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黑珍珠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109 2020.08.31 23:54

  霰岚大街的气氛有一种微妙的紧张感,莉西娅看到有一个拖着渔网的女人走过去。

  接着她看到人群行走的方向突然发生了变化,但并没有涌向同一个方向。

  莉西娅登上已经被虫蛀了三分之一的木质楼梯,富林多纳不耐烦地低声叫她。“跟上。”

  “哦。”她回过神来,然后拉着裙子大跨了两步,跟上去了。

  登上木楼梯以后,莉西娅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路,就随着富林多纳一起掉了下去。

  “啊!”她差点急到召唤就见过两次面的铠甲骑士了。

  好在下坠感只持续了三秒钟,莉西娅就正正跌落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欢迎来到黑珍珠马戏团!”戴着黑熊头套,穿着白色裤子的人端着托盘来到莉西娅和富林多纳面前。

  ‘为什么是马戏团,不是说交易会吗?’莉西娅咳了两声,可能是十分隐蔽的交易会所吧。

  富林多纳放了一块金币在他的托盘上。“给我蓝色的,两块。”

  黑熊头套一直看着莉西娅,莉西娅也好奇地打量他,好感度百分之三十,估计又是个痴汉,她都遮住了下半张脸了。

  莉西娅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睁大了眼睛打量他从背后拿出两块蓝色号码牌的样子。

  “哦,老天。”黑熊头套捂住胸口。“给你,美丽的小姐。”他将一块蓝色牌子递给富林多纳,放回了另外一块,然后换了一张黑色的号码牌出来。

  “谢谢您!”莉西娅接过黑色号码牌来,发现和蓝色的牌子不一样,上面只有弧形的白色图案,没有数字。

  “请好好享受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吧~”黑熊头套依依不舍地又看了莉西娅两眼,才走到下一桌去。

  “把你的黑色卡片给我。”富林多纳伸出手来。

  莉西娅很不满,但还是照做了,她可不敢在这种地方和富林多纳闹翻。

  富林多纳掏出盒装的固体油脂,用小拇指挖了一点出来,涂抹在黑色卡牌上。

  他认真读了很久。

  莉西娅则正在打量四周的环境,光线很暗,并且座位分布也拥挤凌乱,从他们的位置,根本看不到前面舞池,不知道等会儿舞池会不会升起来。

  人们都是和他们一样,突然掉到椅子上的,这应该是交易会的特殊进入方式了。

  “跟我来。”富林多纳抓起桌子上原本就有的几颗糖果,开始在人群中穿行。

  其间还路过了那名戴着黑熊头套的侍者。“先生,洗手间左拐。”

  富林多纳带着莉西娅来到了帐篷的最边缘位置,然后掀开了帘子。

  他撑着帘子,让莉西娅通过。

  ‘该不会是要把我卖掉吧,不过,要是想把我卖掉的话,上次早就卖了。’莉西娅深吸一口气,放心大胆地抬腿跟着富林多纳右拐。

  帐篷外面还是帐篷,只不过地面不是铺着地毯,而是有点淤泥的长草地面。

  “十三号拍品,请走这边。”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还有路面上突然冒出一团手状的淤泥,指着前方五个小帐篷中的一个。

  “所以刚才的黑色牌子不是给我的?”莉西娅忍不住问了一句。

  富林多纳瞥了她一眼,叼着烟斗歪嘴一哼。“你说呢。”

  莉西娅叹了一口气,看来美貌并不能变现。

  “你一个人进去吧。”富林多纳站在小帐篷门口,掀开门帘。“等会儿出来以后,原路返回找我。”

  莉西娅看着他,然后看了一眼漆黑的帐篷里面,好像有一道红色的光。

  “这是什么,为什么黑漆漆的?”

  富林多纳探头看了一眼。“开灯,吉斯。”

  “你进去就知道了。”

  随后,帐篷里面被红色的光照亮了,莉西娅看到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正在抠脚丫?

  “来吧,宝贝,让我来为你解密。”

  富林多纳不耐烦地推了莉西娅一把,然后放下帘子,掉头就走了。

  莉西娅踉跄两步,然后站稳。

  那位带着面纱的女子正陶醉地对着自己刚扣完脚趾的手指尖,深吸一口气。“请坐。”

  莉西娅把地上的垫子拿远了一点,坐在吉斯对面。

  面纱女子吉斯挪动了两下屁股,然后拿出一包已经被压扁的羽毛来。

  “让我看看,你需要知道些什么事情。”她用手掏出三片羽毛,对着莉西娅的脸挥了两下。

  甚至能闻到脚臭味的莉西娅干呕了一声。“抱歉。”

  吉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极昼?”

  莉西娅屏住呼吸。“是富林多纳先生告诉你的吗?”

  吉斯尴尬地收回羽毛。“好了,不展示这些高深的魔法给你看了。”

  “我占卜过极昼。”她拿出一本册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推给莉西娅看。“这是占卜后看到的画面,我画下来了。”

  画面上是一艘钢铁制作的大船,看起来和莉西娅在二十一世纪所见到的轮船类似,只不过这艘船有数十扇翅膀,船身周围还有像是炮筒一样的东西。

  “荆棘帝国没有这样大的船只。”吉斯又翻了一页。

  画上是一轮银色的月亮。“可是月亮是金色的。”吉斯摇摇头。

  “这些就是我所占卜到的画面。我不太理解,如果你能理解的话。”

  其实这两张图对莉西娅的冲击并不大,她拿起了那副银色月亮的画,又翻到钢铁大船那副画,实在联想不到和极昼之日有什么关联。

  “没事,或许你接下来几天能够解读这两幅图,我也经常这样。”吉斯收回了册子。

  “还有二十分钟,你再问我一个问题,我来帮你占卜。”吉斯不知道从哪里抓了一条碎布来擦了擦手,她好像还是挺介意莉西娅的那声干呕。

  “我想知道我母亲是被谁所杀。”莉西娅看着吉斯的露在面纱外的琥珀色眼睛。

  “抱歉,我不占卜过去,只占卜未来。”吉斯眨了眨眼。“不过,我可以占卜,你将在什么情况下发现你母亲的事情。”

  占卜的过程非常快。

  和上次的特洛伊一样,吉斯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双腿发软地朝一边倒。

  “你怎么了。”莉西娅焦急地问。

  “你是无法占卜之人,我被警告了,被,被,我被神灵警告了,黑色的,不不不,棕色的,不对,是蓝色?”吉斯胡言乱语了很长时间。

  她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在纸上疯狂地画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