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灰雀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803 2020.07.30 00:02

  泊瑟提向莉西娅走去,但她已经有了舞伴,考虑到礼节问题,泊瑟提站在舞池的边缘等待这一曲结束。

  “那是皇帝陛下的鸟!”

  莉西娅差点因为这句话摔倒,一曲正好结束,演奏的声音渐渐变小。

  大厅中的人都朝那扇唯一开着的琉璃窗望去,灰色的鸟雀停在窗框上,发出悲鸣。

  “皇帝陛下驾崩了!”它不停地重复着并从窗框上飞下,所有人都俯倒在地,朝着学院女神像的方向。

  莉西娅也是,她额头触碰地面,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从她头顶来回飘过,心内的荒诞感极盛。

  从进入学院开始,她的生活好像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原本刚开始想要在异世界好好度过她的人生,现在却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她的思维本来还在发散,如果不是大门被倏然打开,教会军鱼贯涌入,一支箭破开空气,刺入灰雀的胸脯,它掉落在距离莉西娅不远的位置,蓝色的血液浸润了木制地板。

  “那是父皇陛下的灰雀!”皇太子从一众匍匐着的人中站了起来。

  莉西娅抬起脖子,仰视着他,他的金发略凌乱,袖口有泪渍,还好说的是灰雀,如果又说鸟,她怕自己笑出声来。

  “太子殿下,这只灰雀不是皇帝陛下的,皇帝陛下如今身体无恙。”教会军首领是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

  他说完这句话,皇太子的错愕和大家一样多。

  他失态到在行走间踢到了旁边的公主陛下。

  “克里斯,你为你自己的话语负责任吗?”帝弥托利已经调整好了情绪,他的语调毫无起伏,平而带着皇室特有的口音。

  地上跪倒的贵族都陆陆续续站了起来,莉西娅自己一股脑爬了起来,灰雀死去的地方一圈都没有人,她仔细的观察这只鸟,它的伤口附近已经溃烂,散发着腐臭的气味。

  源与本打算去搀扶莉西娅,结果看到她早就站了起来,转而走向琳夕身旁,而琳夕也早被另外一位男士扶了起来。

  “莉西娅小姐,我为我之前的鲁莽表示歉意。”泊瑟提挪到莉西娅身旁,和她一同低头看着那只灰雀。

  “它腐烂得真快,这是什么箭?”莉西娅用食指侧面掩住鼻子,一个人嘀咕。

  “从箭羽上看,是教会的破魔箭,不过,破魔以净化著名,一般造成的伤口和烧伤类似,所以从伤口来看却不像破魔箭。”拥有蛮牛纹章的泊瑟提,早在两年前就接受了纹章力量开启的仪式,参加过多次战役,对武器的种类和功用精通。

  很快就有教会军过来处理了灰雀的尸体,皇太子已经跟随山羊胡子离开了。

  舞会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宫廷中显然出现了一些变故,即使皇帝似乎没有死。

  “您十分擅长思考。”泊瑟提围着莉西娅打转,如果是从前,莉西娅也许会被这种极具雄性张力的男士所吸引。

  “谢谢您的夸奖。”莉西娅转过头去想寻找源与的身影,却发现他正低着头和琳夕靠的很近在说话。“对了,泊瑟提先生,西方边境真的有那些怪物吗?”

  源与什么时候和琳夕关系这么密切了,莉西娅感觉很不是滋味,尤其是她现在对琳夕有十足的偏见,她故意大声和泊瑟提讲话。

  然而并没有引起两位昔日好友的注意。

  “音小姐,您晚上有空吗?我能约您一起散步吗?”泊瑟提声音洪亮,终于令琳夕和源与回过头来。

  只见源与稚嫩青涩的脸从平静变为愤怒,他走过来,站到莉西娅旁边。“泊瑟提先生,您作为一名绅士,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尊重女士吗!”

