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从塞纳到苏发罗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35 2020.09.17 23:56

  “是。。。是莱昂大人,他招来的,姐姐,太可怕了,大人被怪物吃掉了吗?”

  莉西娅控制住自己嫌弃的表情,她可不吃小孩撒娇这一套。“是的,他为什么要招来怪物?普通人都害怕异兽。”

  小男孩像是鼓足了勇气,莉西娅听到他深吸气,然后叹气,然后又吸气。“是,是为了找证据,一枚祖母绿的戒指。”

  “戒指?”莉西娅听到证据是戒指,突然感觉这件事似乎和帝弥托利没关系了,不过她还是决定继续找东西,毕竟她现在是大反派,应该和教会对着干。

  小男孩在脏污中认真的寻找起来。“是的。”

  莉西娅用异于常人的听觉和警觉性,发现小男孩偷偷藏起了一样东西。

  “拿出来。”莉西娅握住他的手腕,用银色荆棘环照亮他苍白的脸。

  男孩敢于在一堆血肉和淤泥当中找东西的时候,莉西娅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小男孩不动,脸上是倔强的表情,莉西娅握紧他的手腕,往外拽,接着又掰开他紧紧握住的拳头。

  一颗朴素的绿宝石戒指躺在他的手心。

  “这是要交给教会的东西!”男孩的表情从原本的尴尬和愤怒,一秒钟切换为悲伤无助。

  “我会交给教会的。”莉西娅面无表情的说,小男孩毕竟年纪还小,这种演技除了说明他心机深沉以外,根本骗不到人。

  “好吧。”小男孩擦了擦手,然后放弃了挣扎,他直到自己没资格和莉西娅谈条件。

  ‘荆棘花纹,宝石里面也有花纹,唔,这恐怕是皇室的东西。’莉西娅想明白为什么教会要找戒指了,这应该是和那名私生子有关。

  夜晚的树林非常阴森可怕,莉西娅把戒指装好,低头问男孩。“你知道苏发罗应该往哪里走吗?”

  “这边。”小男孩没有问她为什么要从距离塞纳更近的地方前往下游的苏发罗。

  恶感度百分之十,莉西娅有点不敢相信男孩所指的方向。

  不过她不想浪费一颗六芒星。“如果你敢骗我,或者愚弄我,我会在路上就杀了你。”

  对于这种心口不一的小孩,往往威胁比诱导更有用。

  “我没有骗你!我刚才还提醒过你,就在淤泥怪的最后一击的时候!苏发罗确实在东边,只不过塞纳里这更近,你为什么不从塞纳叫一辆马车去苏发罗呢。”小男孩生怕被莉西娅打断,一口气又是表忠心,又是解释的。

  “很好,我们先去塞纳,然后我带你去苏发罗,总教会的人现在在苏发罗。当然,功劳自然少不了你的。”莉西娅以为他只是想表功。

  *

  “找不到人吗?”帝弥托利从窗户旁边走到门口,迎上了守军将领。

  “没事的,殿下,七肢怪一定不会伤害莉西娅小姐,我们只用沿着河流寻找她就行了。”特洛伊又给帝弥托利占卜了一次。“并且结果没错,她没事,也许很快就自己回来了呢。”

  从大厅走进来三名穿着袍子的教会的人,走在最中间的是苏发罗和塞纳以及下游的对咯卡地区的主教拉尔普。

  “皇太子殿下!”主教拉尔普是一位青年男性,他续着黑色的长胡子,并在胡子底端用一根金色的线系起来,脸的皮肤由于毫无脂肪而凹陷。“听闻您受伤,老夫感到十分惭愧。”

  “惭愧没有用,主教大人,苏发罗城主的儿子是一名野猪人,教会迄今为止都没有上报,这是非常大的失职。”帝弥托利正在罗列教会的罪责,这是其中一项。

  拉尔普主教的眼睛也凹陷得厉害,他皱着眉头打量帝弥托利。“殿下,您看起来对教会有一些偏见,我们也不知道城主会隐瞒,毕竟教会的人不允许随便进入贵族的家中。”

  这位主教显然很善于言辞。

  于此同时,莉西娅刚刚找到一位车夫愿意载她去苏发罗的。

  “不过咱们说好了,三枚金币。”往常从塞纳去苏发罗,即使一趟来回拉满了人,也就能挣到八枚银币。

  不过莉西娅对金钱的概念很模糊,并不觉得被讹了。

  小男孩在扭动身体,深吸一口气,一副想跑的模样。

  最后还是跟着莉西娅上了马车,老实坐在她对面,两只手坐在屁股下方,低着头。

  莉西娅还是第一次坐这种敞篷马车,非常不习惯,出城的时候,车子轧到一块石头,差点让她掉下去。

  城镇之间,都修有法阵保护的道路,所以即使在夜晚,也能够进行货物运输。

  但是跑这种官道每个卡口都需要按照货物重量缴纳税金,苏发罗地区由于异兽横行,其它道路都几乎无法使用,许多商人不愿意支付昂贵的税金,所以纷纷离开了苏发罗,商业的流失,逐渐导致苏发罗的经济落后。

  安全的官道非常狭窄,只刚刚够两辆标准马车通行。

  “你知道教会要这枚戒指是做什么用的吗?”莉西娅抱着胳膊,在打量男孩的脸。

  虽然年龄上好像和私生子符合,不过,长得太不像了。

  不像帝弥托利就算了,和帝察满也没有一处相像的。

  “好像是为了证明一个人的身份。”小男孩低着头小声回答。

  为了证明私生子的身份吗?不能吧,帝弥托利的姑妈会这么不谨慎吗,还能给私生子留下皇室的信物。

  “什么人?”莉西娅平静地看着小男孩地恶感度持续上升。

  “我不知道,姐姐,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小男孩又开始用哭腔讲话。

  马车车夫甚至转过头来看他们。

  莉西娅真不适应坐这种敞篷的马车。

  尤其是有好几个错身而过的马车上,每个男人都用他们滑腻腻的眼神盯着莉西娅。

  莉西娅决定把这个孩子带给帝弥托利去审,敞篷马车的私密性太差了。

  “那辆是什么车。”莉西娅看到一辆被金色布所覆盖完全的马车。

  “教会的车。”马车夫回答了她。

  小男孩的脖子明显僵直了,他缓慢地扭头看了一眼。“他们一定是去找莱昂大人的!我们应该把东西交给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