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5.兰尼尔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102 2020.09.19 23:55

  “龙之纹章。”帝弥托利向其它人公布了这则消息。“看来他的确是父皇陛下的私生子。”

  被推到人前的小男孩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表情的能力。

  “你叫什么?”特洛伊的嘴下撇着问他,一副十分不待见他的样子,他并不知道这是帝弥托利制造的假象。

  “兰尼尔。”小男孩挺直胸膛,抬头正视前方的其它人,两只手悄悄背在背后。

  “没有姓?”帝弥托利问到,一旁记录的官员也停下了笔。

  小男孩倔强地摇摇头。

  “算了,不用登记姓氏了,等呈报给父皇陛下,他决断以后,自会赐予你皇族姓氏。”

  莉西娅发现塔塔一直低着头拉她的袖子。

  “怎么了,塔塔。”莉西娅作为唯一一个知情者,丝毫没有另外五位皇太子的亲信那么担心。“没事的,就算是龙之纹章,私生子也不可能继承皇位的。”莉西娅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嘘。”塔塔皱着脸,低下头,又抬起头环顾四周。“别说话。”

  “散了吧,今天大家也累了,明天第二次审讯野猪人,另外,通信官,今天记录下来的私生子的事情,立刻发回宫中,不得有一丝隐瞒。”帝弥托利越过人群,看向莉西娅。

  “特洛伊,你去找两名医生,让他们帮莉西娅小姐检查一下。”他说完又看向兰尼尔。“兰尼尔,需要等到父皇回复以后,我才能决定是否送你去皇宫和他相见,所以今天就暂时住在城主府上吧。”

  兰尼尔用一种畏惧的表情看着帝弥托利,然后点点头。

  塔塔和扶朵米陪着莉西娅回到为她准备好的房间,很快特洛伊和帝弥托利就都来了。

  莉西娅还没搬出凳子来,就又来了人。

  “医生来了。”卡洛琳这次没背着她的宝贝斧头,还穿着医生的白色法袍进来了。

  后面还跟着两位无精打采的男士。

  “你们来了。”帝弥托利一副我要开个短会的样子,让莉西娅沮丧地坐在床上。

  不管是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果然领导都很喜欢开短会呢。

  “兰尼尔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帝弥托利看了一眼莉西娅。“莉西娅,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既然事情已经被摆到台面上了,我已经派人连夜将教会在寻找皇室私生子的消息散播出去了。”

  莉西娅本来脑子里正在想她那本书的事情。“啊,我?好吧,我想,下一步的话,就是逼教会的人来劫走野猪人,最好不要惊动兰特考斯城的总教会,而是将形势变得更加严峻,让现在正在这片区域作乱的人不得不出手。”

  其实这个问题,莉西娅刚才都和他讨论过了,这是两人共同讨论的决定,不知道为什么要让她来说。

  帝弥托利点点头。“是的,我也这样认为,那么,布赫顿,你今天想办法,在野猪人快要睡着之前,弄醒他,然后明天早上,特洛伊,你当着大家的面占卜他,说他是受到教会的指使而做出了召唤异兽的事情。”

  “我和布赫顿换班吧。”卡洛琳拍着莉西娅的肩膀说,莉西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拍她的肩膀。

  “快让莉西娅休息吧,她眼睛都快合上了。”

  布赫顿又歪着嘴嘁了一声。

  “卡洛琳,有别的事要拜托你,今晚你呆在莉西娅这里保护她。”帝弥托利皱着眉头。“她的武器太打眼了,而且失踪这么长时间再回来,教会的人一定会在今天晚上过来查看,并且也必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你和扶朵米都离开这里以后,再偷偷过来。”

  莫斯百无聊赖地拨动着手中的治疗法阵。“我呢,我和塔塔呢?”

  他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在整个团队当中起到很大的作用。

  “你和塔塔配置多于十支的足量龙之吐息。”龙之吐息是一种可以模拟龙焰的魔药,能够灼烧一切物品。

  虽然威力大打折扣,但留下的痕迹几乎和龙焰一摸一样。

  “为什么?”这种魔药需要的材料虽然不算非常稀有,但都很昂贵。

  “以备后用。”帝弥托利有自己的打算。

  莉西娅知道为什么。

  他一定是想伪造一些,这个男孩确实是龙之纹章的假象。

  毕竟在测试过纹章力量以后,纹章能力者,偶尔会出现纹章力量失控的情况,尤其是在十七岁以前,失控的概率会稍大。

  而也是这个原因,荆棘帝国的贵族大多不会选择在十七岁以前为孩子们测试纹章。

  “好了,莉西娅该休息了。”卡洛琳挥挥他的手,将其它男士都请出了莉西娅的房间。

  然后迫不及待的脱下袍子。

  莉西娅无语的看着她背后的斧头。

  “我得保护你,你说对吗,扶朵米子爵?”卡洛琳抬头朝着正在整理自己胸口垫片的扶朵米抬抬下巴。“你在做什么?”

  “现在是晚上了,我当然不需要穿这些令人难受的衣物了。”

  莉西娅和卡洛琳两人都惊讶地看着扶朵米开始拆掉身上塑形的衣物。

  “好了,我现在先给莉西娅的房间布置几个冰冻陷阱。”扶朵米放松了一下身体,其实身材也非常完美。

  莉西娅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自己的身体这么苛刻,但她并没有觉得扶朵米这样不好,这是她的事情,就像莉西娅自己不喜欢穿束腰这些东西一样。

  卡洛琳摸了摸莉西娅的衣服。“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赶紧换掉,我和扶朵米先回趟自己的房间,等你灭了灯以后,我们再过来。”

  她突然想起帝弥托利的嘱托,让她们先离开以后,再过来。

  。。。

  后半夜的时候,莉西娅果然听到房间里倏然出现的脚步声。

  一旁的卡洛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莉西娅又不敢在这个时候掐醒她。

  莉西娅在等待,等待来人被冰冻陷阱逮住的那一刻。

  躺在另外一侧的扶朵米则一整晚都睁着眼睛,她捏了捏莉西娅的手,示意她。

  “砰。”房间中突然闪出一阵白光,陷阱被打碎了。

  莉西娅从床上一跃而起,顺便踹醒了卡洛琳。

  “光!”

  房间中被光之法阵找得犹如白昼。

  莉西娅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影子出现在面前,然后突然消失。

  “是双生子纹章,我们被耍了。”莉西娅走到冰冻陷阱旁边。“这甚至不是双生子的分身,这只是一个法阵。”

  她的右手握着荆棘环。

  “扶朵米,你去叫醒殿下,我和卡洛琳去关押野猪人的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