  源与的好感度在不断攀升,莉西娅都觉得费解,从前那么多年都只让他对自己的好感度保持在五分至一左右,而现在才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快要满一半了。

  泊瑟提的纹章是蛮牛纹章,纹章的拥有者的性格,通常会受到纹章力量的影响,所以他是个莽撞的人,并不是源与这种温文尔雅的性格所能应付的。

  “先生,您已经有自己的女伴了,为什么却还要干扰您朋友的社交自由?”泊瑟提说完,莉西娅都感到尴尬极了。

  另外两个都是她的好友,她实在不该联合一个外人来让朋友下不了台,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泊瑟提先生,请您不要误解,源与他和琳夕还有我,我们一直关系很好。”

  源与涨红了脸站在原地,他的好感度停滞在那里,琳夕的恶感度却在缓慢增长。

  她摘下了面具,虽然面貌不及莉西娅美丽,但作为当今皇后的侄女,她的美貌足以让任何一位男士倾倒。

  “对了,抱歉,莉西娅,我必须得告诉你的,我和源与,我们已经快要定亲了。”她体态轻盈,几乎是飘到了莉西娅跟前,将右手插进源与的肘弯中,又对着泊瑟提微微一笑。“泊瑟提先生,您不愧兼具贵族的浩然气概与西方人的豪爽大方,莉西娅,你可以考虑答应他的邀约。”

  莉西娅差点没被气到背过去,以前她怎么没发现琳夕这么伶牙俐齿。

  “你们快要订婚了?!”她在心中百转千回了好多话,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她还以为,还以为未来会成为源与妻子的是自己,她都想好了,源与的母亲非常温柔,两位父亲也关系融洽,看来是她想多了,比起何氏这个老牌贵族来说,和皇室有宗亲的琳家才是令贵族父母们向往的亲家。

  “是的。”源与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种愧疚感来,而明明在舞会开始之前,他都不是这样的。

  他就像是初次认识莉西娅一样,对她的每一个瞬间都感到新奇无比,在短暂的时间里,莉西娅让他的情绪波动了好几次。

  “哦,那,那,恭喜你们。”莉西娅不知道该怎么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样子,她感到头皮发紧,想将发带松开,又感觉这时候动作太大会让大家以为她无所适从,所以她的手只抬到距离裙子十厘米的地方又放下了。

  琳夕在观察莉西娅,想从她脸上看到沮丧,这样她就会有胜利的感觉。

  她捕捉到了,并用她的手背轻轻靠了靠莉西娅的手臂。“我们还是朋友,就算我和源与结婚以后,我们三个也还是最好的朋友。”

  莉西娅一直不太喜欢琳夕,三家的宅邸距离很近,只是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实在谈不上什么最好的朋友,尤其是今天,当她看到琳夕头顶的进度条以后。

  “当然。”莉西娅露出微笑,遮住上半张脸以后,她的嘴唇被凸显了,完美的色泽和形状,无不令在场的人关注。

  这边诡谲的气氛在高声地通报声中破碎,原本聚在一起讲话的人们抬头朝窗外望去,一颗火流星照亮了天际。

  “有人盗用了纹章石!”一直在旁边不出声的泊瑟提很熟悉这种情况,他神色大变,眉心的牛角花纹的纹章显现了出来。“音小姐,请您务必不要离开我左右。”

  琳夕将手从源与臂弯抽出,转而去抓住莉西娅的手。“莉西娅,别怕。”

  莉西娅低头看了一眼琳夕发白的手指头,又抬头看了一眼源与。

  “别怕。”他说,他对着莉西娅用唇语说道,源与的纹章力量是安神花,他眉眼温润注视着莉西娅,好像他从未与任何人有过婚约。

  琳夕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她在瞧着泊瑟提。

  “使用不属于自己的纹章石会让人变成异种。”激发了蛮牛纹章的泊瑟提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雄性荷尔蒙,琳夕甚至探过身子去,用大眼睛瞧着泊瑟提。

  “真的吗?泊瑟先生。”琳夕甜到发腻的声音让泊瑟提眉头皱起,低头看着他守护的女士。

  “莉西娅小姐,火流星出现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他走到墙边,那里挂了两柄交叉的银剑,是未开刃的,他两指夹住剑刃快速划过,剑刃上立刻就发出寒光。

  “我想,纹章学院应该是荆棘帝国最安全的地方。”莉西娅没有紧张的感觉。“泊瑟提先生,您可以前往需要的地方,我们这里十分安全。”拥有蛮牛纹章的贵族总是有站在战争最前线的觉悟。

  泊瑟提摇摇头,他不打算离开贵族群体,其实今天早上,特洛伊公爵邀请他来舞会的时候,就告知过他,夜间也许会有一场变故。

  特洛伊公爵的纹章力量让他具有占卜能力。

  所以他是被邀请过来保护这些贵族的。

  学院的大部分护卫都跟随皇太子殿下前往皇宫了,剩下的这些并不能给学院中的公子小姐们安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