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特洛伊的恐惧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24 2020.08.15 01:32

  “您好。“莉西娅感觉他们可能是在找灰雀的尸体,所以就想装作毫不在意地样子走掉。

  还好河岸比较崎岖,草也比较高,刚才她捡东西的时候应该是没有被发现。

  “莉西娅,您肩膀的伤没有问题吗?”管家宁统看着莉西娅手上拿着的一包东西问到。

  “不疼,它只是不太灵活。”莉西娅耸耸肩,停了下来,脸上故意露出不太耐烦的样子。

  其它几个人,将棍子杵在地上,都看着莉西娅手上的东西,其中一位还用手指了指。

  “路上小心。”结果宁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并将右手压了压,让那些人让开一条路来。

  莉西娅离开以后,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他们难道不是在找自己手上的东西吗?

  好奇心驱使下,她在快走到桥头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

  宁统带着的人都还站在原地,朝着她挥手致意,这位管家头顶的好感度条居然还涨了不少,从最开始的百分之一涨到大约十的位置了。

  见鬼了,莉西娅赶紧加快脚步离开了。

  等到晚上的时候,帝弥托利带着好些人过来探望她。

  琳夕是最先跑过来的,她装作心痛的样子,莉西娅甚至感受到她憋出了一包虚伪的泪水。

  “实际上,我的肩膀已经快好了。”莉西娅本来都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看书了,还特意掀开被子走下地转了两圈。

  “特洛伊!”帝弥托利叫了一声正站得很远的特洛伊公爵。

  “殿下。”特洛伊摇摇头,无奈地走过来。

  她垂手站在莉西娅面前,闭上眼睛,额前浮现出有着复杂纹路的圆盘纹章。

  大家都被皇太子殿下突如其来的操作弄懵了,连琳夕都不再继续聒噪。

  实在没有谁,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让一位贵族小姐接受占卜。

  “血液,迷雾,荆棘,还有,嗯,这是什么!?”特洛伊满头大汗地睁开了眼睛。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发现在颤抖。

  可是他连刚才所见到的最后一副画面都不记得了,只知道恐惧占满了他的心脏。

  “还有什么?”帝弥托利也很惊讶,他只是想找个理由让特洛伊站得更近一些,证明给莉西娅还有自己看,他的好友特洛伊不可能和昨天的事情有关系。

  毕竟像特洛伊这种不学无术,拥有占卜纹章只知道泡妹的人,实在是不太可能真的看出点什么来的。

  “不知道,我记不得了。”特洛伊长舒一口气,扶朵米子爵赶紧走过来,抱住他的手臂,温柔小声地安慰他。

  ‘很好,我的特殊性又增加了一条。’莉西娅在心里说完以后,挤出一个假笑。

  “可能是我纹章的原因吗?我到目前为止也不知道纹章怎么用呢。”她试图岔开话题。

  果然接下来,大家都叽叽喳喳围绕她的纹章说起话来。

  “啊,莉西娅!”是泊瑟提,他提着一把宽剑过来了。

  说是宽剑,比大刀也差不了多少了吧,也就泊瑟提能单手提起来用了吧。

  “听说是学院提供的马出了问题,为什么不在校医院养伤呢,我还能照顾您。”泊瑟提是在场的人当中,唯一真正眼中充满了担心神色的人。

  “我已经吩咐家里的人,让他们给学院送来新的马匹。”他故意挡在皇太子面前,青胡茬布满了了他的下巴。

  莉西娅被这种真挚地关怀所打动了,朝他点点头。“知道啦,谢谢您的关心。”

  “泊瑟提,皇太子殿下在这里。”特洛伊头疼地拉了他一把。

  “您好,太子殿下。”泊瑟提粗声粗气地说。“您说呢,为什么不让莉西娅小姐在学院养伤。”

  “我需要解释吗?”帝弥托利用龙焰点燃了壁炉。“这屋子有些冷。”

  “泊瑟提先生,莉西娅在这里更合适一些,学院医院中太嘈杂,并不适合养伤。”扶朵米适时缓解了尴尬。

  “我后天就差不多好全了,不用担心我,泊瑟提。”莉西娅细声细语地说。

  帝弥托利在书架上抽下一本书,走到壁炉前的椅子那,坐下,开始专心看书了。

  大家也都抓紧找莉西娅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我也要留在这。”泊瑟提不肯走。

  莉西娅看了一眼帝弥托利,这当然不可能了,劝了好几句,又说了帝塔塔也在这里陪她,他才肯离开。

  “莉西娅,有时候爱慕者过多,并不是一件好事。”帝弥托利在公主洗漱的时候,实在忍不住,把书本合起来,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不好,因为您自己没有一颗爱别人的心,所以就眼红泊瑟提吗?”她走到帝弥托利面前,拿起他膝盖上的书。“托托草的实用价值?”

  “我没有爱别人的心?别人是指谁,你吗?我承认,这世上可能难以找到能和你匹敌的脸庞,不过,我可不会像那个西方佬一样。”他从莉西娅手上夺回了那本他随便在书柜上拿的书,站了起来。

  “是啊,所以您就找个算命的来看看我有没有谎言,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我接受占卜?”莉西娅不依不饶又走了过去,听到表扬她世界最美,让她的气焰高涨了几分。

  “是特洛伊公爵,不是算命的。我让他过来,只是为了让你看看,他不可能是那个射箭的人,他的占卜都是非常模糊的东西。”帝弥托利的脸因为壁炉的火焰变得稍稍发红。

  莉西娅停滞了一会儿,她昨天都没指名道姓说特洛伊。

  “我什么时候说怀疑他了?”

  帝弥托利用手指着壁炉,让火焰变小了一点。“你昨天说的话,预测、洞悉,这两个词,学院中符合的人很少,占卜纹章也不常见,不就是指向特洛伊公爵了。你今天出去过了?”

  莉西娅被打岔了,点点头。“我今天在河边散步了,还捡到了灰雀的尸体,和皇帝陛下的那只一样,我捡回来了。”

  帝弥托里将尸体拿在手上反复检查了几遍。“这不是我父皇的那一只,它的舌头形状不一样。”

  “不过。”他思考了一会儿。“我好像很久没有听父皇的那只灰雀开口说过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