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效忠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21 2020.08.23 23:55

  “走吧。”帝弥托利站了起来,希维尔大教堂中已经陆续点燃了烛火。

  “我能请您陪我去一趟教堂后面的神殿吗?”莉西娅想到既然来了希维尔教堂,就去它背后的神殿中取一段所谓的不死荆棘。

  “神殿?你是想去砍一段荆棘条吗?”帝弥托利想起莉西娅在日常训练中,曾经用过一根不死荆棘条。

  莉西娅点点头。

  “为什么,荆棘条上面不能刻加成纹章,力量也不够大。”

  莉西娅不想回答是因为自己的纹章和荆棘关系匪浅。“之前去武器店,店老板告诉我的,说神殿周围生长的不死荆棘品质最好。”

  帝弥托利站了起来。“走吧。”

  两人并肩走出了教堂,往兰特考斯城唯一的神殿走去。

  在夜色中,影影约约能看到纹章学院所坐落的山的轮廓。

  “你父亲被革职以后,皇宫的禁卫军被分派给德伯韦尔家管辖,不过这其中肯定有许多官兵是忠诚于你们坎贝尔家族的。”帝弥托利的手臂碰着莉西娅的背部,他靠的很近,声音也非常低。

  “德伯韦尔家是忠诚于教会的,而我父亲,他这一生从来没有说过教会一句好话。”帝弥托利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在怀疑如今坐在皇位上的到底是不是他的父亲。

  “我需要你,你去联络那些官兵,忠于你们家的那些。”皇太子殿下的话总是直奔主题。

  莉西娅没有给自己任何的考虑时间,非常果断地同意了,虽然对于家族事业一窍不通。

  皇太子有求于她,而她也一定会有求于皇室的力量。

  “你很适合做一名能臣,而不是待嫁的女孩。”这已经是皇太子殿下能想到的最好的说辞。

  莉西娅没心情判断这种类型的话,帝弥托利对多少人说过。“谢谢您的赏识。”

  夜晚的气温很低,处于荒郊野岭的神殿温度更低。

  墙面上都结着白霜,但是莉西娅一眼就看到那根银色的荆棘条。

  帝弥托利将火把举得更高。“你确定需要这一根吗?”

  银色的那根看起来明显比周围棕灰色的要更细。

  “是的,就这根。”莉西娅直接用手去抓,指腹立刻就被扎出了血珠来。

  “为什么刺是硬的。”

  帝弥托利拔出了自己的短刃,齐根将银色的荆棘条砍了下来。“过几天才会变软。”

  莉西娅将指腹上的血珠擦干净,然后用手帕包起了银色荆棘条的尾端。

  她正准备站起来。

  突然听到从地下传来很细微的说话声音。

  “怎么了。”帝弥托利以为她是手指太痛了,不想站起来,就将短刃插进银制的刀鞘中,也蹲了下来。“手指受伤。。。”

  “嘘。”莉西娅正专心致志地听地下传来的声音。

  帝弥托利疑惑地看着她,因为他可什么也听不到。

  不过他没有打扰莉西娅,在一旁没有发出声音。

  ‘必须找到那个私生子,如果让皇太子继位,还不如继续。。”声音突然小了下来,随后,莉西娅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快走。”她也顾不上只包了一层手帕的荆棘条有多刺人了,一只手握住银色的荆棘,一只手拽住帝弥托利的衣服,就朝着远离神殿的方向跑去。

  中途被帝弥托利带着换了一个方向,跑到了天马马厩。

  “上马。”帝弥托利招来了自己的天马,一把拉起了莉西娅,让她坐在自己背后。

  两人在夜色的掩盖中,快速的离开了神殿和希维尔大教堂所处的区域。

  天马停在学院的露台上。

  帝弥托利扶着莉西娅下了马,他低头看到莉西娅的白色袍子上都是血迹。“先把你的伤口好好包扎一下,然后再告诉我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两人坐在已经空无一人的学院教室中,帝弥托利在找了一些材料,制作了简易治疗法阵。

  莉西娅的手上都是小伤口,很快就不再流血了。

  “太子殿下,皇帝陛下有私生子吗?”她这些年可只听说过,皇帝陛下在生育方面能力较弱,几位情妇都没有留下孩子,只有他和蒂尔皇后的一儿一女。

  帝弥托利将自己略微凌乱的金发重新整理了一下。“三年前,小男孩,不过已经被我的姑妈处死了。”

  他仿佛沉浸在一段可怕的回忆当中。

  “私生子会给皇室,还有整个荆棘帝国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帝弥托利的手肘撑在桌面上,食指和中止托住自己的眉心。

  “刚才,就在神殿底下,我听到一段话。”莉西娅抚摸着自己掌心凹凸不平的伤口。“必须找到那个私生子,如果让皇太子继位,还不如继续”她完整地复述了一遍。

  “看来那个小男孩并没有死,而神殿,或者教会地人也不想让您继位。”莉西娅说。

  帝弥托利抬起了头,也将手从桌子上拿了下来,放在膝盖上。“是的,当然,我早就有这样的感觉了,从灰雀来舞会报丧开始,我就怀疑神殿了。”

  “只不过,那个小男孩居然没有死掉。他现在应当,已经有十岁了。”帝弥托利看着莉西娅。

  “您需要赶在教会之前,找到他,然后。”莉西娅停顿了一下。

  “然后杀了他。”帝弥托利说完,将短刃递给莉西娅。“我相信你不会把今天的对话告诉任何人,这把银月给你,荆棘条只能攻击远距离的敌人。”

  莉西娅接过短刃,用无比坚定地声音回答了帝弥托利。“当然,殿下,我效忠于荆棘帝国,也会效忠于您。”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帝弥托利的好感度,百分之二十五,很好,比之前已经高了不少。

  *

  神殿。

  扶忒斯帕的双脚悬空在距离地面十公分的位置,看着墙面明显被砍过的荆棘从,她旁边站着三名戴着兜帽的人。

  “又是她。”

  其中一人将落了血液的叶子摘下,双手呈在扶忒斯帕面前。

  “保存好,以后一定会用上。”扶忒斯帕让光之法阵悬浮在空中,对准了地面的脚印。“还有一个人,应该是我们的太子殿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