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乙女的上升法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墓地

乙女的上升法则 香辣虾球 2012 2020.08.12 00:33

  一楼的食堂嘈杂拥挤,虽然丝桃给莉西娅打好了饭菜,但是莉西娅一点胃口都没有。

  “呃,丝桃。这里真的比二楼好吃吗?”莉西娅尝了一口肉丸汤,根本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好吃,更不用说比上贵族们吃的饭菜了。

  丝桃愣了一下,点点头。“我觉得挺好吃的,分量足。”

  莉西娅正想说楼上也可以买两份饭,但是却陡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她好像听琳夕说过,西索家在一次投资中失败,导致家中钱粮无多,所以丝桃又可能现在处于囊中羞涩的状态。

  “确实。”莉西娅点点头。

  “您好,这个位置有人吗?”一位非常好看的平民女性指了指莉西娅旁边的位置。

  “没人,你坐吧。”莉西娅正在发愁怎么把饭菜吃完,免得让丝桃感觉到不适,就没有抬头去看那位头顶带着百分之八十恶感度的女生。

  直到朱莉娅朝着刚打好饭的尤加挥手。“级长,在这!”

  莉西娅差点被肉汤呛到,抬头就见到尤加已经坐在了她斜对面的位置上。

  “啊,是你啊。”莉西娅还是决定打招呼。

  “是的,莉西娅小姐,我是尤加,曼陀罗学院的级长。”

  莉西娅还没开口讲话,丝桃就激动到靠在餐桌上,探着身子看尤加。“是你啊,是你啊,听说你驾驶天马的技能已经达到了最高评级。”

  第一学年的课程当中并没有天马骑术,不过丝桃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天马?丝桃,你以后想成为天马骑士吗?”莉西娅倒是没想好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她连自己的纹章用途是什么都没完全搞清楚。

  西索丝桃点点头,指着窗户上的彩绘玻璃。“你看,天马骑士每一个都十分潇洒自在,尤加学长,你骑着天马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嗯,承蒙夸赞,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我应当会留任学院,成为一名天马课程的老师。”尤加说完看了一眼莉西娅。

  后者正用勺子戳着肉丸子,对这个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

  “听说,在新生开学之前,发生的火流星事件,和一位贵族有关。”朱莉娅用聊家常的语气聊起了这件事。

  这让莉西娅突然头皮发紧,她哥哥凯斯被指控盗取纹章石,时间上很接近火流星事件,不过教会那边并没有指控他使用了纹章石。

  莉西娅抬头看了对面说话的人一眼,是一位头顶带着百分之八十恶感度的平民,面貌出众。

  “朱莉娅,平民没有资格谈论贵族。”尤加说完,莉西娅观察到茱莉亚头顶的恶感度又涨了。

  “不过听说,那名贵族在审判之前逃跑了,所以已经不算贵族了。”愤怒和嫉妒会让人冲昏头脑,朱莉娅只是个普通的十九岁女孩,因为长相漂亮,头脑聪明,在平民群体中极受欢迎,她花了两年时间,仍旧不能适应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她疯狂的嫉妒每一个贵族女孩。

  “朱莉娅小姐,我想学院中已经传遍了我哥哥的事情,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并不是无心提起的这件事。所以,你在挑衅贵族。”莉西娅第一次用贵族的身份来恐吓平民,毕竟在十七年前,她还生活在自由平等的世界里。

  十七年的大贵族生涯偶尔使她迷失自我,但她仍旧时时刻刻警醒自己,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

  就像她哥哥凯斯说的那样,贵族只是恰好拥有了纹章力量而已,更应该使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弱小的平民,免于异兽和流寇的影响。

  丝桃也感受到了那位平民女孩的恶意,但这个平民女孩在莉西娅说完话以后,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又显得十分的可怜。

  朱莉娅后悔了,她现在还没有得到十足的力量,本不应该挑衅一名贵族。

  莉西娅站起身来,虽然她想继续朝着这个恶意满满的平民大发雷霆。

  但是她克制住了,因为身份的不对等,她的怒火,也许会给这位年轻易怒的蠢女孩带来灭顶之灾。

  “我吃饱了,走吧,丝桃。”

  莉西娅的善意并没有让朱莉娅心中生出一丝丝感激,她面色惨白地咬紧了牙关,看着离开食堂的曼丽背影,又看了一眼带着卑微和爱慕目光的尤加,心中生出更多的恨意来。

  下午的马术课上,莉西娅的肚子咕咕直叫,她中午完全没有吃饱。

  “莉西娅小姐,脚放在马镫上。”帝弥托利拉着缰绳,放慢了速度,掉队的莉西娅两只脚散漫地放在马背上,这很危险。

  在纠正好她的动作以后,帝弥托利发现其它新生都已经跟着特洛伊走远了。

  两匹枣红色的马并排走在绿油油的草坪上,后方是哥特式的塔楼,右边种着一排玫瑰花。

  莉西娅的马靠右,所以帝弥托利一眼看过去,感觉她就像是在一幅油画当中一样。

  “莉西娅小姐,我非常抱歉,前几天在茶会上,我的行为非常不绅士。”帝弥陀利穿着蓝色的骑装,上半身微微后仰。

  莉西娅点点头。“不用道歉,皇太子殿下,您的行为是对帝国负责。”她昂着脖子说这句话,一点也不像是原谅人的样子。

  帝弥托利看着莉西娅红扑扑的小脸,高高扬起的下巴,一时又走了神。

  马的嘶鸣打破了平静的并行。

  “发生什么事了。”莉西娅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帝弥托利的马已经冲出去了。

  她也紧跟在后面。

  这条路已经偏离了练习骑马的道路。

  朝着墓地的方向而去。

  枣红马在进入树林以后,速度慢了下来。

  莉西娅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来,这是级长的事情,又不是她的。

  接近墓地的时候,温度好像骤降了一些。

  “没有人吗?”帝弥托利已经下了马,他伸手扶着莉西娅也踏到平地上。

  软靴踩在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这里好像一个人都没有。

  “你和我一起,你独自回去不安全。”帝弥托利将马鞭折了三次,递给莉西娅牵住。

  两人朝着墓地里走去。

  这里雾气缭绕,墓碑上也长满了青苔。

  没有听到马嘶,但莉西娅却影影约约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