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好为人师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110 2020.08.14 00:11

  “我今天就呆在这里,塔塔你也在这,不然莉西娅小姐会担心声誉受损。”帝弥托利拿出笔记本,坐在最远离病床的椅子上,不知道在记录什么。

  “莉西娅,我有点困了。”有位助手推来一张床,塔塔正和衣躺在那里。

  莉西娅点点头,觉得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叫一对皇室兄妹守在这里,她脸面太大了。

  “其实,不用这样的。”她只是肩膀受伤了而已,其它地方都好着,压根不需要在这里住上一晚。

  帝弥托利刷刷写了好一会儿字,才抬起头。“并不是因为你的伤,我有其它打算。对了这儿不是学院,我们现在也回不去。”他面色无改地说完,又低下头去。

  塔塔已经闭上眼睛了,她非常习惯听她哥哥的话。

  莉西娅叹了口气,有点睡不着。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其中一个异性还在写写画画,这让她没法闭眼。

  她坐在床上发了会儿呆。

  “怎么了,是光线太亮了吗?”帝弥托利合上本子,他本打算把今天经历的事情写下来,然后好好分析分析,却没想到完全沉不下心来想问题。

  他站起来,走到莉西娅旁边,低头看着她。

  “我。”莉西娅摇摇头。“我刚才睡了太久,现在睡不着。”

  她掀开被子,想站起来。

  帝弥托利搭了一把手。“你想去哪?”

  “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关于今天的事情。”除了一边肩膀不能活动以外,她完全像没受伤一样。

  “当然。”帝弥托利也正好无法冷静的思考问题,两人讨论起来一定会更有用。

  “就在房间里面吗?”她指了指塔塔。

  “塔塔睡觉不会醒来的。”帝弥托利把更柔软的凳子让给莉西娅坐,这对于皇太子来说,十分难得。

  帝弥托利把笔记本展开,递到莉西娅的膝盖上。“这是我记下来的配方,但是后面的步骤,可以有很多种。”

  “我们至少得先找到这些材料。”凯瑟琳教堂背后,树林里的荆棘条,那是最难拿到的。

  因为,凯瑟琳大教堂位于最靠近死水之眼的一座岛上。

  而抵达那里,不仅需要耗费人力物力,还有时间,更重要的是,一定会引起其它人的注意。

  “你的意思也是,先试试制作出纹章石?”帝弥托利低着头,看着莉西娅露出来的莹白色耳朵。

  “殿下不是说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吗?”她拿起放在一旁台子上的铅笔,写了第一行字。

  ’有人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个配方,甚至冒险去刺杀皇族。’莉西娅看了帝弥托利一眼,接着写到。

  ‘那个人我感觉很熟悉,应该是学院当中的人。’莉西娅可没法说好感度这件事,只能说自己感觉很熟悉。

  ‘是的,对方来得很快,纹章能力者?’帝弥托利也用铅笔加入了讨论。

  ‘预测?洞悉?‘莉西娅一瞬间想到了占星纹章的特洛伊公爵,不过她摇摇头,戴着兜帽的人对自己的好感度只有百分之五,而特洛伊公爵早就达到百分之五十了。

  帝弥托利看着纸面,笔尖悬停在那里。

  莉西娅怀疑他也想到了特洛伊,毕竟占星纹章非常少见。

  “这个以后再调查。我建议你提前学习魔药制作,材料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帝弥托利的眉头微微蹙起。”这件事情,目前只能靠我们俩。”

  莉西娅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公主。

  “塔塔藏不住秘密。”帝弥托利摇摇头。

  “对了,殿下,您记得在我们到达之前,思泰裘老师反复吟诵的那句话吗?”莉西娅扯了扯自己的发尾,它们被凝固的血液粘住了。

  帝弥托利摇摇头。“平民不能拥有纹章力量。”他的表情非常认真。

  让崇尚人人平等的莉西娅感到非常失望,原来未来的君主也是抱着这种腐朽老旧的思想。

  “当然,您是君主,您说了算。”

  帝弥托利好像没有感受到莉西娅语气中的讽刺,合上笔记本,靠在椅背上。“你不能用君主称呼我,皇帝陛下还十分康健。”

  “我教你一些魔药的基本知识吧,然后你自己去图书馆学。”帝弥托利好像十分好为人师,他没经过莉西娅的同意,就开始给她讲授魔药的基本知识。

  果然学习使人犯困,莉西娅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抱歉,殿下,我想我可以去睡觉了。”她揉揉眼睛,找了一杯水,漱了口,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

  第二天一大早,莉西娅醒来,首先看到的,居然是学院的院长,她头顶还是一如即往的厌恶值为满值。

  “日安。莉西娅。”扶忒斯帕让手中的鲜花束漂浮起来,然后落在莉西娅的枕头旁边。

  “日安,院长大人。”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院长,为什么帝弥托利和塔塔都不在这里了,莉西娅用视线找了好久。

  “对于你的遭遇,我感到十分抱歉,学院的马匹出问题,是我的失职。”她头顶悬浮的金色光环居然变暗了一些。

  莉西娅摇摇头,虽然她挺奇怪为什么这种意外都值得院长出面了。“这不怪您。”

  她其实有点怕院长扶忒斯帕,总感觉这个满恶感值是真实存在的,她的眼睛看起来也丝毫没有感情。

  “好好休息,你落下的课程,我想级长会负责任的。”她的眼睛落在莉西娅的脖子上,又很快移开。

  这一瞬间,被莉西娅捕捉到了。

  她感觉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她感觉脖子上的皮肤都不自在了。

  还好院长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耗在这里了,她交待几句以后就离开了。

  莉西娅从几位医生助手口中得知,这处别宫修建在山脚下,距离学院大门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莉西娅百无聊赖地沿着小溪散步,如果她没发现一具灰雀尸体的话,这将是悠然自得的一天。

  灰雀尸体还保持着没有腐烂的状态,它被岸边的水草缠住了,随着水流在摆动。

  “又是灰颜色的鸟。”莉西娅按按头。

  她忍住恶心和害怕,用木棍将灰雀挑到岸上。

  然后找了自己的帕子将它包起来,打算带回去给皇帝的儿子好好辨认一下。

  她在回去的路上,迎面走来一行人,他们拿着木棍在敲打河边的水草。

  其中有一个人,莉西娅认识,是贵族宿舍的管家,宁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