说越离谱。

  莉西娅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是你说要我去联络那些大臣的,并且,你说得对,我就是以为所有男人都会吃我这套,而他们确实是这样!”

  帝弥托利愤怒地看着她,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明明拉拢到大臣对自己是有利的,他更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激怒面前的莉西娅。

  “是我的问题。”他的态度突然软了下来。“这种事本不应该让女士去做。”

  莉西娅一口老血堵在喉头,她都不想解释自己不是和阿斯察单独呆到现在的。“为什么不能!无论用什么方式,我都可以做成我想做的事情。”

  她看着面前的皇太子殿下。“听着,我不想在这时候吵架,我有非常重要得事情告诉你。”

  莉西娅冷静得太快了,帝弥托利都还正在莫名其妙地气头上。

  “什么事情。”

  月亮已经从东边落下了,太阳马上就要升起。

  莉西娅像是背书一样,将见到阿斯察的事情,以及死水之眼的事情统统告诉了面前的帝弥托利,但她巧妙地避开了自己帮助布丁基特他们拿到纹章石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