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逃跑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59 2020.08.06 00:01

  壁炉中的火焰已经只剩下火星了,莉西娅盖了一块毯子在膝盖上,坐在凯斯旁边。

  公爵米修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上楼了,现在大厅中,只有三名女仆和莉西娅两兄妹。

  “你觉得学院怎么样?”凯斯仍旧跪着在,莉西娅在其它家人离开以后,给他垫了一层毯子。

  “还行,和我想象中差不多。”莉西娅轻轻地跺脚。“说说你吧,如果教会明天给你定罪了,你会怎样?”

  凯斯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女仆,她们不会退下的,将一直在这里监视他一整晚,直到明天从教会中来人将他带走。

  “那我就用上纹章石,将法堂闹个天翻。”凯斯还有心情开玩笑,毕竟他不相信面见陛下以后,教会还会给他定罪。

  贵族总是有天然的自信,不相信自己会在任何情况下被制裁。

  毕竟荆棘帝国的历史上,贵族最坏的下场也不过流放到靠近死水之眼岸边的盐碱地中。

  “我见到过院长,她是教会的领导者对吗?”莉西娅只知道整个荆棘帝国的人都信仰太阳神,教会的职能一直被皇室和贵族所压制,除了院长扶忒斯帕。

  “是的,没错。”凯斯停止了讲话,抬头看着莉西娅,朝她使了个眼色,并从袍子下伸出手指,轻轻敲了敲地面。

  莉西娅心领神会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遮挡住三位女仆的一部分视线。

  “你去休息吧,阿音,不用在这里陪我了。”凯斯一边说,一边将一样东西绑在妹妹的脚踝上。

  “好。”

  其中一位女仆匆忙走上前来,收拾好莉西娅暂时放在大厅中的行李箱,然后跟随她上楼去了。

  莉西娅迫不及待地上了楼,回到自己房间。

  还好她从来就是不喜欢人伺候,所以女仆在她进了房以后,十分乖觉地将门带上出去了。

  莉西娅把披风挂在架子上,背对着门口坐在床上,解开凯斯绑在自己脚踝上的东西,塞进被子里。

  然后走到梳妆台前从容地换好睡衣,接着将房门反锁了起来。

  “小姐!您不需要洗漱了吗?”女仆没有走远。

  莉西娅故意用十分沙哑地声音回答她。“不用了,放过我吧女士,我先休息,明天一早起来洗漱。”

  莉西娅关闭了房间的发光法阵,点燃了一盏烛笼,放在床头的小桌子上。

  躺进被子里。

  这是一包用牛皮纸包起来的东西,莉西娅捏了捏,还好不是小石块,如果她哥哥将偷来的纹章石塞给她,那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是一块碎布,上面好像绣着法阵。

  还有一封信,是给自己的。

  “亲爱的妹妹,相信你一定是假装要睡觉,然后锁上了门,直到窝进你舒服的床上才敢展开这封信吧。当你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马上要离开你了。死水之眼的对岸,并不是一片荒芜,死水之眼也不是世界的尽头。十三骑士和太阳女神都是假的,我需要向世人验证这一点,因为海洋中传递的讯息显示,死水之眼对面的那些人已经掌握了靠近它而不被吞噬的方法。

  我也许会在寻求真相的途中死去,不过我并不害怕,我们享受来自帝国人民的爱戴和供养,难道不应该对人民担负责任吗?我只是怕你在这个家中会孤单,我只是怕这一点。”

  莉西娅的眼泪已经落满了信纸,视线也模糊不清。

  “所以,我会努力活下来。

  还有一件事,只能拜托你了,请将包裹中的碎布交给霰岚大街39号的出版商,富林多纳先生,然后忘记那个地方,远离这件事情。”

  莉西娅擦干眼泪,她暂时搁置对兄长的不舍之情,在脑海里开始盘算要怎么独自前往位于下街区的霰岚大街。

  “大少爷不见了!”很快,昏昏欲睡的女仆发觉了凯斯的突然失踪。

  公爵米修从梦中惊醒,伸手拿起床边的眼镜戴上,露出满脸颓色。

  “这个家族完了。”他说。

  而何氏家族的继承者凯斯,坐上了前来接应的夜天马,最后俯瞰了一眼城堡。

  *

  继承人犯了罪以后逃跑,米修不敢耽搁,当晚就换上官袍前往皇宫请罪。

  “陛下。”他在皇宫外跪了一整晚,直到帝查满从他情人的床上起来。

  他口齿清晰地请了罪。

  “你有个女儿。”皇帝陛下面无表情地说。

  “就是那个拥有独一无二纹章的女儿。”帝皇走下台阶,用布满褶皱的手拍着米修的肩膀。

  米修影影约约闻到一阵臭味。

  “是的,陛下。”他低着头。

  “很好,让她做继承人吧。至于那名逃犯,我想,爱卿已经可以和他断绝关系了。教会负责抓到他。”

  米修只敢答是。

  *

  莉西娅一整晚没有闭眼,她从自己能看到好感度和恶感度开始仔细的思考,又从灰雀闯入宴会想到凯斯在信中说的话,模模糊糊的似乎触摸到了一些事情关键。

  教会隐瞒的事情,和死水之眼有关,和灰雀报丧有关。

  “你居然还能睡得着。”艾希已经坐在早餐桌前,头靠着母亲。

  “我们一家人都为哥哥忙得焦头烂额,你却像一头死猪。”艾希的话充满了十分的敌意。

  莉西娅瞥了一眼她头顶的进度条,居然是百分之一的好感度,这着实让她惊讶。

  她们的母亲路西卡看起来十分憔悴,她一言不发,双目无神,脸颊已经凹陷下去。

  对两姐妹的争吵充耳不闻,端着陶瓷茶杯的手都在颤抖。

  *

  “什么!让阿音做我们家的继承人!”露西卡握住丈夫的手,露出愤怒而不敢相信的眼神。

  “都怪你!不,不怪你!是你那个不受妇德,恶心又肮脏的妹妹,如果不是她,我的艾希不会无法继承爵位。还有我的儿子,我的凯斯,我可怜的凯斯,他一个人独自逃亡,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米修握紧自己夫人的双手。“路西卡,小点声,我们没有办法了。只能先这样做,莉西娅是个心软的女孩,她和我妹妹不一样,她是我们一手养大,会听话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