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1.绝对空间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114 2020.09.05 23:37

  “爸爸真打算把你嫁给一个老头子了?”莉西娅拿手抵住艾希即将关上的门。

  “他想做什么,拦得住吗?”艾希推了莉西娅一把,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笑。“你也是,你以为你现在是爵位继承人了,父亲就会高看你一眼?”

  艾希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关上门,自从母亲出事以后,她和父亲的关系似乎恶化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莉西娅回到自己房间,还没打开发光法阵,就感到一丝丝不对劲。

  “玛丽安?”莉西娅的手臂放在门上,但并没有迈进去。

  一道奇怪的力量将她推向了房间里,然后门被合上。

  “死海之眼。”莉西娅按住自己的颈部的纹章还没来得及念完召唤词,就被一股力量击中了太阳穴,然后倒在地上。

  “为吾主献出你的生命!”一名浑身被黑布包裹的人高高举起剑刃。

  阿斯察提醒过她的,教会对她会有行动,她以为是诬陷栽赃,没想到竟然会是暗杀。

  莉西娅看着对方空条的恶感度,很显然这个人只是想杀她,而对她没有任何其它感情,她无法动弹,一颗六芒星从莉西娅手中钻出,顺利到达黑衣杀手头顶。

  莉西娅在他愣住的当头打了个滚,毫不犹豫地召唤了盔甲骑士。

  “不要在房间里召唤吾啊!!”盔甲骑士是一个盔甲来的,莉西娅的房间显然装不下战马。

  “救命啊。”六芒星对黑衣杀手的控制很快被他自己打破了。

  莉西娅连滚带爬地跑到盔甲后面。

  盔甲骑士拔出了手中的剑,然后轻轻一挥。“人类也敢阻扰吾。”

  莉西娅听到断手掉在地上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惊呼,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

  “果然是与黑暗勾结之人。”黑袍子的杀手散开了黑布,黑布上发出法阵的光芒,从莉西娅房间的每个角落都窜起了火苗。

  盔甲骑士的剑刺透了黑衣杀手的胸膛,但却无法阻止这来自法阵的怪异之火。

  “我,先为我主献出生命!”临死之前黑衣杀手发出嘎嘎乱叫。“在光明下显出原型来吧!”

  莉西娅发现自己的房间就像是被封闭住了一样,火焰都已经舔上了她的衣角,却没有人发现她房间的异样。

  “怎么办。”

  盔甲骑士用铜铁身躯帮助莉西娅挡住了部分火焰。

  莉西娅将自己的裙子割开,把布料减少。

  “赐予汝,吾之力量!”盔甲骑士的身躯,也就是整套盔甲在火光的印衬下散开成多片,然后附着在莉西娅的身体上。

  手脚像是被操作了那样,莉西娅只能感觉到来自外界的高温,但不能被火焰伤害。

  接着她被盔甲操控着奔向窗户,然后咚地一声装在看不见的边界上。“不行啊。”

  虽然皮肤没有受伤,但是莉西娅快要被烟给呛到晕过去了。

  她拼命在脑海中思考关于封闭空间的法阵。

  ‘布料上的法阵是什么呢?啊,好烫!’在火焰中,实在很难保持良好地思考节奏。

  莉西娅在房间中窜动,还好房间足够大。

  盔甲骑士将盔甲赐给她以后,已经没有再发出声音了。

  “绝对空间!”莉西娅突然想到了挥斧头的卡洛琳,她曾经说过,盾之纹章所绘制的最高阶法阵,是创造一个无法被打破的绝对空间。

  只有从里面能打破的空间。

  明明是能绝对保护住空间中安全的法阵,现在却用来禁锢住莉西娅,因为她不是的发起人,她无法打破这个法阵。

  而触发这个法阵的人现在已经断气了,估计也已经烧到只剩下骨架了。

  从一开始,就已经抱着将莉西娅困死的决心,没有给她留下任何退路。

  莉西娅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浓烟灌进她的喉咙。

  在她晕倒之时,纯净的银色光芒,从已经被烧掉的衣服堆里升了起来。

  银色的不死荆棘穿破火焰紧紧贴住莉西娅的手腕,将她拽了起来。

  仿佛是生机重新注入了莉西娅的身体,让她又睁开眼睛。

  “银色的光?”莉西娅的眼珠子都快被烤化了,她勉勉强强看了一眼缠绕在腕部的荆棘。“我不能死在这!”

  她重新站起来,盔甲之手在她的意识下,抓住并甩出了银色荆棘,银色光芒劈开面前的火焰,露出一个源源不断冒出火焰的法阵图案来。

  “现在,我才是你的主人!”盔甲在莉西娅的意识下,捡起了那块刻着盾之纹章,还有更复杂图案的黑布。

  法阵在莉西娅手中暗淡了下去。

  莉西娅朝着门口走去,她听到门外传来了仆人的惊呼声。

  “小姐房间里起火了!”玛丽安没穿上鞋,就从佣人房中奔跑出来。

  艾希也闻到了烟味,她的房间离莉西娅很近。

  原本保护住莉西娅的盔甲消失了,只留下倒在门外的莉西娅,银色的荆棘和一块黑布也落在她的身旁。

  *

  “你确定是教会的人?”帝弥托利在莉西娅受伤的第二天悄悄拜访了她。

  立在一旁的玛丽安抬着头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地,带上门出去了。

  “是的,我确定。”莉西娅已经无法对教会的动作视而不见了,她不能坐以待毙,虽然不知道教会抱着必杀的决心对她,是因为什么。

  “但是,来刺杀你的人,往上查他的身份。”

  莉西娅没受到太重的伤,听到这个话题,立刻精神抖擞。“什么身份?”

  “是蒂尔家族的人。”帝弥托利从莉西娅的床脚位置,走到床头,然后低着头看她。

  “但如果说仅仅是因为嫉妒的原因,用不着这么大的手笔。”莉西娅分析。

  年轻的帝国继承人也点点头。“是的。所以,如果你确定是来自教会的话,那么蒂尔家族也应该是教会一边的人。”

  蒂尔家族是帝弥托利的母族,他冷静地将自己的母族划到教会一派上。

  “看来,是教会掌控了什么可怕的力量,让我的外祖父宁可牺牲我,也要依附于教会一派。”帝弥托利说。

  对于皇太子殿下如此推心置腹地和她说话,莉西娅觉得有些不自在,知道太多皇室的秘密,也意味着要承担的东西越多。

  “你怎么看?”帝弥托利从高处看向莉西娅的眉骨位置。

  “我和您的意见相同。”显然这时候糊弄过去没有任何用处,莉西娅十分明确地回应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