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2.家族的继承者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169 2020.08.07 00:09

  莉西娅按按发涨的太阳穴,她已经坐在这里听她父亲米修公爵讲了三个小时了。

  两个半月以后的女神诞生日,她将会接受爵位继承者授予仪式。

  米修从荆棘帝国建国之初,开始讲述坎贝尔家族的历史。

  这位父亲似乎并没有因为儿子的逃跑而悲伤,他一直在理智而严肃地给莉西娅讲着家族历史。

  ‘就像哥哥不存在那样。’

  坐在她面前的,被她称之为父亲的人,对她的好感度,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并且在她打了第一个哈欠以后,好感度下降到了百分之十五。

  不过她早就不对父母亲抱有任何感情需要,所以她脑海里只在盘算,明天要如何自己一人前往学院,又要怎么独自一人去下街区。

  “莉西娅,你哥哥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了,陛下之所以没有对家族进行惩罚,是因为在漫长的五百三十年里,我们家族没有犯过任何错误。所以,谨记,在做任何事情之前,要考虑你的家人。”米修公爵刻意地摆出疲惫的样子,并朝莉西娅招招手。“来帮我整理一下衣领吧,下午还要去军营。”

  莉西娅从来没有和父母亲近过,有些不知所措地走过去。

  “莉西娅,你比你姐姐和哥哥都有出息,将来也会继承我们家的家业。”

  她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衣领,就伸手像是拂尘那样在米修的肩膀和领子那里拍了两下。

  “谢谢您的信任。”因为缺失和严肃家长交流的经验,以至于莉西娅只能说出这种话来。

  尴尬的谈话本来还会继续,如果不是艾希突然闯了进来。

  “爸爸!你们让莉西娅当继承人!”她流着眼泪。“就因为我没有纹章力量,我是一个残缺的人。”

  然后她突然看到了莉西娅也站在那里,立刻止住了哭声。

  “我。”莉西娅低头走到门口。“那,父亲,我先去母亲那里陪她。”

  艾希手中还攥着一块手帕,她也感到十足的尴尬,她从来没有当着莉西娅的面露过短,她一直表现得丝毫不在意自己没有纹章力量这件事。

  “你不用去打扰你的母亲,你去外面逛逛吧,作为继承者,你不应该再像从前一样只是呆在深闺当中,也应该去见见世面。”米修其实是害怕莉西娅现在过去,会引起妻子的不快,从而让她觉察出什么问题来。

  “好。”莉西娅正愁没有理由出去,虽然现在天色不早,但如果乘坐马车前往霰岚大街,也能够在宵禁之前逛上一圈,然后回家。

  她带了一名女仆,一名男仆出门。

  上街区,克罗地亚大街,与霰岚大街距离最近,不过这儿来的大多是男士,因为它出售地物品是武器、烟斗还有书籍。

  荆棘帝国和所有的封建国家一样,大多数女人们没有机会读书。

  所有人都告诉她们不用读书,所以她们一辈子的奔头是嫁人,即使拥有纹章力量的女性,也鲜少有能够真正喜爱这些东西的。

  “您好,请递给我那把狼头纹章加持的银剑。”莉西娅记得下午的演练中,许多人都有自己的武器。

  “唔,让我看看。是一位小姐!”一名带着圆框眼镜的瘦高个老头,伸出他干枯的手,拿了一把剑鞘上雕刻着狼头的剑递给她。“这把剑太沉了,可能不太适合您。”

  莉西娅把剑递给旁边的男仆。“有什么适合我的,请拿给我,不过这把我也需要。”

  老头摇摇头,连剑都没拔出来试试,就立刻决定买下来,肯定又是哪个大贵族小姐出来替自己的父亲兄弟购买礼物了。

  “软鞭,您瞅瞅,既能够当作武器,又能够系在手腕上。”

  莉西娅接过来,朝着空气中甩了一下,卷起了一阵风,将前方道路两旁放置的盆栽给掀翻了,男仆赶紧跑过去,和旁边奔来的治安官商量赔偿的事情。

  “您拥有纹章力量?”牌科维这时候才正视起莉西娅来。

  ‘我的纹章力量居然还能操作武器,就这样随手一挥。’其实莉西娅自己也纳闷,她之前可是连西瓜都搬不起的娇小姐啊。

  “是的,先生。所以有什么更趁手的武器吗?”莉西娅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将鞭子放回到老板牌科维手中。

  “神殿的不死荆棘。”他开启了纹章力量,好好观察了莉西娅体内分布的纹章气息。

  在瑞金那本画集当中,她的纹章力量正是出现在荆棘条上。

  “不死荆棘?”她第一次听说,荆棘还能作为武器。

  “不会枯萎。”牌科维点点头。“您稍等片刻。”说完就走进里面的房间去了。

  莉西娅让女仆看了一眼时间,距离宵禁还有三个小时,而从这里回家还需要三十分钟左右。

  她只是找了一家最出名的武器铺子随便看看而已,哪里知道店主很闲,甚至还拉着她反复试武器。

  “您试试这个。”他递给莉西娅一根棕色发黑的荆棘条,上面没有落手的地方,莉西娅不知道怎么握,全是刺。

  “您有手套吗?”莉西娅真诚发问。

  “不需要手套,荆棘不会伤害您娇嫩的肌肤,只有当它挥舞起来时才具有杀伤力。”牌科维双手递给莉西娅。

  手感确实是绵软的,莉西娅拿稳以后,轻轻对准地面挥了一下。

  威力并没有更强。

  荆棘条很丑,莉西娅摇摇头。“还是给我软鞭吧。”

  牌科维惋惜地说:“您一定更适合荆棘条,相信我。我的这根品质太差了,您可以先适应它,以后再去找更好地荆棘条。”

  “那好吧,两样武器都包起来吧,挑好看一些,便携一些的盒子。”莉西娅敷衍地答应了,还不忘交代店主包装的事情。

  她不能再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不过要怎么独自前往霰岚大街呢,莉西娅都逛了一个小时了,仍旧没想出办法来。

  “玛丽安,我需要独自去一趟酒行,给我的学校的朋友们购买一些礼物,你们在马车上等我。”多拉多酒行正在前往霰岚大街的路上,莉西娅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小姐,我可以陪着您过去。”女仆头顶百分之五十的好感度,让莉西娅肆无忌惮地拒绝了她。

  “不用,玛丽安,你的衣服,大家一眼就认出是坎贝尔家的仆从,你的背后都绣着家族的族徽,我们家刚出了那种事情,应该更加低调行事。”莉西娅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年轻的女仆玛丽安却十分相信,她顺从地低头。“我会在这里等着您。”

  莉西娅已经迈开步子向酒行走去了。

  路过那名男仆时,他还在与治安官交涉赔款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