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碎掉的墓碑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335 2020.08.13 00:30

  “殿下,您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莉西娅的手不小心碰到了潮湿的树干,感到一阵阴凉的风吹过了后颈。

  帝弥托利点点头,回过头对莉西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们沿着小道在众多墓碑中穿行,距离声音发出的地方越来越近。

  莉西娅已经能分辨几个单词了。

  “广传复刻之石,广传复刻之法。”

  莉西娅小跑着跟上帝弥托利加快的脚步。

  “殿下!”

  莉西娅刚走上前,就听到悲戚的喊声。

  是透明状的小老头,跪在墓碑前,正朝着帝弥托利磕头。

  “这是,鬼魂?”莉西娅走上前好奇地观察他。

  墓碑上只是歪歪扭扭刻着一个名字,思泰裘。

  思泰裘是谁?

  “老师!”帝弥托利撩起背后的披风,跪坐在泥土当中,正面对着鬼魂状态的思泰裘老师。

  “殿下,您终于来了,我在临死之前算过一次,您将会在入冬以后的十五天到二十天之内,来到这里,您终于来了。”思泰裘魂魄的手穿过帝弥托利的肩膀。

  “殿下,不管您心中是否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您一定要记住它,只用牢牢记住,然后接下来该怎么做,您自己判断就好,我是建议您告诉约德尔那个老头子。”思泰裘哼了一声。“他一定会高兴疯的。”

  莉西娅感觉有点不自在,这位叫思泰裘的老师,她并没见过,而他的鬼魂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包含了许多秘密,她不知道该不该离远一点。

  不过那个鬼魂好像没有发现自己,莉西娅决定呆在原地,先不要自作多情地走开。

  “殿下,纹章力量是可以复制的,纹章石也是可以使用的。我掌握了复制纹章石的方法,也掌握了让它能在普通平民身上发挥作用的方法。”

  帝弥托利换了一个姿势坐在地上,潮湿发霉的落叶将他的袍子弄脏了一些。“可是老师,平民不能使用纹章石,那会使得他们发狂。”

  他的话语,鬼魂状态的思泰裘并没有被打断,而是继续说话,就像一段设定好的影像那样。

  “长在凯瑟琳大教堂背后,那片森林当中的荆棘条汁液,拥有纹章力量之人的血液,纹章图案所表征的物品,多八里地区鳄鱼的牙齿,熬制的手法是,先加入荆棘条汁液,再放入新鲜的血液,三滴,然后”

  就在这最重要的时刻,莉西娅突然发现有数十只巨大的蛤蟆突然出现在背后。

  一支黑色的箭射入了墓碑,墓碑石裂开,碎成许多片,思泰裘老师的鬼魂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

  “什么人!”帝弥托利愤怒地起身,拔出腰间的佩剑,他才看到已经被一米高的癞蛤蟆所包围了。

  这些蛤蟆身上不断冒出绿色的液体,朝着他们袭来。

  “我记得你的纹章力量是防御类型的,想办法激发自己的纹章力量跟着我,然后其它的交给我。”

  莉西娅还没来得及说话,帝弥托利就朝着靠的最近的那只蛤蟆奔了过去。

  “学院中怎么会有异兽呢?”莉西娅捡起地上那只黑色的箭和一块碎掉的墓碑石,跟着帝弥托利前行。

  然而这些怪物非常强大,帝弥托利划开它们丑恶的皮肤以后,骨头从创口中长了出来,上面挂满着碎肉,朝着帝弥托利而来。

  “小心!”莉西娅赌了一把,自己之前那个护盾会被激发。

  然而失败了,她挡在帝弥托利背后,然后被骨头所贯穿,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滴落在她的手背。

  帝弥托利一把斩断那贯穿了莉西娅的怪物骨头。

  趁着空档,激发了自己的纹章力量,龙焰席卷了面前的一片树林,将那些丑陋的怪物都烧成了灰烬。

  他几乎耗空了力量。

  两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帝弥托利扶着莉西娅坐在地上。

  莉西娅面色惨白,分不清是伤口流血比较严重,还是被腐蚀得比较严重。

  “哪里有人。”她看到前方的树干后面走出一个戴着兜帽,手持弓箭,看不清面貌的人,但莉西娅能看到好感度条,居然有百分之五左右。

  那人用弓箭瞄准了帝弥托利,右手拉开了弓。

  太近了,根本无法躲闪。

  莉西娅几乎都能听到箭破开空气的声音。

  本能让帝弥托利就地打了滚,那支箭于是朝着莉西娅没受伤的肩膀而去。

  她来不及躲闪,只能呆呆地望着前方戴着兜帽的人。

  箭并没有射中她,在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它像是被一堵墙挡住了,掉在了地上。

  和那支击碎墓碑的箭是同一支。

  帝弥托利赶了上去,持着银剑,但对方掉头就跑,显然对方对这片树林熟悉得多,他只能看到,却抓不到。

  加上莉西娅负伤,无法跟上他的脚步,帝弥托利只能停下来,回到莉西娅旁边,搀扶着失血过多的她。

  莉西娅一边想着戴兜帽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对自己有好感度,难道是认识的人吗。

  她实在是想不起来,谁的好感度是百分之五左右了。

  并且,她觉得眼前的画面越来越模糊。

  “抱歉,我好像要晕过。。”

  帝弥托利托住莉西娅的背,小心的不触碰到伤口,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来。

  怀中的少女,就像是一朵柔弱的花,仿佛还散发着香气。

  帝弥托利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都是这种念头,他甩了甩头,加快脚步离开了墓地。

  莉西娅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帝塔塔正忧愁地坐在床边,帝弥托利也在。

  “哥哥,不会留下疤痕吧。”莉西娅听到塔塔的问题。

  肩膀处的剧痛,让莉西娅恨不得再晕过去一次。

  “有止疼的药或者法阵吗?”她根本不想考虑留疤不留疤的问题,她都快痛死了。

  床边立刻围了三名医生。

  “莉西娅小姐,止痛法阵会让您的恢复变慢,我们不建议你使用。”

  莉西娅咬着牙,含着泪。“没事,止痛法阵,快点。”豆大的汗从她额头流下来。

  “医生,她说需要止痛。”帝弥托利眉头紧簇。

  一名医生在犹豫片刻以后,用自己的安神花纹章激发了最有效的一种止痛法阵。

  在终于止住疼痛以后,莉西娅才能好好思考问题。

  不过帝弥托利头顶,只有百分之十的好感度,让她有点无语。

  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竟然还是这么低的好感度,如果真是玩游戏的话,这个人也太难攻略了,莉西娅在心里默默吐槽。

  “今天发生的事,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而你的伤口是意外造成的。”帝弥托利严肃地对莉西娅说。

  周围站着的医生和帝塔塔都低着头,不看他们两人。

  “不用你说,这种经历,我也羞于和其它人提起,免得传出我和您私交过多的传闻来。”她说完就后悔,自己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还矫情得仿佛一个怀春少女一样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莉西娅小姐,思泰裘老师是死于一场事故当中,这很可能是人为的,所以。”

  莉西娅赶紧接话。“好了,我知道了,不用继续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